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0章(1 / 2)

第2章

「果真如此。那朕就咬烂它罗」

父皇听到母妃如此说来,便一口咬上了母妃如今那红豔坚挺的乳尖儿,用力一扯,直直的拉高母妃同时也像是那被扯线的人偶,上身随之拉高,用力绷紧弯曲著,下身一个用力向前挺去,冲撞著父皇的腹下,夹在父皇腰身的两小腿也紧紧伸直了去

母妃好像比刚才更痛苦了,她两眼几近翻白,嘴里哀哀直叫著,却一手将父皇更加用力的按向自己的胸部一手伸到口中吮食,就像自己小时候含著大指头一样,不过母妃是含的是长长的食指和中指,还不停往自己的喉咙深处抽插著可能由於压住了舌头,母妃嘴里含糊不清的喊著父皇

「皇上。皇上啊救救孔雀要死了,要死了」

他们两人下身埋在水中,小龙喜看得不甚清楚,只是隐隐约约由波荡得十分厉害的水纹猜测两人下身的相互碰撞是十分急促的

「爱妃,你说,让朕如何救你。」

父皇此刻的表情十分邪恶,下身明显的向後一退。母妃急速的就将双手伸过来揽住父皇的肩膀,「皇上别走呵。。「「爱妃,你说,让朕如何救你来著」

母妃舔了下红唇,低下眼睑看著水下,下身夹紧扭动著。抬头十分妖豔地看了父皇一眼後,揽过父皇的肩头,伸舌舔刷父皇的耳廓。「臣妾要皇上的龙根要皇上的龙根进入到臣妾的小穴中好好弄弄「随著母妃对父皇耳朵的不住含弄,父皇十分享受地微昂下巴,下身随即浅浅的摆动三两下,便又停住「这样麽」

母妃闷哼几声,细舌舔弄得更加厉害,翻过父皇耳背,直往耳後的凹陷处攻进,她含糊地说了些什麽,但仍可隐隐传入龙喜耳中。

「深点皇上要再深点,才好捅穿里面的小口呵」

母妃不愧是父皇最宠爱的妃子,才说了那麽两句自己还没听懂的话,只见父皇龙颜大悦,随即抱起母妃,单脚抬起站在了池岸上。

龙喜终於是看到两人底下的景况父皇的大鸡巴比平时里来得更加粗壮强大,而母妃听父皇说,女人是没有鸡鸡的,但是下面男人长鸡鸡的地方,相对会有一个男人没有的花穴,当男人的鸡鸡胀大疼痛的时候,只有女人花穴里面的花蜜才能治得好呃自己的小鸡鸡还没有痛过,可能是因为还没长到父皇的鸡巴那麽大吧

龙喜低头拍拍自己下身的小鸡鸡,安慰的说,「放心喔总有一天,你会长成像父皇那麽大的大鸡巴的喔我会好好爱护你的「父皇另一只脚也抬起,随著站上池岸的动作,下身也随之一挺,父皇下身的大鸡巴便深深地捅进了母妃的花穴里,母妃「噢」的一声倒在了父皇的身上。父皇的大鸡巴看不到了,只见母妃的花穴张得大大的,两片肉长成的花瓣很是肥大,红红肿肿的。

随著父皇的走动,母妃下面的花穴口一张一的,龙喜看上母妃紧皱著眉头,闭上双眼,痛苦著的脸,那红滴滴的嘴唇好像喔这花穴和母妃的嘴唇长得好像一样样的

父皇抱著母妃走到摆放「灵石」的石台处,「爱妃选两个吧」

母妃紧皱著眉头,迷茫地看著父皇,像是承受不住父皇身下的撞击,「皇上「「选两个」

父皇抚摸著母妃被热气烫的更红的脸,轻声的说:「朕一会好好的宠爱你你会喜欢的「

第2章

灵石,原是深山里的一种奇特的石头,经人开采磨圆後,放入沸水中,通过滚烫的热气蒸腾,散发出一种奇特的能量,常人吸收此能量後,能够筋骨舒畅,防止肌肉疲劳因为开采难度大,目前只有皇宫和一些高官贵人才能享用。

