母慈子孝(03)(1 / 2)

母慈子孝 小强 2501 字 7个月前

作者:blmblm

字数:4991

(三)

闹钟的秒针还在一针一针跳着,屋子里很安静,我猛然间意识到:「这都多

久了,怎么还没回来。」

我心里有了疑惑脑袋自然跟着想下去,最直接的想法是妻子在卫生间里自我

安慰,真是如此就随她吧。

但转头又来了一个想法,她该不是跟情人偷偷打电话偷情吧,我想着这是有

极大可能的,我的精神难以置信地一下抖擞起来,我应该去试试看,或许能找到

点线索。

披上件衣服我就往屋外走去,客厅的灯还是关着的,这神秘昏暗的气氛让我

更加疑惑,要做什么事情需要这么隐秘,洗个澡至於吗?在这一片黑暗中唯独是

卫生间的灯光是亮着的,透过门缝能够看到些许光亮,给我很好地指明了方向。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也没有打开亮灯,凭着这么多年对於傢具摆设的记忆,

小心翼翼彷彿做贼一样悄悄来到了卫生间的门口。

临近卫生间就能听到里面传来的水柱喷射的流水声,水流很大声音很嘈杂,

只能判断里面有人正在洗澡。

难道我猜错了,真的是在洗澡而已。

我不死心,仍然附耳在门上死命往里面窃听着,那样子比起间谍来也差不了

多少。

卫生间里依然是水流湍急,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了,我可能是想多了,然而

就在我打算撤兵之时,那一声亢奋的呻吟把我扯了回来。

我激动到手指都在发抖了,我能肯定自己没有听错,那就是妻子的声音,那

是她最享受的时候才会发出的美妙的歌喉,比妓女叫的都要放荡。

她现在在干嘛,一个人自慰?还是如我之前的猜想,跟奸夫打着电话,两人

语音视频在互相安慰。

我觉得第一种的可能性比较大,这么嘈杂的环境下是很难打电话的,更何况

妻子的那部手机还不防水,真要这样玩手机也早坏了。

既然是寻常的自我安慰那么就没什么可以期待和好奇的了,又一次拔腿要走

之际,又一次的魔鬼的声音叫住了我,事后我回忆起来,总觉得一切都是冥冥中

自有天意。

「你轻点,真想操死妈呀?」

「没……太……」

我晕了,我差点就要晕倒在门外,可能会一觉醒不过来。

这是真的吗,我听到了什么,妻子口中的妈妈肯定是指的自己,那么她对话

的对象又是谁呢?我无论如何也不敢、不愿、不想相信,我的儿子,我的亲生儿

子,现在就在浴室里跟他的亲生妈妈做着猪狗不如的苟且之事。

我为了家丑不可外扬,实在是应该拿起菜刀杀了这对畜生,但我害怕,害怕

自己是出现了幻听,我要十足的证据。

我怀着这样强烈难忍、异常激动、怒火滔天总之难以言尽的心情又在门外听

了五六分钟,这五六分钟里每一秒都是极大的煎熬,可更加使我煎熬的是我

在后面就再没有听到其他动静了,不管是说话的声音还是别的喘息之类的,什么

也没听到。

我心里有些高兴好像又有些失望,我认为这次总算是抓到妻子出轨的铁证了,

我在之前还曾经抱有一丝幻想,那是我误会妻子了,她是基於某种特殊的原因才

会在客厅换了那件情趣丝袜,然后又无意塞到了沙发里。

可就在刚刚我要破案之际,案情的谜底让我不敢接受,接下里的侦察又让我

陷入迷雾之中,这是既高兴又有些失望的。

我猛然间真想砸自己的脑袋,为什么这么笨?要确定里面是不是儿子天健只

要去他的卧室看看他在不在不就真相大白了吗?这一点的启发让我再也呆不住了,

抬起酸麻的双腿,稍稍活动了下,急急忙忙又要可以小心地往儿子的卧室摸去。

从门缝里能看齣儿子早已经睡下了,屋里没有灯光,我知道的儿子睡觉向来

是喜欢锁门的,他觉得长大了,该有自己的隐私权,我们也由着他,但屋子的钥

匙我都备着,就是怕出个意外。

而我放钥匙的地方就在卧室外的这个木柜子上,放在了最顶上,稍微摸索了

一下就抓了那串钥匙。

因为在黑暗中没有亮光,又是这样的忐忑心情,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把属

於儿子卧室的钥匙。

本来开锁是会发出一点动静的,但好在卫生间里的水声这么嘈杂,外面的这

点动静浴室里是听不到的,所以我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担心和顾虑。

然而还是吓了我一跳,那是因为我转动锁孔才发现,门锁根本没有反锁,就

是正常地开着的。

这是怎么回事?是儿子今天太粗心忘记了吗?还是他改了习惯,不再上锁睡

觉了?任何的疑问都在我打开房门之后得到了答案,进入了卧室还是黑漆漆的一

片,我的眼睛已经习惯於黑暗了,窗外明月当空,发出灿黄的月光,儿子卧室的

窗帘打开了一半,由此迎进来的光亮照映在了床头。

那个枕头是空无一人的!儿子并不在床上安稳地睡着,我不死心地摸索了一

边被褥,空空如也。

我差点就坐倒在地上,浴室里的人真是我的儿子,我的好儿子天健,他在半

夜三更和他的妈妈两人一起在浴室里洗澡嘻戏,做着不为人知的丑事,是天理不

容的丑事。

他露出那副父母所给的强壮的身子,可能正抱着他妈妈的屁股在奋力驰骋,

他那根年轻的肉棒又回到了它出生的地方,一切都是那么的契合,长度、宽度、

粗细,连进击的力度都是配合默契,难怪妻子能够发出这许久不曾听见的喘息,

她应该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在自己儿子这幅肉体上。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卧室的,更不知道一路回来的时候有没有让

卫生间里的那对禽兽听到什么,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盯着天花板,獃獃地看着,想

想些什么,又不敢去想,也不敢闭上眼睛。

我一闭上眼睛就能想到妻子和儿子两人对着我笑,他们是在笑什么呢,在笑

我吗?一个笑我戴了绿帽不自知,一个笑我给我戴绿帽的正是我的宝贝儿子。

我可能想的太入神了,妻子回来躺下了才后知后觉,距离她刚才出去应该快

有半个小时了,她躺下后我能够闻到那股好闻的茉莉花沐浴露的香味,我肯定如

果我现在去找儿子,一定也能从他身上闻到这股味道。

可我没有这么做,我很想这么做,我在往后的一个小时里几乎每分每秒都在

挣扎着该冲出去抓他给现行。

可我办不到,他们一个是我的儿子,一个是我的妻子,我抓了他们,要怎么

办呢?报警找警察过来处理?如何解释?我的儿子和我的妻子,儿子和母亲通奸

乱伦了?到了民政局还是一样的理由,亲朋好友问起来、双方父母问起来,这种

种的可以预料到的结果没有一件是我能够承受的。

我的伤心、难过在某一刻慢慢地开始转化为了恨意,我要报复他们两个,我

要让他们得到惩罚。

可我又要怎么报复他们呢,我就这么想着想着到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因为即将要出差的缘故,加上我是公司的部门经理,所以享受了一把特权的

待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完全可以不用去公司上班,安心准备着后面出差的

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