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帘篇)】(同人)番外篇:莫道不消魂(1 / 2)

作者:纳兰公瑾

2016101

字数:11208

******

讲真,要我彻底放下美母,是真心做不到的在我看来,每一次的翻阅,

都是种享受当然,我指的是原作,而非自个儿狗尾续貂的那一部分,那实在是

太过差强人意了

关于美母,我还存有着各种各样的念头,可一旦付诸行动又每每因为笔

力不逮而选择放弃

这篇番外,本打算是趁着中秋佳节给发出来的,也算是给大家伙儿送上一份

节日贺礼,可是因为工作和假期发生了冲突,所以迟迟未能兑现,为此我深感内

至于内容,可能会有点不衔接,又或者处理得不甚妥当,剧情过于老套乏味

了所以,请轻喷ap;gt; ;lt;

曾经有道友问起是否会有新的作品,那在这里也不妨说说吧其实是有

的只是时间问题╯╰╭其实呢,也考虑过几种情况的啦,譬如奴隶

少nv艾尔薇的同人文,b如重写很早以前发表就在某个贴吧里却就被我太监了的

试水都市乱文原罪原名:anyu,又或者是再续写一些已经太监或者

烂尾的,但个人喜欢的母子乱文突然觉得,野心太大了我喔哈哈好嫌

弃这人哦 咳咳嗯,就酱了

好了好了,多说也无益

呐各位,请收下这份迟来的礼物

抱拳

致读者

******

番外篇:莫道不消魂

再过几日就是外公外婆的忌日了,我有意要回去乡下拜祭,就在饭桌上把想

法说了出来

林琳自然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可是因为公务缠身一时走不开,只能作罢

至于妈妈李淑敏,我知道她是有多想一同回去的

因为离婚一事,两位老人相继离去,这对妈妈来说是莫大的伤痛,也因此而

内疚不已,每每想起是陷入深深的自责,所以多年来少有回去

这次,我执意要回去,自然不会白白浪费机会,一番好劝才得到妈妈的首肯

,她同意与我一同回去拜祭先人,这多少都让我有些安心

启程之日,我把因为不能同行而生闷气的妞妞好好安慰了一番,答应她在回

来后就带她去迪士尼玩上一整天,她这才肯露出笑容跟着林琳去了学校目送她

们远去,我这才拿起行囊走向车库,回去乡下大概需要一整天的时间,所以我和

妈妈会在那边住上几天,就当是散心好了

一路上,妈妈李淑敏都心事重重,除了偶尔会提醒我注意车速,就再也没有

怎幺说话了,然后在后座静静地睡去

h昏时候,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外公年轻的时候是名教师,退休后就住在

乡下,说是城市里人来车往的太过喧嚣,住久了闹心得很,还不如在这里安安静

静,每天听听虫鸣鸟叫的来得有趣外婆最听老爷子的话,所以也跟着住下了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他们其实是不想给自家nv儿添麻烦,城里的消费高,多一个

人就多一份支出他们太疼ai这个独生nv了

老人家走后,房子就空了出来,我又舍不得卖掉,怕伤了妈妈的心,多少给

她留个念想也好,所幸当时有拜托邻里乡亲帮忙打理,所以看起来没有半点破旧

颓败之貌这次回来,我还特意提前打电话让邻居李大叔帮忙打扫过,所以直接

入住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跟李大叔一番寒暄后,我籍口要去他家借点锄头什幺的,拉着他就出了家门,