而摆放灵石的地方,在澡池的边角处,因为角度问题,龙喜也看不到什麽了,见父皇没有示意他跟过去,他就自己在澡池里继续玩耍。

在灵石台这一边孔雀皇妃想象著皇上一会的宠爱,饥渴地伸舔著红舌,眼里满满的是皇上迷人的英姿,随意地点指了两颗如鸡蛋大小的石头。。

皇上伸手入滚烫的石台内,捞取上那两颗石头,笑笑地看著孔雀皇妃:「爱妃可真会选一会可有得你受的」

「皇上」

孔雀皇妃听著皇帝意有所指的话语,娇羞地捶了一下他的胸膛。

皇上先示意孔雀皇妃放下双腿站直在地,却不料那双修长的大腿确如无了筋骨一般,软了下去,瘫软在地的孔雀皇妃两腿大张,底下的娇花颤抖地开开孔雀皇妃亦不避羞,就睁大著一双水汪汪的美目看著皇上,似乎埋怨皇上的刻意松手,任由著那白稠的花蜜细细地从那花孔处流出,沾湿了黑滑的地面

「爱妃可真是不小心啊看这花蜜流得真是浪费了」

用一手中指细细摩擦了下那两片花核间的中缝,待那花汁沾湿了整根中指并呈滴落状态後,又将中指伸到孔雀皇妃的红唇处

孔雀皇妃极受迷惑地先是伸出一小截舌头舔食掉那滴落的水滴,慢慢的红舌越伸越长,将整根中指舔了个遍,最後更受到中指的诱惑一般,伸手扶住皇上的手臂,将整根中指含入自己的口中舔食弹动,空腔内的银液也随著皇上中指刻意的搅拨,从嘴角流泄了下来,孔雀皇妃娇斜著眼角看著皇上。神情淫荡得

「朕最喜欢看到爱妃这样的神情,如此迷人爱妃就如此饥饿吗?将朕的手指都吞了进去「由著孔雀皇妃上面的小口,流连到孔雀皇妃下面的小口,皇上眼里的笑意更深了,「那下面的这张小嘴是不是也很饥饿呢「一边说著。一边用另一只手三指捏住一颗用内力稍稍降温後的石头,抵住那小小的花口子,微微使力扭动著

「呜呜」

受到刺激的孔雀皇妃连连扭动娇臀迎著,微闭著眼睛,对那中指的吸允得更紧了些「饿饿啊皇上」

「既然如此」

皇上将那石头沿著些许开的中缝推进一些,便向後抽,如此几下,挑起了孔雀皇妃的兴致後,便将石头连那中指也一并抽离了孔雀皇妃,他将石头压在孔雀皇妃丰满的双乳间擦弄著,石头坚硬地压迫著孔雀皇妃的胸腔,她大张鼻息,看著皇上面带一丝如残忍戾色的神情,看著横陈在地的她,嘴里吐出:「既然爱妃如此饥饿,朕就将这两颗石头赐给爱妃解解馋吧用你下面的小口,吞了它「

第22章

孔雀皇妃拿起两颗仍温烫得紧的灵石。躺在了地之上。这里的地面也是经过处理的,修建之时,按照御医的提议,将这一方角的地面镶嵌了许多像灵石般圆润的玉石,旨在刺激人体脚处的穴位。如今,孔雀皇妃躺在这样的地面上,一股子的压迫劲由背部传来。

孔雀皇妃躺下後,大敞著双腿,将阴部面向著皇帝,一股子淫水由著隙缝流至她的臀沟处,她看不到皇上在目睹微微润湿的菊花口後更加幽暗的眼神。

她伸手向下,慢慢穿过微微隆起的肚丘,伸向丛林里隐秘的娇花,她知道皇上正在看著,所以她要表演得更加妩媚。无骨的手臂如银蛇一般弯曲扭动,伸出两指如银蛇吐信,直爬梳过那茂密的阴森从草,她曲起一指,指尖先是刮弄著右边的花瓣,接著两指拈起那阴唇扭动两下「呵呵」

喘了

口气後,伸出两指将穴口像两边撑开,另一只手则将硬石慢慢对准洞开的黑穴温烫的石身将花瓣蕴煨得更加疼痛,但也更加刺激了饥渴的孔雀皇妃,只见她双脚爪紧脚下的凸石,膝盖骨向两边大大开去,腰臀随著石头慢慢的深入而一点一点的挺起,「啊好烫好硬啊皇上」

