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1 / 2)

第章

「爹,把这骚货抱起来咱俩来个双龙入洞」

驸马一边说著,一边推起公上身,只见那将军将公双腿夹绕在自己宽大的腰身,双手一抱「啊」

随著公被抱起的一个震动,在公穴内的大肉龙又不住的插

入几分。

公赶紧夹紧双腿,两手亦紧紧抱住自己公公的脖颈,以防跌落下去。。公的脑袋无力地窝在将军的肩窝,低头一看,「喝」

倒抽一口冷气,赤黑的大肉棒深深的插入自己体内,粗黑的男性耻毛如坚硬的丛草一般,自儿是如何吞下此等巨物?刚刚躺在案桌之上,不曾可细看,如今一见,此巨物撑得肚腹如隐土地龙一般,直插到心窝之地了如此想来,公便又忍不住得吸了吸腹直把那巨龙又吸进几分,倒弄得那将军又有了几分疼爽了去。

「斯这骚货,刚抱稳便弄疼你公爹夹稳了,一会也让公爹好好弄弄你「南征将军调整一下姿势,便在那驸马的眼神指示下抱著公走到一旁粗大的房柱边上。

随著走动,将军已开始了大幅的抽插动作,只爽得那公仰头直叫,每前进一步,那肉龙便进穴愈深,更不时搅动著腹中的淫水。让那公不得一刻消停。待走到那柱旁,将军更就将那公後背抵在那柱上一顿好插,那淫水一路不曾停过,一道水迹由案桌直至两淫兽的交。

「啊公爹公爹好猛啊直操死你儿媳我了」

公不住的抽著气,被震动得像要断气一般淫叫著,「受不住了,受不住了公爹稍慢些啊「「小骚货,瞧你浪得那样」

听到此,将军抽插得更紧,更在进入到深处时,用力钻磨一下,方抽出,再猛力插入去,如此几番,公更是连喊叫的气力也没了

将军双手牢牢握住公的臀瓣,突用力向两边一掰,露出了那从未被侵入过的粉嫩菊花。将军将两瓣臀肉掰直了去,那小小的菊花便抵在了房柱表面突起的龙纹雕饰上,随著将军的奋力的插入,公的小菊花也不住的摩擦起了房柱上的龙纹。

「呜呜不要不要受不住了」

嘴上已没了气力的公,只得低头埋在将军的肩後频频摇首,十指紧紧扣住了将军常年练兵而起的厚实肌肉,她从未想到那臀後排便的小洞竟会让她如此亢奋,直叫她死了去。。

将军仍不肯让公好过,随著几下奋力的抽插後,他将公的摩擦得少稍些红肿松软的菊花勾住在了一处细微突起的龙纹之上,便使肉龙对准了公穴内的一处软肉,捅了过去,一下,两下,三下很快,公便张口,狠狠的咬住将军的肩膀,「唔」

闷哼一声,公全身的气力如同全到了那下腹一般,连呼吸都没了,只有那大腿死死的绷紧,高高地提起翘臀颤抖著泄了又泄了

数秒後,公如瘫软一般,向後倒去,只靠著将军的气力挂在了他的身上,半阖著翻白的双眼,再也没了神气一般的望著皇宫高高的绚丽天花。

那将军因早前射过一次,这次虽未同公一起泄出,可他也定住了腰身,紧紧压死著公的臀肉,将两人的阴部紧紧交,密密地享受著淫穴内高潮时的收缩,此番滋味,直叫人愿为这骚货死了亦可

第2章

「斯 这骚货的淫穴怎腻如此的紧爽死你公爹也」

南征将军被那公的骚穴夹得一阵爽乐,通体舒畅的,一手捧起公那後垂的脑袋扶起,便伸出那舌头就舔弄起公的小嘴来。

将军下身享受著公高潮後的夹韵,仍短促的冲撞著公的内里,一震一震,上面则将那平日了里吃肉喝酒的大口嘶磨著公的小嘴儿,公口角处原有些银液因吞咽不及,粘附在皮肤上,那南征将军粗舌一扫,便舔食了去,再将那充满霸道腥臭味的长舌伸入公口中,与那公亲起小嘴来。

将军原就是个粗人,今日里亦不曾想过要温柔相待,他的大舌紧紧勾住公的软舌便想要吞食一般的舔刷起来,满口胡须弄得公嘴角甚疼,更多的唾液由两人的唇交处流溢而出。

原是被那高潮浸溢住的公又逐渐清醒过来,想是不曾习惯被将军这般的鲁夫亲吻,不断的摇摆的脑袋,双手无力的推拒著将军裸露的胸膛。将军倒也不恼,就只把那黑乎乎的脑袋追逐著那闪躲的娇唇,如戏耍一般。

