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世媚魔传】(8)(1 / 2)

淫世媚魔传 小强 5392 字 7个月前

作者:玫瑰圣骑士

25/6/4首发: .

虽然不到个红心,但是有好多复,感谢大家。

最近出差去了非洲一直没有时间继续创作,不过现在可以继续了。

如水的复说还是淫世媚魔写得好一些,于是小女子便将淫世媚魔稍加整理,

给大家们拼读,至于是玄幻还是武侠其实淫荡即可。妾身自认为写的文章不会出

现无敌极武的情况,一定是循序渐进的。角林嫣然的武功肯定不是第一,很多

大事可都不是她做得。

本章涉及剐刑,重口居多,是一日喝了过期咖啡所致。写完后连妾身都觉得

不适,故此删去不少,可以让轻口子们观看了。

还有人问为什么不出如水了,如水在后面的十几章里,基本都是与野兽媾和

的场面,不写剧情不符,写了我就会被管理员关入黑屋。现在正在商量怎么办呢。

为防止大家把我忘记,特赶紧发布媚魔传,以为吸引眼球。

最后大家有什么建议请务必留言,妾身必结草衔环等待子们的怜惜。

最最后,5个红心,个复妾身就继续哦。么么哒

第八章美肉施剐

林嫣然美睦含泪的看着这个曾经的家,这个给自己带来快乐、荣耀和富贵的

林府。那个时候每次出入都是门庭奢华,家奴护卫前呼后拥好不气派。可是现在

……

「噼啪 」「呀,嗯 」短小的马鞭狠狠地抽打在林嫣然光滑赤裸的屁股上,

打得林嫣然一声娇吟。

「到家了还不都都给杂家走慢点,屁股都扭起来,奶子上的欢铃都荡起来。

让你们林府原来的那些仆从好好看看你们的骚样。」一个身穿白衣的小太监

收抽打在林嫣然香臀的鞭子后说道。

林嫣然过俏脸看了这个以前连正眼都不会看的卑贱小太监,美睦中在无奈

的同时也多出了一丝丝的怨恨,然后轻轻的摇着胯部,好像一个胡女一样将小蛮

腰扭动起来带着上身本就丰满傲人的两团羞肉颤动起来。

作为一个已经认命的女人,一个在黑竹淫狱中被男人尽情蹂躏的女奴,裸身

游街本就是极大的羞辱,现在还故意让自己光着身子,乳头上戴着欢铃铛在自

己原来的家前走过。而且还要扭动腰肢,咣当丰乳让乳头拴着的欢铃铛发出羞

辱声音。

林嫣然直直的盯着在林府内一处华美的三层绣楼,那上面还的点着上元节的

红灯笼。那是她自己的绣楼,从离开乳娘就住在那里,绣楼里面有着太多太多的

忆。与现在的悲惨境遇相比,那些记忆任何一种都是美好的,依稀看到绣楼窗

户上面的绿蓝蜀锦窗帘还是她在年前和丫鬟巧儿选的,望着这些熟悉的情景仿佛

现在的苦痛仅仅是南柯一梦。可是又看看自己裸露的丰乳酥胸,还有后庭内插入

麻痒的辣椒,被皮鞭抽打痛楚的翘臀和裸背,那种清晰的感觉似乎在告诉自己原

来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美梦。

原林家府邸依然秀丽壮观,那绣楼依然尽显着豪门的奢华,原林府大门口几

盏灯笼仿佛一张张笑红的脸,看着这些双手反绑赤身裸体的女囚,这些原来的

子们哀嚎浪叫着去享受女人能想到的痛苦极刑。

当游街队伍即将离开林府的时候,其他的林府众裸女犯,要么好像林母一样

不时偷偷望林府一眼默默的哭泣,要么好像薛天澜一样闭上美睦轻轻娇喘紧锁黛

眉,要么就好像林月然一样被身后的皮鞭逼迫着媚笑的给每个林府里的家奴院公