皇帝高高站在一旁,俯视著底下扭曲的肉体,「喔那爱妃你说,是这石头硬,还是朕的龙根硬啊「「硬啊龙根」

被石头烫煨地无法思考的孔雀皇妃,仅仅听到龙根的字眼,下身的小穴就一个不住的收缩,「啊进去了,进去了」

那原本已经进入到一半的蛋石,竟让那小穴如顽皮小孩一般,一个不留神,整个滑碌碌的咽了下去好刺激,好刺激孔雀皇妃止不住得高高挺起下身抖动著,因为有硬物的闯入,并冲撞著软嫩的内壁,那肉穴就好像有自己的意思一般,紧紧的闭收缩,又因为那灵石的热度,滚烫著内里的皱褶,一种紧紧的压迫,一种火烧火燎的烫疼,两种不同的感官直爽得那孔雀皇妃不顾任何形象的在皇上面前用力喷射,那淫水直直射至皇上的脚边。

皇上看到那不需任何人的碰触都可以爽至如此的淫荡妃子,不但不恼怒,仍饶有兴致的看著,他伸出一脚,用那大脚麽公轻轻的压住那仍喷射的激泉,那些个淫水亦真如被泉水被大石堵住了一般,转而由两边细细的喷射水花舍不得那快乐的滋味,淫荡的孔雀皇妃竟然挺动起下身,用那小口摩擦起皇上的大脚麽公。上下上下好爽,好爽啊

见如此,皇帝可不愿那精致的演出知道一半,他脚上稍用点力,竟然向下做踩踏动作「啊」

孔雀皇妃尖叫一声,那小穴差点将那皇帝的脚公都吃了去「爱妃,别停下还有一颗石蛋呢」

孔雀皇妃稍稍抬起头,些许凌乱的头发汗湿地贴住脸庞,她看著皇上嘴角上弯,明显的兴致正浓,不敢怠慢,另一颗石头也紧紧的抵在那微微张开的小穴口

有了一次的经验,小穴这次倒也不那麽排斥硬石的进入她将那石蛋以扭转的方式进入穴口,不消一会,那慢慢适应的花穴便将那硬实吞了入内「恩」

可是那两颗石头是一条直线一样,前後相接,後面的那个石头直将前面一颗石头深深向内顶去直逼迫至了花宫口处酸慰的感觉立刻刺激得孔雀皇妃的脊梁骨都给绷疼她膝盖骨紧紧并拢,侧倒在一边,已经顾不得是在皇上跟前两手握住双乳向内靠拢,狠狠的握搓而那白嫩的大腿也在不住的前後摆动,摩擦著,从底下看去,两片红肿花核时隐时现,甚是迷人

那孔雀皇妃就这样倒在地上扭动著,迷湿的双眼连皇上的身影都对不上了,嘴里直嚷著「哼啊皇上,臣妾的肚子里好沈啊救救臣妾,救救臣妾「

第23章

「爱妃放心,朕会好好救你的」

皇上看著地上扭曲的那个女人,红烫粉糜的身躯,扭曲著,像颗煮熟的虾子双手曲在胸前死命地揉捏著双乳,底下的小穴被石蛋撑得微闭不的小缝这女人身上的一切都是都是那麽的淫荡迷人想到此,皇帝的龙根也都忍不住高高地翘了起来,直顶上肚脐眼那麽高

他走到一旁拿过几条毛巾,叠在地上,将孔雀皇妃翻趴过来脑袋枕在毛巾上,黑发铺了一地,全身贴紧地面的趴著皇上在孔雀皇妃胸背一按,她的双乳便紧紧地压在地上变了形,乳尖被两颗圆凸起的石头硬硬地抵触著,「啊好痒,好痒」在腰背用力一按,软软的肚子便紧紧

