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若雨】(八十六章 被动)(1 / 2)

落花若雨 小强 4099 字 7个月前

作者:雨打醋坛

时间:29年5月24日

【八十六章】

岑雅晴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电脑屏幕上跳动的数字,手边还有一摞劵商发来

的简报,头一次体验到股市中的大开大合,心惊肉跳。

港股一开盘,卓珈控股就被大量交易,股价急速攀升,劵商认为,对于卓珈

控股这样的小盘说,这不是一个十分正常的现象,况且是被机构大量买入,不论

做多做空,总之危险就在身边。

美妇对丈夫说明了状况,但谢绝了帮助,毕竟丈夫给了一件如此奢华的玩具,

自己没权利再要求什么,一番心血绝不能毁在手上,岑雅晴相信自己可以应付。

秘书在对话机上说,「杨律师到了。」

「快请。」

在公司上市前,岑雅晴就寻求过杨秀馨的帮助,如今,需求更加迫切。一袭

黑色正装的大律师杨秀馨走进办公室,岑雅晴笑着起身迎接,「秀馨姐,你来就

好了,我的心放下一半。」

杨秀馨皱了皱眉,「雅晴,事情我都了解了,找了朋友问了问,市场有传言

说可能是恶意操作,在进一步的讯息传来之前,咱们还是耐心等待。」

秘书送来咖啡,岑雅晴却怎么也静不下心,不安的情绪弥漫着整间办公室。

过了好一会,杨秀馨接了几个电话,收了一些邮件,忽地神情变得十分怪异,

扭头对岑雅晴说,「雅晴,你…你认识李若雨?」

「李若雨?哪个李若雨?」岑雅晴茫然不解。

杨秀馨凝视着岑雅晴,似乎在判断着什么,片刻才继续说,「有人在外围放

消息,大量购买卓珈控股股票的几个机构背后都是一个人,大陆花雨集团的掌控

人李若雨,你真的不认识他吗?就是祝姿玲的那个年轻情人!」

「是他?我记起来了,我们的确见过几次,但远谈不上认识呀?昨晚家里酒

会他还跟祝姿玲来过,还送了件礼物。」

「什么礼物?」

「我不清楚,就是个盒子,我没打开。」

「你最好看一看。」

「等下,我打个电话。」

岑雅晴给家里的佣人打过电话,几分钟后一脸不解地说,「盒子里只有张纸

条。」

「写的什么?」

「是个地址,这是什么意思?」

杨秀馨神色阴晴不定,沉默了会儿,才说,「雅晴,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

我去见他。」

「秀馨姐,妥当吗?他…我跟他无冤无仇,到底为了什么呀?」

「放心,我会处理好的,等我消息吧。」

杨秀馨匆匆离去,岑雅晴却疑惑重重,只要是个美女,不论身份地位,年资

学识,只要遇到男人发起的针对自己的事,总会不自觉地想,「他是不是想和我

上床?」

杨秀馨驾车到了李若雨留的地址,在车上坐了会,脑海中乱作一团,补了点

妆,平静了下,才恢复了些叱咤风云的大律师形象,可转瞬又颓然,身为一名素

以冷静,理智著称的职业女性,杨秀馨也无法理解自己的行为,即将要面对的男

人,是个无耻的罪犯,他不但强奸了自己,而且是干到一半便大摇大摆地走了!

