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小浪货(高H)(1 / 2)

活色生仙(H) 小炒肉 4257 字 4个月前

原本阴森冰冷的石室此刻载满春光,女孩儿娇软的呻吟断断续续,同时还伴随着肉体的拍打声。林妙妙两条腿都被绳索高高吊起,大张的腿心中有一根狰狞的粗长之物来回进出,此物的主人却是一个身形清瘦的男人,他面容俊美至极,脸上的神色却有些恼怒,一双上扬的风目恶狠狠地盯着面前的女孩儿,仿佛要将她吞吃入腹一般。

魇追恨恨地看着林妙妙,目光在她春情盎然的小脸上来回扫视,如果眼神能杀人恐怕林妙妙早就被他削了无数刀了,只是现在的魇追只能将满腹的怒火全数转化为欲火,死死扣住她的雪臀将她干得迭声尖叫。

男人腰身看似单薄却充满了力量,每一下都迅猛而准确地冲撞在宫口上,林妙妙被他插得直打哆嗦,她的胳膊吊得发麻,两条腿也酸得不像话,然而体内被春情散催发出的欲望让她完全忽视了这些不适,只拼命收缩着花穴,用尽全力嘬吸里面的大肉棒。

魇追被她吸得尾椎骨都在发麻,他凶狠的盯着林妙妙,咬牙切齿地吼道:“咬那么紧做什么?放松点!”

“嗯嗯好大…好撑呀……”

林妙妙哪儿听得清楚他的话,她只觉得体内的空虚终于得到了满足,还不知死活地扭着小蛮腰主动去套弄男人的鸡巴,湿漉漉的穴嘴儿嘬得吧嗒吧嗒的,淫水跟开了阀似的滴滴答答往下落,将地面都洇出了一滩小水洼。

魇追简直要被她给逼疯了,他一口咬住林妙妙的唇,凶神恶煞地侵入她的口腔,女孩儿香甜的津液就仿佛春药一般,不但没能让他得到发泄,反而将他的欲念又撩上了一个层次。

在心里无声地咒骂了一句,魇追心念微动,绑住林妙妙的绳索便统统断开,被束缚太久的四肢没有一点儿力气地耷拉下来,男人却毫不在意,将女孩儿两条细腿勾在臂弯处,捧着她的小屁股边走边继续插穴。

因为体重的缘故这样插得比刚才还深,林妙妙靠在男人肩膀上叫个不停,那声音带着哭音又细又软,还含着那么一股子媚劲儿,把魇追喊得又是一阵火大,他抱着林妙妙把她往桌子上一扔,架起她的两条腿就狂插猛干起来。

“…妈的,就会发骚,你说你是不是个小浪货?”

魇追咬着小姑娘的耳朵咬牙切齿地问,林妙妙被他喷洒在耳边的热气弄得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她用恢复了一点力气的双手拽住男人散落的长发,抽抽搭搭地抗议:“我、我不骚,你、你才骚……”

哟呵,还知道顶嘴,魇追被她给气乐了,埋首叼住她的唇瓣好一番搜刮,下身依旧不遗余力地撞击在花户上,眼见淫水又把桌面也糊了一大片水渍,他冷笑着在林妙妙唇边道:“老子今儿非干死你不可!”

林妙妙体内的春情散正是发作到高峰,她身子没甚气力,只软软偎在男人怀里,娇声娇气地回他:“好、好呀…用你的大鸡巴干、干死我……”

妈的,简直不能让人活了!魇追双眼泛红,恨不得掐死这个小浪货,可是一看到她那张俏生生的小脸,他的怒火就一路往小腹处蹿,最后全奔着那方向去了,哪里还有多的心思想着其他?

他大概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在自己的拷问室里跟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颠鸾倒凤,而且干了一次还想干第二次,足足在这张往日放刑具的桌子上射了三次,把林妙妙的小子宫填得满满当当,干得她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前头两次她还因着春情散的关系十分配合,到第三次的时候药效已经过了,林妙妙只觉得浑身酸痛无比,大腿根更是跟要断了似的,她的灵力被封住体力自然没得恢复,此时也就比凡人强不了多少,被魇追这样死命折腾哪里还受得住,完事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呈现半昏迷状态了,眼睛哭得红红的,鼻头也红红的,下面的小花穴更是肿得老高,穴嘴儿被插得合都合不拢,浓稠的白浊从里面缓缓往外淌,这副样子又可怜又淫荡,看得魇追刚发泄过的那处又微微抬起了头。