的紧压地面,「啊 好硬。受不了了皇上」皇帝看著不满的孔雀皇妃

低笑了声握紧孔雀皇妃的膝盖窝向上弯起,弄得像青蛙腿一样,将其也紧贴地面後,最後在孔雀皇妃的臀後用力地按下去「斯碰到了,碰

到了皇上啊「孔雀皇妃的花丘就整整地压在地面上,只要花缝稍稍裂开,里面的蛋石便可以碰触到外面的凸石

「爱妃,你先别叫得那麽兴起还没到那个爽处」

皇上拍了拍孔雀皇妃鼓起的臀肉,白嫩粉红的臀丘中间一条湿滑的臀缝,并接起正如一颗熟透的大水蜜桃似的

皇帝将那个水蜜桃由著中缝向两边掰开,用麽指指甲骚刮著内缝里最稚嫩的膜肉,看著那里被淫水浸湿得光滑透亮的,还有那不断蠕动的圆形小口,想必是那淫水也将它浸泡得瘙痒了去

皇上看到此,忍不住便将那胀大的龙根沿著那掰开的隙缝上下顶弄磨戳,毫无规章,时不时将那肿硬如石的龙头顶弄到那皱褶圈「爱妃,今日里可有将此处洗净了,等朕的宠爱「「有呵皇上,臣妾每日都有将两处小穴洗得干干净净的,就为了就为了服侍皇上啊「孔雀皇妃在皇上的压制下,不住地小幅度扭动的娇臀,用刺激得提溜的小口不断追著皇帝的马眼处想必平日里也是个好此处耍乐的人

等待不住的皇帝,扶住那硕大的龙根对准了皱褶的小口,狠狠的一戳「唔疼啊「想必那皇妃的菊花小孔,平日里不多受到临幸今日,那皇帝突然兴起,将那龙根往那尚未完全开的小口直捅而入把孔雀皇妃痛得是死去活来

可妃子是皇上什麽人,充其量不过是个名号响亮点的宠奴罢了,平日就为了供皇上耍弄淫乐的事儿这皇帝哪里管得你倒是痛是不痛如今,皇帝这一捅,仅将那硬实的龙头捅了入去,便使那原本蜷缩在一起的皱褶全拉了个直薄薄贴在龙柱上的细肉,紧紧地被那如船锚般的龙头含裹住。

皇帝一个蓄势,将那钩锚的龙头连那一圈的薄皮肉微微拉起,腰臀一个使力,向下压去,那龙柱便去了一半孔雀皇妃裸露的身体被直直冲撞向那凹凸不平的地面,乳房,小腹,花丘,三处敏感点无不受到此力道的强烈撞击而疼痛著。

尤其是如今那比平日里异常敏感的花穴,受到内外硬实的压迫,花埠肉更是鼓鼓的压在那凸石上,就像摔伤了红肿胀痛的经脉再次受到外来强烈的压迫刺激一般,一股尿意在此时便直直向那沈胀的腹下逼迫而来,底下的隙缝微微张开,包含不住的蛋石扣撞在地面的凸石上,「嗑」的一声翠响。那皇妃连喊叫的气力全没了,只得死死地咬住底下的毛巾,两行滚烫的热泪控压不住的滑落下来

第24章

「恩你的小菊花,紧得很给朕松松」

说著便双手压按在孔雀皇妃那两条大腿上,一下一下地耸动起结实健美的臀部由於小穴过紧,那粗壮的龙根每次只能是一小截一小截的进入,近处观看,那原本紧收在穴内的红肉,如今随著龙根一次一次的进入抽出,只能是一次一次地被翻开来,又给捅去

拉扯的红肉,牵扯得孔雀皇妃的太阳穴都不住的抽疼她知道要让皇上自己慢下速度是不可能的,也唯有靠自己的使力了。

她慢慢地由肚脐眼那吸气放松,好适应皇上的粗大,吸气间,自不然抽动著那前面不断开的浪穴,两颗滚烫的石头一颗紧接著一颗的撞击著花宫小口「啊」

仿佛前後两穴同时被人操弄,酸慰的感觉刺激得她也松了口,一声声娇吟起来

见孔雀皇妃开始放松享受,那原本紧缩的後穴也逐渐松软开来,还分泌出如淫水的粘液皇帝耸动的力度开始加大速度由慢至快的变换著隔著一层黏膜,他感觉到了前穴里滚动的蛋石此时,龙头用九浅一深的力度撞击那蛋石,那孔雀皇妃便会在被深深撞击的一刻,尖叫一声那後穴就会又缩得更紧,一圈圈的扎住龙柱,直爽得那皇帝头皮都麻了去