这份羞辱像一根鞭子不停抽打着杨大律师的神经,疼痛并着亢奋,美妇内心

深处隐约觉得,李若雨带来的刺激恐怕是自己丈夫这一世都无法给与的。

杨秀馨终于下了车,推开别墅的门,门虚掩着,静悄悄的,美妇的高跟鞋踩

着大理石,清脆的响声在奢华的客厅里回荡。杨大律师张望着,犹疑着,不见李

若雨的踪影,内侧墙壁上挂着一幅后现代主义风格的油画,杨秀馨看了几眼,冷

笑着,「不学无术的人还想着附庸风雅,暴发户的嘴脸,大陆人的一贯作风!」

忽地,杨秀馨发觉有人走到身后,猛地转身,李若雨毫无表情的脸近在咫尺,

「杨律师,您怎么会在这里?」

杨秀馨狠狠地看着男人,发现李若雨的眼角有几处淤青,双颊也有些红肿,

脖子更有一排细细齿痕清晰可见,明显是女人所为,不知从哪冒出一股妒火,几

欲发狂。

「李先生,我今天来是问你卓珈控股的股票是怎么回事?你打的什么主义?」

「哦,看来您是代表岑雅晴来的,既然这样,你猜,我想做什么?」

「疯子,色情狂,强奸犯,你是不是看上了岑雅晴?」

「怪事,难不成我想和岑雅晴上床还需您这个律师批准?还是您准备代劳?」

杨秀馨愤怒地望着李若雨,忽然发现男人脸颊有些红肿,脖子上的齿痕清晰

可见,不知为何竟妒火中烧,「无耻!你无耻!」

李若雨慢慢走到杨秀馨身后,几乎贴了上去,脸上似笑非笑,「杨大律师,

本来这事我毫无把握,只能冒险赌一赌,多谢你的到来让我看到了一线生机。」

说罢双手轻轻揽住了美妇的纤腰,杨秀馨身子一抖,双腿却如钉在地面,动

弹不得。自从那日被李若雨奸了一半,杨秀馨就如中了邪,整日想着那根巨龙在

小穴里抽插的情形,明知不妥,却怎么也按捺不住,一遭失贞,竟不可收拾,书

香门第,事业成功,夫妻和睦都阻挡不了对巨龙的向往,但骨子里的骄傲仍让美

妇保有最后的矜持,高昂起头,冷冷地说。

「李若雨,你放尊重点!」可声音已经有些颤抖。

「尊重?这样算尊重吗?」

男人轻笑,手指灵活地解开了美妇的套装扣子,里面只有一件极薄的黑色纹

胸,露着大半雪白丰满的乳肉。

「杨大律师总是穿着这么性感的内衣出庭辩护吗?」

男人的手摩挲着美妇的腰,慢慢向上,杨秀馨脑子一片混乱,鼻息中又闻到

了那股致命的香气,欲念潮水般奔涌而至。

黄蓉想来想去,还是放弃了让林娥出任华艺董事会董事的想法,改为方美媛,

她知道李若雨正疲于奔命,不愿再节外生枝,于是简单跟方美媛做了交代,方美

媛只带了两名属下,昂然走进华艺大厦,早有工作人员在门口迎接,一路迎入会

议室,吴氏兄弟,其他董事会成员见了方美媛,纷纷点头示意,吴刚满面笑容,

吴强却有些阴鸷。方美媛落座,向着吴刚微笑,「吴先生,感谢您召集这次董事

会,我作为花雨方的代表,希望与各位实现共赢互惠,当然,我并不讳言,我方

将继续购入华艺股票,且正式提出并购邀约,溢价细节,已形成书面,请各位看

过。」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吴强冷冷一笑,作势欲起,吴刚使了个眼色,让他坐下,