「爹,转过身去。」

身後的驸马,掐弄著龙首,双眼布满红丝,对自己的亲爹说著:「成亲以来,从未弄个这公的小菊花,今日里倒要看看,这後庭是否亦满园春色「听到驸马的言语,公的背脊不住的冒起一阵寒意,她抬首看向驸马,正想求饶,却不料对上那驸马的双眼,一时间如被那荒野里苍狼盯住的猎物,颤抖著下唇,说不出话来,就连那闪躲的脑袋也怔怔的定住了。

将军轻易地抱著公转过身去,自己背对著房柱子,然後抬臀在龙纹上磨蹭了下脊骨下方的臀沟处,「唔 」堵住公的大口里发出一声闷哼,果然舒服,难怪这骚公刚刚爽成个那样。

公此时已经无法动弹,她颤栗得等待著,等待著如刑法一般的痛楚,即使她深在宫闱,但她也是知道的,知道後庭是可以可以让男子进入的,可是会疼,会流血,甚至会撕裂得死去她好怕,真的好怕她不住的颤抖,明明深在室内,却突然如冻凉了一般。

一只大手抚摸上公的肉臀,公一僵,下腹亦紧紧一缩,「斯」

将军停下口来,抬头望了眼怔住的公,「饶是弄了那麽久,这骚货的淫穴还是如此的紧,我儿平日里甚是爽乐。「驸马但笑不语,公的骚穴如何的紧,平日里也给他玩腻了去,今日,他感兴致的是这驸马抚在公白臀上的大掌,轻柔的捏弄著,逐渐向已细微红肿的粉嫩小菊花靠近。就是这朵菊花儿平日了刺白了驸马的双目,今日,不趁此与父亲作弄坏弄熟了去,他日便不到再有这机会了。随此一想,大掌一握,四指握紧肥厚的臀肉,大麽指则由那因刚刚磨擦而细微盛开的菊花捅了进去。

「啊不啊驸马」

公後庭从未受过如此对待,一痛间,伸手向前,双腿紧夹,如猴子抱树一般,强抱住将军

「爽好爽啊」

将军的肉棒又再次给那公夹得向内捅去「我儿,再用力,用力弄弄这骚货啊「噗嗤,噗嗤的声响便又再次由公和将军的交处传来。

第3章

公紧紧攀附著将军,後庭的麽指疼得她不住的吸气,干涩红肿的眼眶内又涌现了清澈的泪水,下身被顶弄得一上,一下,随之,菊花内的大麽指即便是再没有任何作动,也深深的陷入了穴中。

驸马看著公紧绷著身躯,後穴也因紧张绷得紧紧了去,就连大麽指仅陷入一个指节,亦感觉异常疼痛,他可不想让他的肉棒受这种罪。他低头看看那因吸入大麽指而在穴口周围细微隆起如坟丘一般的皱褶圈,残忍的将食指尖利的指甲开始骚刮著那些皱褶,而陷入後穴中的大麽指也开始转动,往内里更加的深入进去。

公紧咬著下唇,呜咽的抵抗著,菊花穴始终是没有放松开来。驸马紧皱眉头,放开抓住龙身的那只手,身躯贴上公耸动的後背,然後在公耳内吹了一口气,「公,放开身去,就像刚刚那样,不然谁都不好受」

公毕竟是依赖自己相公的人,听到驸马轻声哄著自己了,转头衔泪地望著驸马:「疼,好疼啊」

哼,就是让你疼了,我才能爽了去,就该是这柔弱的模样,才能让人有奸淫的乐趣。

驸马此刻并不理会公撒娇似地言语,湿滑的舌头继续舔弄著公的耳廓,甚至将公整个耳朵含到了嘴里,舔弄得湿滑。空出的一手向前摸去,沿著那隆起的条状痕迹按弄著,不仅让将军又是一阵猛戳,就连那公也哀叫著放松了紧夹的双腿,还有那紧紧收缩的後庭菊花穴

驸马紧咬著牙根,肉龙的胀痛让他十分不好受,他现在急需要进入的公的後穴当中去,强暴她,奸淫她,戳烂她

驸马一手滑下至公交处的花穴,拈起一片花核狠狠揉搓起来,大麽指也在後穴密密的抽动著,好紧,好紧,浊重的呼吸随著驸马的舔弄而喷在公耳後,驸马粗大的肉龙也实在是忍不住得向著公的股沟撞击著多处的刺激又连成了一片

「恩恩啊驸马,轻点轻点呵」

公承受不住的向後仰去,靠在了驸马的肩膀。驸马一个用力,将第二个手指亦深入到公已松弛开来的後穴,接连戳弄

将军在前面奋力的嘶吼著,驸马再忍不了多时,在公後穴能塞入三指并像前穴一般能泌出淫水之时,张口向公肩脖一咬,抽出手指,窄臀紧缩,用力向前顶去生生将那烫实的龙头塞入菊花穴内