留下妈妈一个人在屋里休息出了门,我强塞给了李大叔一笔钱,他推搪了几次,

最后还是收下了,脸上的笑容b刚开始要真诚了三分

在外头转悠了一会儿,回到家里,我以为妈妈会在卧室休息,结果却在书房

里找着了她书房是老爷子生前最常待的地方,他喜欢写毛笔字,喜欢看书,所

以那几个书柜里就放满了各种书籍和他亲笔写下的各种墨宝依照乡下的习俗,

老人家去世后,家里的相关物品都应该清理掉的,但妈妈还是留下了不少东西,

譬如这间书房里的所有东西,譬如她现在手里正拿着的那张全家福

照片里就五个人,是在我刚出生不久后拍好的外公外婆,妈妈,我,还有

那个如今在我脑海里已经有些模糊的男人那时,他们都很年轻,笑的很是灿烂,

而我就安静地躺在襁褓中,被妈妈抱在怀里小的时候听外婆说起,我在拍照之

前并不配合,一直在哇哇哭,后来是在妈妈喂完n后才肯安静下来

「妈你怎幺不好好休息一会儿」

我走了过去,从后面轻搂着妈妈李淑敏的腰肢,嗅着她的t香,莫名的心安

妈妈被我这幺一搂,吓了一跳,伸手快速的擦拭了一下脸庞,然后依靠在我

的身上,故作轻松地说道,「在车上睡了这幺久,再睡就变成猪啦你忍心看着

人家变成猪啊」

我吻了吻她的耳垂,伸手拿过那张照片,看了眼随后就反盖在书桌上,「妈

妈,我ai你」

妈妈看了我一眼,报以深情的话语,「我也ai你」

情话无需太多,一句便足矣

我吻上了妈妈的红唇,旋即贪婪地吮x1着她口中的香津,妈妈主动地送来丁

香小舌,互相缠绵这一吻,只吻得我和妈妈俩人呼x1急促,热血沸腾

我一把将她抄起,转身就向卧室走去妈妈早已在热吻中兴奋得昏了头,白

皙藕臂g着我的脖子,积极索吻,双眸里春水汪汪,媚意潋滟,x前胀鼓鼓的两

团挤压出漂亮的弧形,大片的rr0ubaeng无暇十二公分的黑se漆皮高跟鞋掉落在

地,一双被r0e丝袜包裹着的小脚丫乱晃

迫不及待地踢开卧室门,我用力将妈妈抛到床上,然后狠狠地压了上去妈

妈尖叫着,却加兴奋地配合着我一手隔着薄薄衣衫r0un1e着她的ha0r,一手已

然潜入裙底探索那流水潺潺的美妙幽境在这之前,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已经一

个星期没有za了

我熟练地解开妈妈x前的纽扣,那对被紫se的前扣式蕾丝x罩兜裹着的ha0r

近在眼前我吞咽下一口唾ye,轻而易举地就解去x罩,然后朝圣般捧着其中一

座r峰,在那雪白r峰之上一粒被r晕衬托着的鲜红rt0u,巍然耸立我压抑着

兴奋,轻咬住它,舌尖抵在上面,肆意t1an舐妈妈上下失守,压抑多时的q1ngyu渐

渐被点燃了,弓起身子,让自己的x膛加挺拔,好与儿子亲密地接触,两腿微

微张开,任由ai子的修长手指在其间抚0,单薄的丁字k早已他被拉扯下来,手

指就在那sh滑娇neng的yda0口徘徊,这可急坏了她

亲生血缘的维系,母子俩早已心有灵犀我的手指缓慢地进入到妈妈紧凑的

yda0里,里面sh润而温热,娇neng的软r0u充满活力

「嗯」

尽管不是真正意义上的cha入,但还是让妈妈不再感到空虚,喉咙里发出了一

声腻人的满足的sheny1n,甚至有了个小ga0cha0

我嘴里含着妈妈的rt0u,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左手r0un1e着她另一座r峰,

将这g 罩ha0r捏出各种形状,右手手指在yda0里捣鼓出大动静,越来越多的yye

从妈妈的xia0x里流了出来

「哦唔唔」

妈妈抱着我的脑袋向下压,两腿分得开,嘴里嗯哼不止

等我把妈妈的两颗rt0u都吮x1得坚挺,妈妈终于被指j到了ga0cha0,pgu抬得

高高的,整个人都痉挛着,一gu又一gu的iye从t内涌了出来,我趁机又狠狠地

快速捣鼓了几下,飞溅的yye便把床单都sh透了

持久的ga0cha0后,妈妈这才慢慢安静了下来,只是起伏不定的x脯还是说明她

仍然在享受着余韵

我从妈妈的身上爬了起来,替她擦去额上汗珠,看着她带着满足的笑容入睡,

这才走出卧室一日的舟车劳顿,再加上这ga0cha0,足够让她好好地睡上一觉的了

洗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冷水澡,我还是没能把那团yu火熄灭,只能籍着妈妈的

内衣和丝袜好好发泄了一番,这才得以冷静下来

闲来无事,我便在房子里四处走动走动本想着沏上一壶茶,解解乏也好,

却无意中发现了一件小物什

一条属于nvx的内k

纯白se的普通款式nvx内k,被卷成了一条,随意丢弃在沙发的角落里,不,

应该是被它的主人遗忘了我小心地拿了过来,想要仔细确认清楚,却闻到了一

gu刺鼻的尿sao味,以及xa后的气味

妈妈是不会穿这种款式的内k,而且这上面还残留着难闻的气味,这种情况

是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妈妈身上的,所以

家里昨天有nv人来过而且,她还在这里做了些“坏事情”

我取来袋子将这w物包装起来,打算去找除了我之外唯一一个拥有房子钥匙

的李勇李大叔问个明白,正要下楼,就看见了他家yan台上走出来一个nv人细看

之下,我便认出了那是李勇之nv,李巧云

说起来,李勇之人,其实是有不少诟病的

尚且年少之时,我就听外公外婆说起这人在年轻时就嗜酒如命,每天都喝得

烂醉,三天两头就借着酒疯打媳妇,砸东西

后来,他媳妇实在受不了,抛下他和一双儿nv,在某个夜里跟外人跑了

儿子叫李国栋,nv儿便是李巧云,兄妹二人的名字是李勇请外公帮忙取的

自打媳妇跑了之后,那李勇就加热衷饮酒,这饮着饮着吧,儿子在高中辍

学出去打工之后就再也没回过家了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这李勇大概也算不上浪子,不过经此一事,还是

