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续】出借女友 返乡6(1 / 2)

出借女友 小强 3243 字 5个月前

【同人续】出借女友 返乡6

看到小宇和潇儿那么要好地散步,我心里没来由地一阵难受。

低下头看看,宁静的水面上映出我的一头鸟窝一样的乱发。

叹了口气,我转身进屋,把自己脱了个精光,走进淋雨间,用冷水把自己浇

了一顿,稍稍有点清醒了。

找衣服的时候,鼻子总闻到一股潇儿的味道,床单上布满了可疑的痕迹,昨

晚发生了什么?我抱着头想了半天,什么也记不起来,我怎么也没想到小宇竟然

和潇儿当着我的面淫乱。

当我推门走出去的时候,眼前顿时一亮,潇儿的白裙在微风中拂动,她,似

乎正想到我房里来,却不想跟我撞了个正着。

「……」

我想说点什么,但是一时竟然语塞了,只是傻傻地看着一身仙气的潇儿。

斜后方接近45的晨光,给她镀上金色的薄纱,真的好美,我的潇儿。

「潇儿,」

我笑了笑,想要去拉她的手,谁料潇儿转身就走,还走得很快,任我怎么招

呼也不头。

我急了,赶快追过去,她见我追过来,竟然小跑起来。

我的潇儿这是怎么了,竟然躲着我。

潇儿穿着裙子跑不快,我迈开步子,在她刚刚转进一片小树林的时候追上她

,抓住她的手,一下用力过勐,潇儿被我拽进怀里。

「松手,你弄疼我了。」

她气鼓鼓地说道。

潇儿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那你不准再跑,好不好?「我可怜兮兮地捉住她的手腕,哀求着说,」

这几天你都不理不睬地,想死我了。

「潇儿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我,一下子就红了,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下来,

怪可怜的,我赶快哄她,「怎么了,亲亲老婆,你怎么难受了,谁欺负你了?「

「老公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我被潇儿的话吓了一跳,这从哪说起,她怎么会这

么想。「怎么会不要你,到底怎么了?」

潇儿捏着自己衣角,看着我说:「你跟那个女的,你们俩是不是好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潇儿是吃晓瞳的醋了。

看来我在潇儿心里还是非常重要的。

我把她抱住,感受着她柔软丰满的身体散发出来的诱人味道,亲了亲她的额

头说:「不会的,我永远都会守着你。」

潇儿把头靠在我的胸口,用手指头戳着我的胸口说:「骗人,你们男人,见

到每个女人都这么说,就只是想着把我们按到床上做坏事。」

她顿了顿,看看我说,「或者把自己的女人借给别人。「我被她说得非常不

好意思,「小宇不是咱的好朋友嘛,你就当做帮他呗。而且不是说好了,他不许

对你做什么的吗?「潇儿听到这里,脸上浮起红晕,「你就知道帮着他说话。」

在潇儿的盘问下,我不得不招出晓瞳的身份,潇儿一听她是小姐,更不让了

,总算最后才让我哄住了,并且发誓没有跟晓瞳有过关系,这才作罢。

「老公。」

潇儿看着我,像是要说什么,然而我等了半晌,她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怎么了?潇儿」

我问。

潇儿垂下目光,慢慢转过身去,低声说:「你真的不会不要我吗?无论什么

时候都这么想的,以后也是?」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令我倍加怜惜,搂住她的肩头,把脸贴着她滑嫩的脸蛋

