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终卷(五)(1 / 2)

();

第二百四十四章终卷(五)

四下里鸦雀无声,所有修士都是同样一副表情,用颜文字足以解释。

志异中的书生和农夫做梦都想睡天仙,而这群修真者则是做梦都想成为天仙!“天仙”对于屌丝和人族这群的修真者而言,那就是渴望不及的存在!而就是这随便翻翻手就能覆灭他们的天仙,竟是一个罩面就被轰杀至渣!这让这群还在人间界琢磨着,怎么成仙的修真者们的大脑,彻底死机了。

寂静。

一片寂静。

林晨初连忙向钟磐寂传音,问他哪里去了。钟磐寂回道:“东帝没死。”

“没死?”林晨初小惊了一下。

钟磐寂道:“早先天劫的事儿我就怀疑是东帝干的,刚才那个天仙落雷的时候我立刻就察觉到了东帝的气息。方才上了九重天一趟,那里已经被仙人们改叫天庭了,东帝就是天帝,人间界修士不能飞升就是他下的命令。”

林晨初咬牙:“他没死就好好活他的得了!人间界的这些修士招他惹他了,他这么赶尽杀绝?!”

钟磐寂嗤之以鼻:“当初他毁灭八重天之后,在绝境中突破悟出一条天道,这才保住了小命,却要他时时刻刻都要忍受着刑天力量反噬的痛苦,魂魄肉体骨骼如同被千万只蚂蚁啃噬,只能每日躺在冰雪中忍受随时都会死去的恐慌。而能让他活下来的唯一途径就是吸收灵力!”

“天地间的灵脉只剩下一条,九重天的天地灵气其实也是有限的,保持灵力充沛的最好方式莫过于限制人数,人间界飞升的人实在太多,九重天装不下的,杀了最简单。”

林晨初看着还在眼前飞来飞去的飞灰直冷笑,难怪钟磐寂不杀他,留着他的确比杀了他更解气。林晨初或许还没有注意到,他此刻对于生命的理解已经不单单是“救下每一个人”,而是“救下更多人”,见过的风景更多,才知道山有多高,水有多深,有舍方能有得,东帝的确该死,但他的存在也是天道的选择——

可是劳资就是看他不爽!

正在躺在万年寒玉内沉睡的东帝仙君忽然一窒,身下庞大繁复的防御阵法被瞬间破掉,紧接着一只火焰大手普天而至,下一秒,他便躺在了一个荒芜人烟的小世界中!他惊恐的望着这一切,万年寒玉已经被收走,身上的肌肉失去了冰雪的覆盖,顿时如同解冻的肉块一般渗出鲜血。他疼了撕心裂肺的惨叫着,整个人倒在地上拼命的抓挠着身体,没过多久他便把自己抓得血肉模糊!

林晨初从小世界顶上传了下来:“这是我用一个上古战场揉成的小世界,里面的灵气够你活一千年的。你留在外面也是祸害,安心呆在这间囚笼之中诚心悔悟,若你能在大限到来之前够感悟透足够的天道成神,便是你的运气。”

钟磐寂的神识也察觉到了这里的变化,在一旁凉凉道:“死了,也是你的运气。”

“……小,小晨!”

两人从击杀天仙,到神识传音,再到囚禁天帝,似乎做了很多事情,但在人间界修士的眼里,从天仙死到林城开口,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林城惊喜道:“小晨你真的没死!真是……真是太好了。”

林晨初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他已经知道林城曾经企图用他来炼药的事情了,但在当时看来,林城的做法却是巨大多数修真者都会做的。林城身上的因果很整齐,唯一最重的三条,就是欠钟磐寂,还有季轻罗的——最后那个竟然是欠死去的大长老的!

钟磐寂冷哼一声,随手一挥,林城欠大长老的那条因果就被他斩断,另外欠他的那条也顺便战了。整个鸿蒙界如今活下来的所有生灵都欠他的,他就算灭了一个大世界天道都不会罚他,因果如此之多,也不缺林城这一条,斩了,就当是哄林晨初开心。

林晨初朝他轻轻笑了笑,欣然领了情。

“小晨,你如今的修为竟是如此之高!就连我也看不透了。”林城惊讶道:“真没想到,当初那一劫竟是福祸相依,你不但救回了钟磐寂,甚至自身也提升到了如此的高度。对了,”他顿了顿,眼神中有着期冀:“你有没有去过仙界?可曾看到你母亲?”