回过了头,终于不再卖醉,而是成功戒了瘾,耕耘着自家的那一分几亩地,y是

把nv儿送去念了大学,再后来手头丰裕后,便承包了村外的果园,赚了不少,在

建设家乡的时候出钱又出力,这才渐渐得到了同村人的赞赏和认可

这也是我愿意把钥匙交给他的一部分原因

不说那没见过几面的李国栋,且说说这nv儿李巧云吧

她b我还要大上将近十岁,又因为两家有着一丝亲戚关系,所以我小的时候

见了她都得喊上一声“姐”

记忆中,她害羞寡言,学习成绩却是名列前茅,是这村子里不少孩子的榜样

早些年的时候,我一人回来拜祭先辈,还曾听说她经村里媒婆介绍认识了个

男朋友,两人一见倾心,互生ai慕,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没想到到了男

方下聘礼的那天,却遭到了李勇的极力反对,不仅将聘礼悉数退回,还把男方来

的人给大骂了一顿,以至于这一桩婚事直接h了,此后就再也没人上门提亲了

然而,现在的李巧云却是大着肚子,看起来不止六个月身孕了这多少g起

了我的好奇心,就想要去李勇家走上一趟了

我原以为李巧云已经认不出我来了,毕竟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却没想到她还

是第一时间叫出了我的名字

「刘雨真的是你啊」

看得出来,李巧云挺高兴的因为有了身孕,所以脸蛋也圆润了不少,上面

挂满了笑容

我热情地与她打招呼,「姐,好久不见」

「快进来坐吧」

李巧云礼貌地把我让进了屋,然后挺着大肚子有些艰难地跟了上来

我见她身怀六甲,行动多有不便,就阻止了她要去倒茶的动作,说只是过来

坐坐,不必太过客气

可能是难得碰上小时候的好友,李巧云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直在找着各种

各样的话题,大多时候都是她在说,我只需静静地听着就行了

「姐,怎幺要当妈妈了,也不跟弟弟我说一声啊」

我打断了李巧云的回忆,随口一问

李巧云大概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起这个,有些愣住了,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笑容,

「这种事情就不必麻烦你啦再说了,你也要姐姐能见得着你啊这幺久都不回

来看看人家,恐怕都忘了有我这幺一个姐姐了吧」

我嘿嘿傻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你结婚了」李巧云似乎要转移话题,「戒指不错啊挺好看的你小子

看来混的不错嘛」

我磨挲着那枚结婚戒指,笑了笑说,「姐,你就别笑话我了」

「她一定是个好姑娘对吧」

不知道为什幺,我从李巧云的眼里看到了羡慕

「嗯,她确实挺好的」

「说说你吧怎幺不见我姐夫」我环视了一下客厅,也没见着什幺异样,

墙上挂着的唯一一张合照还是我小时候看见的那幅全家福

「他」李巧云顾左右而言他,「我们还是不说他了,我还是去给你倒杯

茶吧」

我眉头一皱,继续追问,「怎幺他对你不好」

「没没有的事」

她开始站了起来,挺着大肚子要走向茶水间

「是因为这个孩子还是因为李叔」

闻言,她停了下来,叹了口气

「真不是个东西啊」我狠狠地骂道,也不知道该骂哪一个,孩子的生父

李勇或者两者都有吧

李巧云突然转过头来,脸上没有半点哀伤,甚至有些担忧,「你快别骂了

我现在挺好的」

等她沏好茶后,我俩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我喝去半壶茶的时候,李勇终于从

外面回来了因为之前的聊天,我现在经已兴致缺缺,只是跟他乱扯了几句就告

辞回家去了

把邻居送出门口,看着他走远后,李勇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脸se看着有

些y沉

回到客厅里,李勇重重地坐在沙发上,看了眼坐在对面的nv儿,问道,「他

知道了」

李巧云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爹知道你心里头苦,也怨恨我可你要知道这种事情还是别让外人知道得

太多为好,这样对你,你的将来,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终归是好事」

对于nv儿的表现,李勇还算满意,习惯x要去掏烟,一时又想起自从nv儿怀

孕后自己就把烟给戒了,只好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气喝了jg光

李巧云依旧保持沉默,低着头收拾着客人用过的杯子,然后回了房间,留下

李勇一人在那里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茶

看jg品 小说 ▂就 来 我的〃小 ▇说网 次日,我和妈妈早早驱车来到了墓园我提着早就准备好的祭品走在前面,

妈妈紧跟在身后,一身白se及膝的连衣裙,简约素雅而不失严肃庄重

无人的墓园,石碑林立,初升的太yan没有带来丝毫暖意,晨风中透露着些许

幽凉y森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先辈的墓前放下祭品,我就动手清理着墓碑四周散落

的杂草腐叶,偶尔的一次回头,看见了无声哭泣的妈妈,心里莫名疼了起来

清理完毕后,我又摆放好祭品,然后点着了香烛递给妈妈,顺便帮她擦去眼

泪,做完这些就静静地站到了她的身后

「爸,妈,nv儿不孝」

从早上到现在没说过一句话的妈妈终于开口了,可这一开口眼泪珠子就收不

住了,哗啦啦地往下掉,跪在地上彻底的泣不成声

看着眼前的妈妈哭的撕心裂肺,我实在是难受极了,慢慢地跪着挪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