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勾嘴大夫 The Doctor Schnabel(1 / 2)

旅者异闻 彼方Kanata 1873 字 4个月前

教堂在18世纪的欧洲被视为是精神指标,虽然宗教改革让多人对神职人员的不满找到宣 口,但终究不影响教堂的地位,大部分的市镇都是以教堂为中心呈现同心圆扩散出去,我现在待的这个名叫「科约代」的城镇也是。

座落在本宁山下,专业化的农田全种著葡萄,将它们转换为经济价值更高的葡萄酒是镇民们的专长,而科约代就靠著酿酒过著全然对外贸易的生活,大城市的酒商时常来这下订单,偶尔也会有商人来到这个镇上,兜售新奇的物品。

镇长是怀特一家世袭的,谣传百年前就是怀特带领一群人来开发这里,使其成为一个繁荣的镇,或许因为没有他们就没这个镇,所以年长的镇民们总是教导下一带要对尊敬他们一家。

另外,镇上还有另一个家族受到镇民们的敬畏,布莱克一家。

比起怀特开发科约代这个不知是真是假的历史,布莱克一家做的事情倒是真的明确多了,五十年前,他们在圈地运动下来到科约代,不限各种手段并购下这里零散的土地,成为唯一的大地主,接著再分租给佃农们。

所谓的不限任何手段,当然包括威胁、利诱、暴力┅┅,所以,也不知村民是对布莱克一家敬多一些,还是畏多一些。

後来因为怀特家的投资失利,让布莱克有掌控这个镇的空隙,听说就是因为村民们後来都较听布莱克的话,导致怀特与他们交恶,甚至发表有「白」无「黑」的论点,但在近几年布莱克的新当家—杰夫·布莱克掌管家族势力後,不之为何地两边就渐渐和平起来。

大概是因为年轻人的思想较开放吧!

不是我无聊调查那麽多,而是我每天被迫听这些事,听到耳朵都长茧了。

「帮我把这批马牵去隔离所给艾德,他跟我说要去城市里拿什麽药的,那家伙虽然神秘兮兮,但┅┅」

他可是镇上唯一的医师,而且还是汤姆医生和他助手缇娜的儿子,应该是不会做出什麽伤天害理的事┅┅拜托,我都背下来了,不要再一样的话重复好吗?

「他可是镇上唯一的医师,而且还是汤姆医生和他助手缇娜的儿子,应该是不会做出什麽伤天害理的事┅┅」

我是个旅行者,美其名是居无定所的旅人,但简单来说,就是到哪睡哪、没钱当地找份差做、完全不从事生产也不纳税的人,乖乖待在天做同一件事实在无趣,所以我想旅人应该是最适合我的职业了。

大约一个月前某一天,我依然在漫无目的的旅行著,原本走到一条河边打算今天便露宿在这,看著在远处的一抹斜阳铺在河上,溪水潺潺的流到夕阳所映之处,全成了流动的红酒般,这附近的葡萄园飘来的紫色香气,让我即使没喝到红酒也似乎醉了起来。

阿—

嘶—嘶—

远处传来煞风景的声音,让我从品尝甜美红酒的幻想中回神,我皱了眉头,怎麽会有惨叫声呢?还夹带著马鸣,该不会是马儿突然失控吧?

循著声音找过去,果不其然有一个人摔倒在地上直喊痛,远处还可听到逐渐减弱的马蹄声,看来那匹马是追不回来了,我扶起倒在地上的男子,他虽露出了痛苦的样子,但又想对我微笑,所以就变成一种奇妙的表情。

就像是女朋友煮的菜明明超难吃也得笑著说好吃的男人。

原本想说把他带回我准备要扎营的地方,没想到他却跟我说他的家就在这附近,於是我便好人做到底的送他回家。

没想到,这正是噩梦的开始。

「哎呀,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然的话,我一个人摔在那站也站不起来,不知何时才会有人经过,说不定会活活饿死在那┅┅」

「我的名字叫大卫.史帝,家就在科约代,那是个很好的小镇,盛产的葡萄酒好喝的像上帝御用的┅┅」

「我是个马贩,内人五年前意外过世了,过两年儿子染上肺痨离开我了,现在家里只剩我一人┅┅」

一勾残月挂在天上,无数的星星在它旁边眨呀眨的,倘若是满月就看不到满天星斗了,独自一人的占领的整片宝蓝色的天空不是孤寂吗?新月就不这麽自私了,宁可将自己缩小些,分出一些舞台给那些天上的萤火虫,我心中突然出现这类诗人的想法。

真是自找苦吃,若刚刚继续待在河边,就可以边听天然的音乐边看自然的画作入睡了,偏偏淌了这个浑水,睡不成就算了,竟然得听一个中年男子不断的讲话,他难道没发现从刚刚到现在我没说过半句话吗?

「说到那个霍夫曼,我严重怀疑他和隔壁的琳达有一腿┅┅」

从科约代的历史,接著是自己家的事,甚至到隔壁邻居的八卦,没有一刻停歇,我真想问他口渴不渴?

就这样,一路上只有马蹄声回应史帝,我则是礼貌性的时不时答一声「喔」,终於看灯火聚集处,在黑暗的山路看去,那里就像被人用画笔点上鲜红的颜料。

「对了,你是做什麽的?叫什麽名字?」

是我的认知出错了吗?这些不都是遇到一个人最先要问的问题吗?他怎麽留到最後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