扶了扶面前的麦克风,笑着道,「方女士,华艺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欢迎所有投

资者,这说明华艺前景光明,至于邀约,我身为华艺最大股东,会充分听取各位

董事的意见,在此,先欢迎您加入华艺大家庭。」

稀疏并不热烈的掌声,方美媛不以为意,在众人的目光中挥了挥手。这时,

会议室的门忽然被推开,秘书慌张地走进,「董事长,有位许女士一定要进来。」

话音未落,一位绝色佳人徐徐而入,耀眼的姿容立刻将已是美女的方美媛比了下

去。

「怎么,不欢迎?」

女子露出一丝浅笑,眼波一扫,在座的诸位几乎都是心头一热。

杨秀馨以一种极羞耻的姿势跪伏在床上,滚圆的肥臀高高翘起,嫣红的小穴

中正缓缓地流出灰白的精液,高潮带来的缺氧让美妇几乎无法呼吸,五分钟,仅

仅五分钟,李若雨就让她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而这种偷情,背叛的感觉对

女人来说简直就是可卡因。没有柔情,没有蜜意,只有简单的抽插,原始的交合。

男人整理好衣物,冷冷地站在床下,「杨大律师,你丈夫给不了你的,我给

了你,现在我需要你的回报。」

杨秀馨没有回答,也没有挪动身体,过了会,忽地喃喃说道,「可……可不

可以再干我一次?」

男人嘴角动了动,慢慢走到床边,伸出手掌,重重拍落,啪!美妇光溜溜的

大屁股上多了一记殷红的掌印。

覃辉今天尤其的亢奋,不仅仅因为和李若雨的赌约,还有接到了军爷的电话,

军爷的支持比什么都重要。回想起方才在咖啡厅的盥洗室内,葛陈嘉敏被肏得绯

红的脸,覃辉的眼神愈发锐利。

油尖旺,拔萃女书院。

一辆劳斯莱斯停在书院门口,不一会,走出一位穿着校服的长腿少女,年纪

虽小,却也出落得亭亭玉立,曲线玲珑,少女上了车,车子便徐徐驶离。覃辉驾

车跟在后面,知道少女要去参加一个小提琴比赛,而她的那个诱人的母亲,一定

会在。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即使对于覃辉这种男人,邱蕙贞依旧是个难题,之所以选择难题,是因为挑

战更有诱惑力。女孩的名字叫沈悦,是邱蕙贞的大女儿,十六岁了,说来也巧,

连生了三个女儿,邱蕙贞终于放弃了要个儿子的努力。这位早早息影,相夫教子

的邱蕙贞平日极少露面,覃辉只有抓住一瞬即逝的机会,才能赢得赌约。

很快,到了间音乐厅门口,女孩下了车,背着琴盒走了进去,覃辉远远地跟

着。演出厅内挤满了人,大部分是孩子的父母,跟随着女孩的脚步,覃辉看见了

邱蕙贞。美妇带着淡妆,梳着简单的马尾,娥眉轻扫,白皙的脸庞没有一丝皱纹,

穿了件黑色风衣,裹得很严,只露出一小段纤细的小腿。比赛还没有开始,人群

有些纷扰,邱蕙贞亲昵地搂着女儿,叮嘱着什么,女孩嚷着要去洗手间,把琴盒

放在了美妇身旁。当女孩回来时,忽然发现,琴盒竟然不见了。

邱蕙贞也觉得奇怪,自己只是往别处看了几眼,难道是别的孩子拿错了?女

孩的琴是极贵重的名师手工,自小便用着,找了会,却没找到。眼看比赛就要开

始,女孩撅起了小嘴,满脸的不高兴,埋怨起母亲来。正不知怎么办,女孩看见

人群中一位男士提着的琴盒十分像自己的,便跑了过去,瞧了几眼,说道,「喂,

你是不是拿了我的琴?」

「你的?我想这大概是我的吧?」男子微笑着说。

「打开看看,一定是我的!」

女孩不由分说,夺下琴盒打开,仔细看了看,失望地叹了口气。

「不是我的,是你的,除了没我的名字,别的都一样!」

「你的琴丢了?」

「唉,都怪我妈咪!」

这时邱蕙贞走了过来,问明状况,给男子道了歉,刚要离开,却听,「要是

找不到,就拿这把琴去比赛吧!」

「可以吗?」女孩大喜。

「有什么不可以,我这把是备用的。」

「那我演出结束便还给你。」

「这…我还有事,马上就要走。」

邱蕙贞看着女儿渴望的俏脸,便拿出支票簿,「这位先生,您的琴多少钱?

卖给我们就是。」

「难道我看起来像个卖琴的?」男子耸了耸肩,英俊的脸庞挂着懒洋洋的笑

容。

邱蕙贞想了想,「那…先生,您留个地址,我女儿比赛后我亲自把琴给您送

去,如何?」

「嗯…好吧,给你!」

男子说了个地址,把琴递给女孩,笑着说,「祝你得个冠军!」

说完便大步向外走去。

岑雅晴焦急地等待杨秀馨的消息,总算盼了回来。

「怎么样,他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