此刻,两人都深深得感受著这蛋石带来的乐趣,孔雀皇妃随著皇帝的撞击,在地上一冲一冲的,她不但不觉得疼,还努力地压住自己的上半身,大力的摩擦著地下的凸石,直到那乳尖儿红肿得几近破皮仍不休止嘴里还不住地哀叫著,「艾艾用力啊,皇上用力啊您直把臣妾给爽死了臣妾好爱你啊「听到如此的一番淫语,那皇上更是把那龙根往那红番,红肿,红透了的菊穴里死命地撞去,只让那龙根深入得与孔雀皇妃的菊花孔无一丝隙缝,两个鼓胀的囊袋「啪啪」地拍在她屁眼的四周

「啊艾皇上」

直到孔雀皇妃突然大喊一声,後穴紧紧的一缩,那小口直紧到那皇帝的窄臀急忙地一定,死死地插在那不住抖动的蜜穴深处心想著:这骚货,差点就让你给吸地泄了去

原来那前穴里的蛋石头,在被碰撞滚动间,竟无意间擦过孔雀皇妃前面淫穴里的一块软肉,连续的几下,被那虽然光滑但仍显粗糙的石面摩擦过那穴内的一块至嫩的软肉,叫那孔雀皇妃怎能抵挡得住,内里一阵阵酥麻的收缩,一股阴液已不受控制地喷泄而出,那力度,直把蛋石都冲撞出了半颗,紧紧地卡在穴口,让那淫液不得痛快地宣泄喷发

皇上定住气细细待那阵紧痛慢缓些趁著那孔雀皇妃剩下的高潮余韵,他拉起孔雀皇妃,让她屈膝跪趴在地上那孔雀皇妃已经顾不得那膝盖骨传来的疼痛,她现在迷乱得只希望後头的男人能更用力操弄她的後穴,让一种更强烈的疼痛,将那前穴里的压迫宣泄出来刚趴跪而起,便急急忙忙地摆动起俏臀,催促著「皇上,动啊使劲地操弄臣妾动啊「不消她说,皇上已经向那孔雀皇妃的後背压过去,将双手死死地握紧孔雀皇妃的肩膀,仍插在後穴深处的龙根便又是一阵死命的狠插,直往更深的穴处捅去顾不得那章法,顾不得那力度只是一阵拼了命的死捅。那孔雀皇妃亦顾不得那抓红的肩膀,跪红的膝盖,仍拼命地将那下臀向後死死的抵去如此数十下後,随著两人的一声吼叫,皇上的精液如那兵营操练场上炮弹的喷发,直直射入孔雀皇妃後穴的深处享受到极致的皇上一声大喊,「朕的爱妃为朕开屏了去」

那孔雀皇妃突地紧咬住下唇,倒在毛巾之上,那仍被插住的後臀晃动地厉害,下腹紧紧收缩著,极力向外喷发的阴液终於是将後面的一颗蛋石冲了出来,「彭」

的一声响,蛋石被冲撞在地面上,半数的阴液喷出,极快

速地冲刷著红肿的花唇

随著一声舒爽的闷哼,绚丽高潮的火光冲击在孔雀皇妃的目前被皇上紧紧握住而高高翘起的臀尾处刹那间,竟然发出一道七色的彩光,如孔雀开屏般一扇如水晶般透明但华丽夺目的尾屏,在空气中隐隐晃动,炫目多彩