,「嗯,你是我最最最爱的女人,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一定不会让你跑的。」

说罢我吻上潇儿的耳垂,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我的手在她的腰上温柔抚摸

,滑进衬衫的下摆,左手往上,沿着光滑的肌肤攀上那一对傲人的乳峰,「你的

胸好像变大来了,是不是偷偷给小宇摸了?」

「嗯~才不是呢,坏老公,嗯~~,把手拿开。」

潇儿无力地反抗了几下,就靠在我怀里享受着我的抚慰。

我的另一只手跳开蕾丝长裙的腰,从没有一丝赘肉的平滑小腹上摸了下去,

潇儿今天穿得内裤带有蕾丝的花边,「什么颜色的?」

潇儿扭过头,媚眼如丝,小嘴张着说:「今天穿得是小宇给我买的,澹绿

色的。「我忍不住吻住潇儿的唇,她热情的应着我,身子在我怀里不安地扭动

着,发出阵阵诱人的喘息。我的手腕触碰到一个冰凉的东西,「这是什么?「我

抬起头,离开潇儿的唇,仔细一看,竟然是小宇之前送给潇儿的阴茎形状脐环挂

坠,此刻正藏在衬衫下面。这么清纯的打扮,里面却挂着这么淫荡的挂坠,而且

还不是我这个正牌老公送的,登时令我下体充血,潇儿感觉到了我的变化,悄悄

说:「这里不行的,万一被看见了怎么办?「我此时精虫上脑,哪里顾得上这许

多,就要把潇儿就地正法,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咳。我和潇儿赶紧分开,远远看去

,似乎是小宇的妈妈,我赶快让潇儿藏到树丛里,自己装作若无其事地慢慢晃悠

出去,她应该没有发现我们俩。我跟宇妈打招呼,她问我有没有看到小宇和潇儿

,我说不知道,可是她又拉着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唠,我只得慢慢陪她沿着石子路

走去。我是真的服了小宇这个妈了,向影子一样阴魂不散,每次有机会潇儿单独

在一起,她就来了,不过还好没有被她看到,不然我和潇儿付出的努力和牺牲都

白费了。也不知道小宇这出戏打算演到什么时候是个完。待我终于应付了宇妈的

纠缠,脱身出来,潇儿早已不知道哪里去了,我又不好打电话,只得一个人在山

路上乱转,话说这个庄园还真大,走得累了,远远看见一个高高的了望台。台下

坐着一个身体十分结实的大叔,身旁放着不少农具。「大叔,您是在这里上班的

?「我好奇地问。「啊,是,我是在这照看果园的,累了来着歇歇脚。「「现在

都有什么农活呀?「「现在山上果园的苹果树开花了,正授粉呢。「哦,原来苹

果是要人工授粉的啊,我暗暗称其,又跟他聊了一会儿山庄,这是了望塔上走下

一个跟这位大叔差不多年纪的人,是看山的。我问他接过望远镜,爬上了望塔,

环顾周围苍翠的群山,顿时神清气爽。这里可以看到庄园的全景,从我们来的入

口,到那些星罗棋布的别墅,还有果园,河流,真的是世外桃源啊。咦,似乎是

有客人了,几辆越野车从入口驶进来,往接待中心开去,我放大视距,看到几个

身着便装的中年男人从第一辆车上走下来,身边跟着许多点头哈腰的人,看来是

个有身份的。不过,令我意外的是,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短牛仔裤,沙滩

衫,带着一顶大大地遮阳帽,虽然脸被太阳镜挡住了,但是我确信那就是晓瞳。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望远镜调至最大,我在远处仔细得窥视着她的身体,那

修长的美腿,涂着粉红指甲油的脚趾,沙滩衫敞开的衣领中,若隐若现的乳沟,

令我想起了和她缠绵的一夜。她为什么会来这里呢?潇儿,潇儿哪去了。那帮人

走进屋子,我看不到了,转而潇儿的身影。对面山坡粉白粉白的一片,是开

满花朵的苹果园,我还从未注意到苹果花的模样,仔细看看,虽然很纤细单薄,

却别有一番风情,能够令人怜惜。潇儿!在花丛中,我看到了潇儿的衬衫一闪而

过,感觉调节望远镜,终于找到了潇儿的踪影,她的白裙子藏在花丛中,还真的

是难以发觉呢。此时她正摆着各种姿势,脸上笑颜如花,小宇拿着相机给她拍照

,两人又说又笑,拍了一会儿,便聚在一起看效果,小宇趁着潇儿低头看相机,

趁其不备偷吻了她的脸蛋,潇儿羞涩地仰起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小宇又捧住

她的脸,贪婪地吻上樱唇,过了许久两人才分开,潇儿满脸红晕,娇艳无比。我

靠,这是什么情况,潇儿现在好像越来越能接受小宇了。我放下望远镜,打算追

上两人去当电灯泡,绝对不能让他们这般下去。俗话说,望山累死马。虽然看起

来近在咫尺,可是当我跑过去,几乎累断了两条腿。果园如同迷宫一样大,路上

遇上零零散散下班午休的授粉工人,都没有看到潇儿和小宇。我垂头丧气地坐在

地上,正沮丧着,突然听见一阵说话声,「哎呀,你别这样,我都答应你每天跟

你做一次了,我们晚上房间做好不好,不要在这里,会被人看到的。「是潇儿

,我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出去见她,而是躲在一个用秸秆和竹竿搭建的简易人字

棚屋后面。刚藏好,潇儿就从花丛深处走过来,一边走一边整理身上的衣衫。「

潇儿,好端端地,怎么又生气了?「小宇追了过来,一手提着裤子。靠,竟然把

裤子都脱了,这两个到底在干什么?「我就想拍几张照片留作纪念,你以后到

卫哥身边,我想你的时候可以看看照片。「小宇可怜兮兮地说。「拍照片当然可

以,可是你又要求我做……那个。「「咱们也不是第一次了,你以前不是也给我

弄过吗?「小宇坏坏地说,」

况且现在你的身份是我的老婆哩,上床都行,帮我那个一下又有什么?「「

可是不准你拍照。「潇儿鼓着嘴说。小宇做出一副十分可怜的表情,不知廉耻地

褪下裤子,露出半软不硬的肉棒。「偶只是想留点属于我们俩的秘密照片,以后

它想你的时候,我可以给它看看照片。你看它多可怜?」

潇儿白了小宇一样,「快收起来,丑死了。「虽然潇儿一直抗拒,但是在小

宇软磨硬泡之下,她还是半推半就地倒在了人形棚屋An

G蒲草铺就的土炕上。「裙子会脏的。「潇儿的气息已经急促起来,两人在蒲草

上抱成一团,我从棚屋墙壁的缝隙里看到,小宇的手已经伸进潇儿的衣服。「那

就脱了吧,还有这个。「他只用一只手就熟练地解开潇儿的衬衫,潇儿配地抬

起手臂,脱下衬衫,裙子也被小宇褪下,只留有一身青色的蕾丝内衣,我从未见

过潇儿的这套,是新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