罢了,再折腾得给她折腾死了。

魇追压了压火气,把林妙妙打横抱起,身形一动来到他专门修建的浴室,这里有两处天然泉眼,一冷一热,泉水中还含有浓郁的灵气,当初他就是为了这两处泉眼才把住处选定在这里。

抱着林妙妙踏进温水池中,魇追粗鲁地在她身上随意擦洗起来,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这丫头皮肉嫩得不行,稍微用点力就会留下一片红痕,他不耐地骂了句脏话,手下的动作却到底是轻柔了些。

将小姑娘浑身洗净,魇追又抱着她回到自己的起居室,把她往床上一丢,从乾坤袋里随意取了套衣服丢在床上,转身想要出去,想了想又回过头扯了块月蚕纱盖在她身上才离开。

林妙妙睡得很沉,这些动静都没吵醒她,她只是委屈巴巴地扁了扁小嘴儿,梦呓了一句“师父”就再没了反应。

——————————————————————————————————————

魇追:刚被老子肏晕了转眼就在喊其他男人?很好,明天老子非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凌虚:宝儿睡着了还在叫我,好心疼,等我出关把你们这些敢欺负我宝儿的野男人全部杀光!

七鵺:……副本中……

妙妙真的是毛都没长齐(奸笑)

105苏醒 < 活色生仙(np)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105苏醒 < 活色生仙(np)

105苏醒

“唔……”

林妙妙嘤咛一声,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凹凸不平的石壁,她微微一愣,正想坐起身就因身上传来的不适而皱紧了眉头。

“嘶……”

她吃力地撑起身体,浑身上下好像被什么碾过一般酸痛无比,大腿根连动一动都让人难以忍耐,更别提腿心被牵扯到时传来的灼痛感,昏迷之前的情形一幕幕涌进她的回忆,林妙妙咬紧牙关暗骂了声:这个死变态!

春情散的妙用在于虽然发作时会让人失去理智,但事后却会保留全部记忆,因此魇追对她做的那些事情林妙妙全都记得清清楚楚,包括他是怎么把她一个人丢在石室受药性折磨,然后又怎么把她摧残到晕过去的。

“这个死变态,救我果然没安好心!”

林妙妙一边骂着一边哆哆嗦嗦爬起来,盖在身上的月蚕纱随着她的动作滑落下去,她只觉周身凉嗖嗖的,埋头一看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此时的林妙妙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这倒没什么,吓着她的是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红紫淤痕,尤其以胸口和大腿根最为密集,她忍着痛张开两条腿一瞧,平常白白嫩嫩的小馒头肿得老高,穴口还破了皮,小阴蒂肿得跟黄豆一样惨兮兮地露在外头,她只是轻轻碰一碰就痛得直飚眼泪。

果然是死变态!竟然把她折磨成这样!

林妙妙忍住泪往左右瞧了瞧,看到床边有一套衣衫,她吃力地伸出手把衣衫拽过来,发现是套男装。

不管了,先将就穿着吧。林妙妙把上衣套在身上,再忍痛挪动双腿把裤子套好,穿上去之后她才发觉裤子实在是太大了,裤管挽了好几圈才总算把脚露出来。

她扶着床颤巍巍地下了地,用腰带把裤子系牢,一系列动作下来林妙妙已经出了一头的冷汗,她擦擦汗水,这才有空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儿显然是另一个洞穴,林妙妙撇撇嘴,魇追这家伙怕不是耗子变的,这么爱打洞。这洞穴除了她刚才睡的那张石床,还有洞壁上挂着的一盏长明灯,剩下的就是床对面的一排黑色木架,架子上摆满了瓶瓶罐罐,林妙妙走近瞧了瞧,发现上面都写有标注,每个的标注模式都一样,比如离她最近的这一个上面写着:噬心,某年某月某日某时。

而另一个则写着:蛀骨,某年某月某日某时。

她看得稀奇,把一个罐子拿起来轻轻摇了摇,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林妙妙吓了一跳,差点没把罐子丢下去,她手忙脚乱地把它放回原位,拍着胸口道:“妈耶,这个死变态放的什么活物在里面?吓死姑奶奶了!”