请安。只有林嫣然在林府和自己的绣楼马上离开视线的时候,突然驻下赤足轻叹

一声哀求说道:「唉 ,以后看不到了,让我再多看一眼吧。」

等待她的自然是抽打的裸背上的皮鞭,「嘻嘻,多看两眼也行吧。如果不死,

以后你最好结果也不过是在西市平康里当个光屁股接客的下等妓女,怎么可能再

来此地呢?」一个黄衣公公用马鞭抽打林嫣然时嘲笑的说道。

「是呀,在长安官妓院就那么几家。平时里面待罪的妓女不许穿衣,前几年

脚上还要带着镣子,是不能离开平康里半步的。还是多看一眼算一眼吧,省得将

来被肏得忘了你是谁,哈哈。」白衣小太监讽刺的说道。

「嗯,记得懿宗时,被官卖的乔夫人吗?」黄衣公公说道。

「记得,怎么不记得。当时还是我压着她去的官妓院呢。哎呀,走到自己府

门前死活不走啊,抱着棵树那个哭啊,说什么自己多刚烈贞洁死也不会从的。结

果去了窑子待了不到两年,等大赦的时候,我去平康里宣旨接她,这个婊子连衣

服都不会穿了。」白衣太监说道。

「乔夫人就不错了,虽然现在被赦,有时候还去当暗娼赚些贴补,但也终归

没离开长安衣食不愁。我年轻的时候,有个叫秦月莛的女子,那可是我这辈子见

过最美的女人啊,那腰条、那奶子。可惜,不知道发配到哪里去了。」黄衣公公

遗憾的说道。

平时长安西市从早上解除夜禁时开始就是人声鼎沸,推车担货的商家、伙计

络绎不绝。不过今天西市里更是热闹非凡,所有酒馆茶肆都人群爆满,因为今天

是朝廷出大刑的日子,这几天连夜在西市宽达十丈的街上搭建了两处高高的刑

罚台。

时间已至巳时(点左右),人头攒动的西市突然一阵骚动。「来了,来

了。光屁股游街的娘们来了,快看看,快看看。」人们呼喊着的声音有如潮水般

的扩散着。

「哎呦,哎呦 」林嫣然轻声的呻吟着,足足两个时辰的裸身游街让林嫣然

这样年轻的女子也很吃不消。屁股已经被皮鞭抽打得一条条满是红痕,乳头已经

被欢铃铛拽的红肿,反绑的双手也已经酸麻失去知觉,修长的双腿也在微微的

颤抖着,只有肉穴里不时流出的淫水依然滑腻充足。疲惫已经冲淡了些许的羞耻,

但是在初春的寒风中,林嫣然的俏脸依然羞得通红。

在几万人的关注中,那该死的铜锣有再次敲起:「佞臣林泰糼一家女眷一十

三人,聚众淫乱、与家奴通奸、与猪狗媾。天理不容,犯十恶不赦之罪。据北

衙新规,光腚游街示众……」。

林嫣然等躶刑众女在鞭子的驱赶下,只能扬起俏脸一边在差官的宣罪下一边

好像一个接客妓女一样冲着看热闹的姓媚笑着。光着身子被几千双眼睛盯着的

滋味只有试过才知道,即便觉得已经适应躶体游街的林嫣然也局促不安的夹紧雪

白的大腿,她看到这些喘着粗气的眼神中几乎全是原始的欲望,几乎没有有无奈

和同情的目光。

「呀,不要。」一根手指突然穿过林嫣然白皙的腿间,一下插入她的肉穴里。

林嫣然一声惊呼,不停的扭动着身子想摆脱这根手指,但是那根手指就好像

乳头甩不掉的乳铃一般,随着林嫣然扭动的翘臀不停地在她的肉穴里挑逗着。

在林嫣然身后的白衣小太监突然拔出林嫣然肉穴中的手指,带出了一滩黏黏

的淫水后,在她羞得通红的耳边阴柔的说道:「快到了你们丢人显眼的刑罚台啦,

而且这么多老少爷们看着你呢,怎么能不再浪点呢?」

说罢,这个该死的小太监居然将沾满淫水的手指高高举起让四周的人群观看,