林晨初一愣,冥冥之中竟是瞬间传来了极为不妙的预感。他神识蔓延,直接穿透到了九重天,眨眼的功夫,便探寻了九重天所有仙人!可让他觉得浑身冰凉的是——他没有找到季轻罗。

林晨初当即找到了一个天庭中的大罗金仙,神识立刻探查了他的脑海,将近百年的记忆通通搜了个遍,脸色也越发的难看。他放过了那个大罗金仙,神识悄然离去,甚至连那位被探查了记忆的仙人都没有半点差距——当然,他们此刻还没发现自己的天帝已经失踪了。

如今的九重天再东帝的管理下固若金汤,为了不引起更多的动荡,林晨初拟了一个天线级别的化身,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刹那间来到了一片荒芜的峡谷边。

神识顺着峡谷一寸一寸的探查,这峡谷底下埋葬着数万仙人的尸体,尸体被安葬的很好,甚至有着少量的随葬品。不多时,林晨初从一具已经碎裂的看不出模样的女尸上,找到了一枚色彩漂亮的蓝色发簪——他认得这个发簪,这是一枚灵器,是他当初和钟磐寂下山时从沈拓手中得来的,只是后来被林城拿走,给季轻罗渡天劫用了。

在林城看来,林晨初只不过是愣了愣,随即他便从怀中“掏出”一枚精致的蓝色发簪。

林城不由得有些尴尬,他忐忑的看了一眼钟磐寂,见他似乎无意为难,才有些兴奋的接过发簪,问道:“轻罗她过得怎样?”

林晨初没说话,从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

林城仍旧期冀的道:“说起来真是羞愧,虽说我很快就能飞升到仙界,很快就能见到她,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下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他想起了被林晨初击杀的那个天仙,若有所感道:“待我找到她,定要带她回到人间界,或是寻一个安静的地方隐居。在东帝秘境中看的太多,也经历的太多,现在想想从前的日子,当真是酒醒方知醉啊。”

林晨初默默道:“对不起。”

林城一愣,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林晨初又道:“对不起。”

此刻钟磐寂也已经将神识从九重天收了回来,他看了一眼林晨初,将他搂在了怀里,随手一挥,在场围观的所有人便已经被他转移到了千里开外!

“我来替他说吧。”他将林晨初送到了一片僻静的小世界中,独自与林城道:“这事情小晨说不出口,我便待他来说。”

“三百年前,仙界爆发了一场动乱,贵夫人刚刚飞升没多久,就加入进了一群反抗天帝的组织之中,共同参与反抗天帝,但最后以失败告终。这群反抗天帝仙人全部都战死了,除了少部分肉体消亡而死之外,绝大多数都是真灵溃散而死,肉体存留了下来。战争失败之后,天帝下令将他们通通安葬在天涯谷,这其中就包括了季轻罗。”

……

林晨初独自一人盘坐在石洞之中,石洞之外是一群穿着兽皮对他顶礼膜拜的原始人,他们吱吱喳喳的,林晨初陈也没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从下方他们送来的野猪看来,这群家伙应该是把他当成神明了。

……好像他本来就是神明。

林晨初随手弹出了一缕火苗,火苗刹那间飘到了死野猪的身上,只听“嘭”的一声,血淋淋野猪变成了香喷喷的烤猪,顿时所有原始人又是高呼一声,跪地不知颂着些什么。忽然,一阵强光闪过,钟磐寂迈着步子从一排原始人头上跨过,站到林晨初旁边,鼻子里“哼”了一声,顿时吓得十几名原始人屁滚尿流落荒而逃——而且其中一个原始吃货还顺便把那只烤猪给拽走了。

晨初望向钟磐寂,叹了口气道:“他死了?”

钟磐寂点头:“是啊,跟前几次轮回一样,一听到季轻罗死了,他也就自杀了。”

林晨初感叹:“生之同在,死之通往,只有心思细腻如同天之瑰宝的女子,才明白什么叫□情,也只有她们才会甘心去为一个良人而殉情,男子大多都是隐忍在心中,活于责人之中,却少有为爱人抛弃生命的。林城这份不顾生死的痴情,倒也让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