「啊」

前穴的顶弄和揉搓这次并不能减缓公的疼痛,撕裂感紧紧的绷紧公全身的神经,只见她如遭雷击一般,高高绷直了上半身颤动著。

但不等公稍稍喘息,驸马就将那肉头向内研磨开去,丝丝血迹沿著那顶缩入内的皱褶缝处渗出。

过於紧缩的後穴让驸马的肉棒如被绞咬般疼痛,他两手向前抬起公双脚撑在了龙纹房柱上,没有任何抽出的多余动作,便将那棒身随著被龙头撑开了的肉穴向前推去公惨叫的仰直了後颈脖,整个人疼痛得弯曲,几近变形,仍不见驸马有一丝的松懈,直至将肉身整个没入洞内,驸马才咬牙紧紧地抵住後穴深处那细麻的收缩,疼痛的压缩著他的肉身,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吻上公汗湿的後背,提臀抽出小节的肉龙後,便又向前狠撞而去与他父亲一同的节奏在公下身的两个小穴冲撞开来

第4章

过於操弄的前穴已麻痹酸痛,後穴的刺激又远远操过了自己的承受能力,生生的抽扯出丝丝红肉又生生地捅入去,玉公一时间只能如那沙漠里即将干涸的行者般大口喘息著,迷茫得任由著底下父子二人不断的激烈碰撞。

火烫的两只巨龙,仅仅隔著一层内膜的摩擦,让父子二人顿生强烈的快感。行至激动之处,将军低头就如孩童吸奶一般,吸允著公一房白乳,娇滴滴的乳尖红豔豔的,被他一个扯拉,过长的高位,让公弹跳般抖动著。

驸马一手伸至前穴,两指夹住花豆扯弄著,搓红至硬痛,公喊疼之时方休止,又一手中指潜入股缝之中,用力上下摩擦著深壑的股沟,混著後穴的粘液抠弄著薄薄的扩肌圈,两处一同的玩弄,让那公的身躯如同上岸的虾子一般,不时弯曲伸缩。

绷紧至极点的下身收缩著两穴。被两根硕大的肉棒塞得满满的,两穴的肌肉圈也扩张到了极致,而驸马仍不是将手指放入两穴之中,或同时抽插,或同时抠弄,直将那公逼疯了去。

抵不住两人耍弄的她便又泄了一。

几下颤抖之後,为满足将军父子二人惊人的欲望,她双手攀住将军的後背,两脚踏住那龙纹柱便使那白嫩肥厚的下臀摆动起来,向前挺去,便迎接将军的撞击,向後使去,便紧吸驸马的肉棒,前後使动,便是那淫穴「啪啪「的操弄声。

公下身的两嘴大张,上面的小嘴也无力闭,无法的吞咽的唾液,随著不住的哀叫,沿嘴角滑下至胸前,让那埋首在乳香堆里的将军舔了去。

将军放开被玩弄得红肿的乳尖,伸手摸了一把两人交处腥咸的白沫,便抹在公张开的口唇,随即伸舌舔吻上去。公如同捉住了水源空气一般,紧紧抱住将军的头颅,扯拉他的黑发,两舌激烈的交缠,互相啃咬著不肯放过对方驸马见状,亦伸舌不时舔吻两人的嘴角,又不时含弄著公被落滑下的唾液浸湿的下巴淫逸的味道使得三人的下身更是疯狂的摆动,厮杀得红了双眼的三人,被这野兽般的欲望交缠著如宴堂内无处不在交的众人一般,疯狂的嘶吼,不堪入耳的淫语,飞溅的白沫,腥臭的气息,甚至是殷红的血液欲望交织的大,笼罩在这年盛大的堂宴之上

「咕噜」

玉冠束发,紫色纹龙宽袍,金丝滚边,乌国第十三代龙族欢喜皇帝──龙喜,盛装赶至延续年的盛宴,不料却看到内堂如山林群兽狂野交媾般的「人生盛况」,一时间,双目巨瞪,吓得只能猛咽口水,将已一半伸入内堂的脚收了来,颤抖著下唇,向一旁侍奉的内务宦臣询问。

「龟龟 龟公公」

「是皇上 」白皙的肌肤保养得胜似女子,枯瘦的五指执一拂尘垂首应道,只是那拉长的语气透露出对这称呼的一种嫌弃。

「龟公公这到底是怎麽一事啊」

龟公公抬头望向龙喜皇帝,嘴角绽放出如莲花般灿烂的笑容,从宽大的袍袖中抽出一笔一册,明显公报私仇的写上,「历乌国一一十九年,在第十三代龙族欢喜皇帝──龙喜领导无方之下,年堂宴成为众皇族私交淫乐之所「「哎哎哎这,这怎麽著就成为了朕领导无方的事呢我都还没弄清是个什麽事呢你给我来,别走啊!「那龟公公一个鞠躬,倒退几步,脚底抹油般,赶著将写好的记录奔往那史官办公之所,哼皇帝又怎样,谁让你老叫臣那难听的称谓有机会还不整死你

「别走啊别走啊」

这老家夥怎麽地就走得那麽快,像脚底生了风似的,赶都赶不上,「你给朕说清楚,又不是朕在後头拿著鞭子抽那帮家夥在那『干』来『干』去的 怎麽的就成了朕领导无方的啊「随後而至的众侍卫大眼瞪著小眼,心里想著:这堂宴里面的人还要不要管呢还让他们光著膀子在这宴堂内继续露「鸟」?

