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_1(1 / 2)

“以前不认识,现在不就认识了嘛。”小姑娘俏皮的说道,那样子说不出来的狡黯。

我此刻一定满脑门黑线,仔细搜索了一下记忆,不记得我还看过这么一个病人,那天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我确定是第一次见面,只不过看着有点像那个女老板而已。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没有再纠结她是怎么知道我的,不过既然知道了我是谁,再直接走就不礼貌了,我笑了笑很是职业的回答道,就像对待病房里的一个病人一样。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请你吃下早餐而已,不钱的,我家里就是开早餐店的。”这回她也不嬉皮笑脸了,很是迫切的望着我,希望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你是早市旁边那家早餐店女老板的女儿?”我虽然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但是还是想再确认下。

“呵呵,林医生你好厉害啊,我只这么一说你就知道了。是啊,我是女老板的女儿刁、女老板,您不会是瞧不起我们这两个小店老板吧?"

“哪里的话,只不过刚寸你又没说,贸然的找我,我自然不会答应,你现在一说是认识人,我当然要去了,你不说我也是去你家吃饭啊,最近一段时间早饭都是在你家里解决的,味道很不错的。”我可不想被误会自己是一个势力的人,有钱没钱都只是病人而已。

“呵呵,我知道啊,每次回家都能看见你离开店里,只是你没看到而已,是我妈妈跟我说是你治好了她,指给我认识的。叫我在店里碰到你吃饭的时候,多照顾你小哥点。”刁、姑娘笑呵呵的说道。

我一听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她母亲给她说的,特意把我指认了给她,是想着我去吃早饭的时候照顾照顾,不过都是一样的刁、笼包豆腐脑的有什么好照顾的呢当然我没有说,这是人家的一番心意。

“替我谢谢大姐了,我每次去,你妈在店里对我确实挺照顾的”我说的话挺正常的,不过我感觉到周围温度瞬间降了几度。

我抬头一看小姑娘在恶狠狠的瞪着自己,我一头雾水,这又是怎么了,刚才不还笑呵呵的腰感谢我呢吗?怎么一句话的功夫就阴云密布,难道我说错话了不成?说她妈在店里吃饭的时候很照顾没什么啊,就像客人多的时候她不会让我等一样,而且这也只是一句客套话而已,至于她那个样子吗?

“那个我说错什么了吗,你妈在店里确实挺照顾我的啊?”看她瞪了我半天还是不说话,我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不是这句。”小姑娘一字一顿的说道。

“不是这句,那我再没说什么了啊,夸你家早餐味道不错还有问题了?”我无语的说道。

“哎,你就装吧林医生,我妈给我说的是叫你小哥,你叫我妈大姐是什么意思?”说完直接撇着嘴不理我了,说不尽的委屈。

主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她了呢,一想她刚才确实好像说是照顾小哥什么的,这大姐也挺有意思的,没事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小妹。

“呵呵,行了,我不叫了就是,以前我又不认识你,都是这么叫的。”我说完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自己怎么这么容易顺从了呢,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呢,为了她改变自己叫大姐的习惯?

果然小姑娘一听立马恢复了阳春三月般灿烂的笑容“林医生你真好,走回家吃饭,说好了今天我请你哟。”说完笑呵呵的向前走去。

“只此一次我跟你说,你妈妈开店也不容易。”我无奈的说道。

“你想什么呢,我也只是请你吃这一顿饭而已,以后要想免费吃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你到店里免费打工,我早上给你一口吃的,这样的话比较公平合理。”刁,姑娘很是认真的说道。

“你可真敢想,还让我给你打工?真是一个小地主。”我无语的拍了拍额头,这也是一个小魔女啊,忽然感觉她和夏含烟比较像,不熟悉的时候都文文静静的,一混熟了一个比一个难缠。

“我们可不像你们医生收一个红包就那么多钱”小姑娘撅着嘴说道。“我不收病人红包好吧,你要说的回头让你妈妈把上次手术的给我补上哈,不用多给,小手术五千,大手术两万,咱们认识了你们看着给就好。”我一听就来了兴致了,跟我谈红包,这一点我一直做的可是不错的。

不过我跟这个女孩子早晨才搭上话的啊,我感觉自己有点老了,跟不上现在年轻人的节奏,我在她后面慢悠悠的跟着。

等我们来到她家的时候,她妈正前后跑着忙呢,吃早点的人坐满了一屋子,还有排队等着打包带走的。看见我和她闺女一起回来先是一愣,不过随即很是高兴热情的迎了上来“那个林医生,不好意思没有地方做了,要不你去后堂屋子家里面坐吧,”又探身对我身后的小姑娘说道“小玲,你带林医生回家里等着,一会我就送过去。”

“大姐,你不用这么麻烦,我站着等一会就好了。”我急忙说道,虽然从她们早餐店后门穿出去就是住的地方,近倒是很近,但也不是那么回事啊,吃个早饭跑人家家里面去,我感觉我们的关系还没有达到那个地步。

忽然感觉到腰间一阵阵痛,“啊呀”一声疼的我直咧嘴,不用想也知道是这个叫小玲的姑娘出手了。

不过一想只有苦笑了,刚才见女老板这么客气,急忙回应客气着,结果就忘记跟小玲的约定,不叫她妈妈大姐了。这时候改口也不是那么回事,以后都叫她老板娘算了,应该会比较安全。

“你怎么了林医生?”听我叫了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她离得近听的也很清楚。

这时候小玲从后面烧了过来,“没事妈,刚才林医生殊了我一脚,他不好意思才叫的。”说着还回头瞪了我一眼。

“是的,老板娘,没事,你不用管我,你去忙你的就好。”我嘴上笑呵呵的说道,心里面满是疑惑,开始的时候要说小姑娘是想谢谢我救治她的母亲的话,现在看来明显打击报复要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