被吓到的林妙妙瞬间对这些瓶瓶罐罐失去了兴趣,她拖着脚走到门边看了看,有禁制出不去,于是又拖着脚回到床上,屁股刚一挨上去就痛得闷哼一声。她边在心里咒骂魇追边爬上床,爬动间裤裆把她的大腿内侧磨得更痛了,林妙妙没法子只得把裤子给脱了,好在上衣够长,垂下来也几乎快到膝盖,她把月蚕纱往下半身一盖,倒在床上阖眼假寐。

不是她心大,而是她丹田被封住什么也做不了,除了老老实实等魇追回来别无他法,不过林妙妙思索着魇追之前还说要让她变成废人再把她做成灵傀,但最后还是来给她解了春情散,可见这家伙未必会杀她,说得那么狠可能只是想吓唬吓唬她。

哼,肯定是被她的美色动摇了,毕竟像她这样的美人世间能找出几个呢?

不过不管怎么样都改变不了他是个死变态的事实,林妙妙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沉沉进入了梦乡……

“魇爷,这是您上次订的酒。”

一个中年修士笑容可掬的把一坛子酒放到桌上,他对面的俊美男人揭开盖子,一股浓烈的酒香从里面钻了出来,那男人肩膀上嗖的就蹿起一条黑色小蛇,信子吐在外头嘶嘶直响。

“回去就给你喝。”

魇追拍了拍小黑的脑袋,小黑看了一眼酒坛子,最终乖乖的缩回他身上,男人提起酒坛转身向门外走去。

从醉九天出来魇追迎面又遇上一个青年修士,那修士长相颇为英俊,怀里揽着个妩媚的女修,两个人在大街上就黏黏糊糊,魇追视若无睹与二人擦身而过,就听到那青年修士在背后喊他:“魇兄,见了我怎么当没看见啊!”

魇追这才站定,回过身斜睨着他道:“这不是看你在忙吗?”

那青年修士嬉皮笑脸地走过来:“又来给小黑取酒啊。”

魇追嗯了一声,就听他对怀里的女修说:“宝贝儿,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魇追,我跟他认识二十多年了。”

那女修就娇笑着跟魇追打招呼,眼神妖妖娆娆的,声音也嗲得很:“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丰神俊秀的朋友啊”

那声尾音拖得有点长,似乎别有意味,魇追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对青年修士冷淡地道:“上次见你不是还跟个凡女打得火热?人呢?”

那女修听了脸色一僵,就听青年修士道:“嗨,别提了,凡女还是太麻烦了,娇气得很根本经不起折腾,我没几天就把她送回去了,我看啊,这凡女来段露水姻缘还行,真要朝夕相伴还是得找跟咱们同是修士的。”

说完他就在女修脸上亲了一口:“我这不就找着大宝贝儿了么?”

两个人又开始腻腻歪歪,魇追再懒得理会,直接转身就走,出了镇子便召出飞行法器往自己的住处飞去。

————————————————————————————————————————

林妙妙:人长得漂亮还是有好处的,坏人都不忍心对你下死手。

魇追:老子真是从未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女人!

林妙妙把衣襟轻轻一扯露出事业线:是像这样厚颜无耻吗?

魇追:!!!!!(开始解腰带)妈的让你勾引老子,今天老子非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

106算账 < 活色生仙(np)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106算账 < 活色生仙(np)

106算账

魇追跳下飞行法器,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才启动禁制,白光闪过,他刚一踏入石室就看见林妙妙还躺在床上,身子小小的缩在角落,看上去可怜兮兮的,他顿了顿,大步走过去把她身上的月蚕纱一掀,嘴里骂道:“还睡,你是猪吗——”

那个‘吗’字成功卡在他喉咙里,后半截音怎么也发不出来了,床上的少女上身裹着他的衣衫,下面却没穿裤子,宽松的衣摆堪堪遮住臀部,露出两条又直又白的细腿,再往上还隐约能看见一个微微的弧度,魇追立刻就哑了声儿,立在床边脸色一阵青一阵黑。

这么大的动静林妙妙睡得再沉也醒了,她揉揉眼翻过身,然后就看到站在床边的男人。

“哎哟!你一声不吭想吓死人啊!”

林妙妙被吓了一跳,撑起上半身往里侧挪了挪,本就缩起的衣摆更是朝上移了一截,少女娇嫩的私处便半遮半掩地映入魇追的眼帘。

这下他的脸全都黑了,捏紧手中的月蚕纱盯着林妙妙恶狠狠地道:“臭丫头,不穿裤子你是想勾引谁!”

林妙妙一愣,这才发现衣摆缩上来了,她忙往下扯了扯,瞪着魇追道:“你凶什么凶?还不是你下手那么狠,我现在走路都痛还怎么穿裤子!”

魇追这才注意到林妙妙大腿上全是红红紫紫的痕迹,他脸上绿了绿,又凶巴巴地道:“放屁,老子看你好得很,都筑基了哪那么脆弱,你以为你是凡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