算了,这皇上都没发话要管了,谁爱怎麽著就怎麽著吧

第5章

鹿公府。内室巨大的白色幔帘垂挂至地,室内升起嫋嫋禅香,幔纱起处,一三人交缠的身影隐约可见。

「呜征哥哥欢哥哥,不要弄了宁儿受不住」

只见一女子,面容娇小,其音甜腻如滑丝,若非玉体曲线玲成,凹凸有致,仅闻其声或仅观其容貌,必让人误以为那八九岁的孩童。并且如今,她裸身夹在两个健硕高大的男子之中,更显得体态纤柔,盈手可握。

她俯趴在前面男子的颈窝处,双腿叉开跪在男子腰侧两旁,男子两手将两条莹润的大腿握住掰至最大,让那腿根处的娇花淫穴裸露在後头男子的眼前。

後头男子单手握住女子一瓣後臀,一手握住一根如婴儿手臂粗壮的玉雕阳根在女子花穴外抵弄著。那玉雕阳具不仅阳茎部分如婴儿手臂大小,连那茎头处的雕琢亦如那婴儿握紧的拳头一般。那花穴直被玩弄得滴落水来。

「哥,宁儿的小穴始终不肯张开小口,这玉势可进不去」

明明是他耍弄的将阳具在穴前滑弄,不肯深入,偏那开口的语气里,倒是埋怨起女子的不乖似的。此刻女穴红肿多汁,明显之前已遭受过一番戏耍,只要男子稍稍用力,那玉雕阳具便可插入洞中。

前头男子亦笑笑,抬起那女子埋在自己肩窝的小脑袋,看著女子如受伤小兽般的神情,双唇相抵,轻哄著:「宁儿不愿意麽」

龙宁因情欲而红豔的双颊散发著热气,她低头不语,眼角看向一旁的矮桌,上面原本摆著的食物散落在地上,矮桌上一滩粘白的水迹莹莹发亮,旁边一盒内排放著几根大小不一的玉雕阳具,左边细小的几根,早已是入过淫水窝里了,湿漉漉的整根棒身仍泡著水,唯有右边数起的第二根的位置是空著的,而最右边一根,足足有成年女子脚踝大小。她吞咽著口水,想起之前的玩弄,不禁羞涩的小脸更加红豔. 鹿征抬起龙宁低下的脑袋,自双目散发著不可抵抗的诱惑魅力看著她,「刚刚几根一起,不都吞了去」鹿征伸舌将龙宁刚刚因欢愉而滑过泪水的痕迹舔吻干净,「乖,吞了它,欢会让你舒服的」

「征哥哥」

女子明显很受诱惑得迷蒙了双眼,轻启双唇,微露红舌邀约著男子的亲吻,下身稍稍抬起,便朝那滑漉的圆头坐下。

鹿欢眯起双眼,细细看著那花穴的媚肉层层翻开,露出埋藏在深处的一颗小红豆,他一个用力,将那粗大的玉雕假阳具向前推去,那圆头一个滑溜便卡了入内。

「冰啊」

玉雕的阳具自不比那真实的阳身温暖。娇小的浪穴虽经过刚刚几根假阳具的开发,明显扩开不少,轻易的便将此颗蛋状大小的圆头吞下,可那冰冷触感,让她不住的一个激灵,提臀衔著那玉棒子晃动起来

後头的鹿欢见到此状,两眼里冒著火光,舔了下干涩的嘴唇,将那在眼前摇摆的腰身抬得更高,低头便朝那湿漉的花穴吸允了下去

他先是在两片充血紫红的花瓣外细细舔弄,过不会,嫌不过瘾般,伸舌稍稍掀起紧贴著玉棒的肉瓣弹动著,那女体摇摆得更急,一股股淫水如溪流般滑落,鹿欢赶紧张开含住花埠,将那甜腻的花水盛入口中。

咕噜噜的吞咽声随即传入龙宁的耳中,好淫荡,好淫荡的水声啊她呜咽一声,上身再也无力支撑,瘫软在了鹿征的怀里

「欢哥哥你莫要再欺负宁儿了宁儿真的知道错了」

第6章

「喔那宁儿自己说,错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