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节操捡起来了(1 / 2)

();

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再发生什么偏差,三人忍着冲天的味道任劳任怨的做完自己的任务。

柔软的土壤,偏沉的木桶很难让人掌握平衡,在经过了一系列摔倒,爬起来,沾染一身异味的过程中,三人很完美的掌握了在脚底附着查克拉来对付偏移的重心以及坑爹的地质,顺利将50亩土地完成育肥的艰巨任务。

在满腹怨念以及不知不觉提升查克拉掌控力的开心下,三人重新在原本大树的地方栽下一棵幼苗,期待着下一届学弟学妹那悲催的命运。

“总算完成了啊!”感慨!无比深沉的感慨!

日头已经偏过正中,目测时间已经到了下午3点钟,辛勤劳作的三人根本都不带搭理坐在木桩上优哉游哉的佐藤,坚定的甩给了伟大的队长大人一个个闪亮的后脑勺。

“这个那我们这就去交任务?”佐藤一脸悻悻的试探着问着。

“哼!”x3。

挠头,有些不好办呢!这三个小孩子!佐藤有些无奈,领着闹别扭的三名一身臭汗,带着片片污渍顶着冲天异味的小乞丐跑去任务发布处接交任务,一路上尽是前辈忍者奇怪善意的笑容。

“接下来老师请你们吃饭赔罪怎么样?”再次尝试着哄小孩这份伟大事业的佐藤一脸的讨好,迎接来的却又是一片亮澄澄的后脑勺,以及各种鄙视的白眼。

“你不怕被打出来我还怕呢!”三人中最好说话的小鸟游狠狠的白了自家的队长一眼,看了看一身漂亮衣服上大片大片的污渍欲哭无泪,再次甩给某人一个清晰无比的鄙视。

“呼终于跟我说话了!”佐藤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明显夸张的做作的不能再做作的表情,一路上三人沉痛无言的状态让他压力很大。

“噗哧”果然不愧为最淑女的小鸟游,轻易的就原谅了万恶的队长,率先笑了出来。

“嗯?!”两声阴阳怪气的哼声让小女孩脑袋瞬间一清。

“哼!”巴掌大的小脸带着乱七八糟好似小花猫一样的污渍瞬间红了起来,欲盖弥彰也似的娇哼一声,“两顿,不,三顿!”说着小脑袋还一本正经的狠狠点了点头,配合着花猫似的小脸异常的可爱。

“是!是!”佐藤看着三位部下可爱的配合差点笑出声来,忙不迭的点头,脸上还配合的摆出一副肉疼的表情。

木叶忍者之间的感情,特别是导师与部下的感情真的很深很重,一些玩闹根本不放在心上,反而更加深了彼此的羁绊,在黑暗的忍者生涯中,这些温馨的经历都是难得的回忆和光明。杀人与被杀所带来的压力与恐惧不是说说那样简单。

“嗯!”又是两道降声调的哼声,好似很满意一般。

就在佐藤以为这件事会被轻轻揭过的时候,三个黑白相间的小手各自一把将他手上的酬金抢去,顺带在他干净的中忍套装上抹上几把,再齐齐给了他一个鄙视,果断的一分钱都没有留给他。

在天马散了散了的催促中,三人抛下灰化的佐藤,多余的一句道别都没有说便各自奔向自家的方向,浴缸君,等着我!

“这算什么啊啊啊啊!”轮到佐藤抓狂了,站在任务发布处门口风化一般的佐藤,一脸好气好笑又好玩的表情,仰天长叹,小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呜呜这辈子都不要结婚了!

木叶村西南方向的11号废弃演习场,葱郁森林里一处直径10来米的小水潭,一道身影起起伏伏,顺带的还有奇怪的歌声远远传开。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哦哦哦哦哦”天马痛痛快快的洗着澡,嘴上还不停的嚎着不算难听的曲子,一脸的开心。

一身异味的天马自任务处分开后就用

自己最快的速度,循着最直接的路线,从屋顶一路狂奔,回到自己的地盘,二话不说先将衣服一扒,立时窜到这处自身训练后常来洗澡的小水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