第25章

当皇帝在到澡池时,小小的龙喜几乎都睡著了皇帝先将

龙喜抱上池边软榻,自己清洁完毕後,便让外面的宫女进来清洁仍处於晕眩当中的孔雀皇妃。

白浊的精液如冬雪覆盖著孔雀皇妃的丘臀之上,宫女们见惯不怪的直接伸手入孔雀皇妃的前穴掏出硬石,再扶她到澡池里清洗此时,皇帝已经抱著龙喜离开了澡池

廊间,龙喜惺忪地醒来他揉揉眼睛,「父皇,你和母妃要办的事情办好了?「「恩,办好了」

「父皇,为什麽您老是要在母妃面前露大鸡巴呢?」

还用鸡巴对母妃花穴捅来捅去的,父皇的大鸡巴老是痛吗,找御医看看会不会好点龙喜越来越困,说话也含含糊糊的

「因为父皇喜欢你的母妃啊将来小喜也是要当皇帝的,为了乌国的繁荣,小喜长大後,看到喜欢的姑娘,也是要将小鸡鸡露给她看的喔「然後还要用长大的小鸡鸡对她的花穴捅来捅去的才行。

「是儿臣谨遵父皇教诲!」

小龙喜终於抵挡不住瞌睡虫虫的诱惑,将脑袋耷拉在他父皇的肩膀上,睡著了

刚刚皇帝说的那麽一大段,其实他都没怎麽听进去,除了这麽一句重点「看到喜欢的姑娘,也是要将小鸡鸡露给她看的喔」

从此以後

每当小龙喜看到宫里漂亮的宫女的时候,就将裤子扒下,露出他那娇小可爱,亲切可人的小鸡鸡

一些刚进宫不久的稍显青涩的小宫女,看到如此,总是羞红的小脸蛋,扭扭捏捏的跑开了;而那些个有些年龄,二八年华之老的宫女姐姐里,也是有许多为小龙喜所喜爱的,可每当这些个宫女们看到这个小小年纪就已经长得像一个粉雕的女娃儿的小龙喜脱下裤子,露出那小根稚嫩的小鸡鸡後,有人时,倒也是会矜持一下,可要是她们看到没什麽人经过时,就会大著胆子,伸出小手的食指对著那软绵绵,小小个的小鸡鸡调侃一番,接著就会送些小礼物讨好龙喜,让他别说出去如此一来,那小龙喜对这些个宫女姐姐就更是喜欢了

直到有一天

小龙喜在御花园独自游玩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位神仙姐姐般美丽的小姑娘她独自站在高高的假山上,一阵清风徐来,白色裙纱飞扬,甚是仙风道骨他定定地看著站在高山远处的她,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人事物她一纵而下,与自己相似的高度,让小龙喜可以看到他喜爱的姑娘那如湖水般清澈黝黑的眼眸深处梨花花瓣慢慢散落在两人周围,小龙喜觉得世界都开始围著这个可爱的姑娘转动起来

「哎你的脑袋还要转多久啊不晕吗?」

这个人真是奇怪,站著也能摇头晃脑的

「姑姑娘,你好漂亮喔。嫁给我做妃子好不好」

那小姑娘桃腮面容,一朵三角火莲点缀额前乌黑的长发在头顶盘了两个小鼓髻,两条长长的粗辫子前垂至腰间晃啊晃的,甚是俏丽

她小嘴微微撅起,看著比自己更是讨人喜爱,更是像女孩子的龙喜,拧了拧眉尖儿:「你又不是男孩?」

龙喜一听,喜了,他马上扒下自己的裤子,显示他是雄性的象征「你看,我是有小鸡鸡的喔我是男孩「

第26章

「你看,我是有小鸡鸡的喔我是男孩」

小凤熙看著眼前的女孩不,现在已经变成是男孩的男孩突然在自己面前扒了裤子,露出了他双腿根处的一条小小的,弯弯的,软趴趴的粉色小虫子突然一阵恶寒

「你下流」

故意在女孩面前脱裤子她知道那是什麽,她家里从事的就是这种相关药物生产的

一扬手,一阵黄色的轻烟从她手中挥出

「嗅嗅」

小龙喜嗅了几下,刚觉得好香,就突然觉得肚子痛了起来接著就是他捂住肚子,低头一看,「哇」的一声就哭了。

「肿了,小鸡鸡肿了起来怎麽办,怎麽办父皇不是说它长大了以後变成大鸡巴才会肿的吗?怎麽办,怎麽办「小龙喜一个人捂住肚子,在那里又叫又跳的,眼泪啪啪的往下流

小凤熙看到小龙喜这麽痛苦,好看的小脸都哭花了,又觉得自己好像太残忍了「你你不要哭了,我把解药给你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