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3)(1 / 2)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经典名著。@@

岳洪波接下来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你们先来培训吧。如果你们能够适应的话就留在我公司,你们看这样行不行?”

我们的酒局被范其然这么一岔顿时就没有了喝下去的兴趣了。于是大家都说早点回去休息。

傅余生站起来准备去结账,岳洪波却说他早已经结过了。

傅余生连声说不好意思,我却更加地不明白了。

从吃饭的地方出来后傅余生就打车送云家姊妹离开了。

“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客气?”我不解地问岳洪波。

“医生是我的衣食父母。我当然得对他们客气啦。”他回答说。

我还是不理解:“你的药已经进了我们医院,难道你还怕一个小医生不成?”

他过来拍了拍我肩膀,道:“兄弟啊,有个道理你没明白。不管我有多么强的关系,但是我的药品始终还是得从你们医生的手上开出去的。如果某个医生对我有意见的话,那种坏的影响是会放大地扩撒的。有个比喻虽然不是很恰当,但还是可以说明一些问题,那就是‘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啊。同样的,好的人缘关系也可以放大性地对我的产品起到好的作用。”≈≈≈在≈线≈≈≈.iua.

我似乎明白了。

“兄弟,我们的老板他只能给我们一条捷径,但是路还得自己去走啊。”他最后真挚地对我说。

我顿时豁然开朗。

“我今天晚上本来应该请你们去好好玩玩的,但是我明天要出差。唉!下次吧!”他接着说。

“你出差?”我忽然笑了起来,“那你最好自带日用品!”

“什么意思?”他一愣。

我仍然在那里“哈哈”大笑。

“哈哈!”他也忽然明白了。

“凌医生,你好坏哦。”简梅笑着对我说。

我“呵呵”笑道:“我可没有说给你听,是你自己要听到的。”

我发现自己真的变得

越来越油嘴滑舌的了。

唐小芙却在边上不住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