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只有一个(1 / 2)

();

山间的风,呼啸地吹了一夜。

直至第二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杜林脸上时,他才悠悠转醒。

昨日时间太晚,山路太长,杜林并未选择连夜赶路,按艾鲁格的说法,大术士的考验还有两道,如此想来,山路不会简单,他不想疲劳作战,选择休息自然在情理之中。

起身整顿完毕,杜林打起精神,向山顶挺进。

“嘿,杜林,早啊,你醒了?”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艾鲁格?你怎么上来的!”见到来人,杜林不大不小吃了一惊。

由黑颚和混乱之咬把守的大门,绝不是那么好进的,特别是在黑颚被他戏弄,大发雷霆之后。

可以说,想要在他之后通过,比在他之前,难度要大得多,可即便如此,艾鲁格还是办到了。

想到这里,艾鲁格在杜林眼中,突然变得神秘起来。

“你昨夜上来的?”注意到艾鲁格与他打招呼时,提到的是“你醒了”,杜林判断,这家伙肯定不是刚到。

“是啊,你走后不久,我就跟上来啦。”艾鲁格咧开嘴,笑得格外灿烂。

迟疑了一下,杜林还是没忍住好奇心,问:“你是怎么上来的?”

艾鲁格能在杜林上来后不久,就尾随而来,这说明,这个魔法师通过大门所花的时间,比他短得多,而这还是发生在他通过大门,难度增加之后。

如此种种,实在让杜林非常好奇,因此,虽然知道艾鲁格可能不会说,但他还是问了出来。

“很简单啊,我之前不是和那两个守门的家伙说过吗,我不是来拜师的,只是陪你观光,你进去了,我自然也可以跟着进去。”艾鲁格扬了扬眉毛,得意的说道。

杜林脸颊抽动了两下:“那两头巨兽连这个理由都信?靠,那哥之前拼死拼活的是为了什么啊!”

无奈摇了摇头,他看向艾鲁格:“那你不打算拜师了?”

虽然艾鲁格进来得轻巧,但毕竟这个家伙也算付出了代价,纠结了一会,杜林最终还是决定,不与这个家伙一般见识。

“没呀,我骗它们的。”

呼。

杜林倒抽一口凉气,转身,上山。

看着前面莫名其妙沉默下来的杜林,艾鲁格摸摸脑袋,搞不懂这家伙为何突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致。“真是没有礼貌。”

心中默默吐槽了杜林一句,想到这个没礼貌的家伙,多多少少还是救了自己(好)几次,艾鲁格决定不与其一般见识,默默跟上。

走了一会儿。

“咦,这里有块石碑!”艾鲁格突然大叫。

站在石碑旁,杜林沉默不语——是第二道考验。

第二道考验有两个选择,看着左右两边的岔路,他低头沉思,左边的山路阶梯步步,直通山顶端的城堡,但异常陡峭。

石碑说明,踏上这条路,每时每刻都会受到某种力量压制,无法轻易前行,只有运转自身力量,加以对抗,才能够勉强前进。

右边的道路,平坦好走,可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大术士的仆从拦路,除非满足这些仆从的要求,或击败他们,否则无法通过。

两条路都有时间限制,三天过后,如果没有抵达山峰顶端,就会被古堡的力量送出【无尽之森】,拜师失败。

“喔,这实在是太高了,我还是走这边的好。”杜林还犹豫着,艾鲁格眺目远望,在排除掉左边陡峭的“天梯”后,这个家伙走向右边的道路。“哈,这边平坦很多,我先走啦,杜林。”

显然,艾鲁格仍没忘记,他要抢先一步见到大术士的初衷,不等杜林,这个越发神秘的家伙,飞也似的冲上山去。

石碑上的文字熠熠生光,清晨虫鸣如歌,站在半山腰,一眼望去,【无尽之森】连绵不绝的林海,波涛壮阔,但杜林却无心风景。

“如果第一关考验的是智慧,那么这一关考验的不是力量,就是品行了……”二选一总是令人难以抉择,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杜林肯定不能半途而废。

“三道考验,是大术士用来筛选弟子的,那都应该是具有普遍性的考察,左边很明显考验的是耐力和意志,这对普通人来说,三天也许是一个临界值,但对我来说……”

拥有【普罗维登斯·全知者现象】体质的杜林,体内有三种力量运转,这个特点,让他在力量的持久性上,具有很大优势。

“那就左边吧,右边的话,不确定性太大。”想到山下那两只恐怖的巨兽,杜林对于大术士的仆从,已经算认识深刻。

武力通过什么的他肯定不想,至于那些守关者们的要求,杜林也不觉得他能一一满足。“谁知道这些几百年没出去过外面的家伙们,会

提什么古怪的要求……”

变数太大之下,他还是倾向于稳妥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