一下子更多的目光落在了林嫣然赤裸且微微颤抖的娇躯上。同样的其他躶女也被

身后白衣小太监,用各种手法调教着。眼前的林母,就被要求撅起屁股掰开翘臀

的两片肉瓣,让屁眼里插着的朝天椒被万人观看……

经过刚进西市的一番调教后,众裸女犯都强打精神在北衙太监的驱赶下,在

人群嘲笑、贪婪、色眯眯的目光中缓步走进这个长安城最繁华的集市。

西市与东市不同是普通姓购买衣、烛、饼、药等日常生活品之地,这意味

着有更多三教九流的人在观赏这个闹剧。西市更是胡人买买的聚集地。林嫣然依

稀看到,在关注她裸身游街人群的夹缝里,十几个异域风情的胡女同样赤身裸体

乳头上戴着铃铛站在一间酒楼前的接客,不时有性欲大发的男人走进胡商妓院,

显然今天的躶体游街让西市胡人妓院生意好了几倍。要是能活着,就算过着这些

胡女接客的日子也是好的呀。林嫣然痴痴的想着。

「唉 」随着林嫣然的一声轻叹和一串乳铃的荡漾声,众多裸女终于看到了

今天的目的地,远远的南北两座高达一仗的邢罚台。当林嫣然看到那邢罚台上的

木架和站立的刽子手以及那明晃晃的大小尖刀时,本就心如鹿撞的她更加的紧张

起来。虽说现在生不如死,但真要死的时候谁又能不怕呢。

再走近一些,那南边邢台上传来的渐渐清晰惨叫声更是吓得众裸女犯两腿发

抖。原来林家男囚早在半个时辰前就已经开始行刑了。由于离得比较远,看不到

邢罚台木架上吊着的几个赤裸男子是谁,只见几个身穿水牛皮裤、光着上身、头

戴红绸的刽子手,拿着锋利的牛耳尖刀,每在一个男人身上划过时那男人就发出

嘶声哀嚎。

林嫣然定睛看了一会,美睦的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原来刑罚台子上

吊着十几个赤裸男人,其中有四五个正在被用剐刑,男人的头发都被剃光,刽子

手先将犯人头皮割下一半让垂下的头皮遮盖住囚犯的眼睛,以免行刑时与刽子手

四目相对。而更让林嫣然心痛的是,每个男囚的下身阴囊都被刽子手挑开,让连

着血管滑溜溜白色的卵子(睾丸)在岔开的两腿间荡漾着……(此处比较残忍,

就不多写了,有兴趣的可以私信给我,我会把这段补齐。)

裸体的女犯人们也看到了林家男囚被好像猪狗一样屠戮的惨状,一个个都苍

白着俏脸娇躯颤抖的哭泣着。

只有大姐林月然还在扭着淫荡的屁股哀求着身后白衣小太监:「我的孩子呢?

他在不在台上,他才三岁啊,要不一会剐了我吧。饶了我的孩子呀。」

「你就死了心吧,你们林家男人不会有一个留在世上,女人嘛?还不如死了,

一了了。」小太监的声音有如冰水一样浇在每一个林家裸女的心上。

在众裸女的哀嚎声和皮鞭抽打娇躯的声音中,光身子女囚们被驱赶到另外一

个北边的邢罚台子上。上面同样有十几个木架子,每个木架子上都垂着镔铁的手

铐和脚镣。林嫣然黛眉微皱的看着这些可怕的禁锢刑具时,心中一阵苦涩,一会

就要在这些木架上被这些手铐禁锢然后被剐了吗?那一定是十分痛楚的呀。

「大人,女犯都齐了吗?」行刑官穿着一身青色官衣问道。

「嗯,一行十三女犯,游街已毕。」黄衣公公轻蔑的看了一眼行刑官复道。

「那请公公歇息,下面由下官动刑。」青衣小官客气的说道。

「慢着,杂家这里有皇帝的赦书,先让这些贱奴跪好,你先慢着行刑。」黄

衣公公跳下骏马慢声细语地说道。

「那还请公公上坐喝茶,小的这就安排。」青衣小官恭维的说道。

此时众裸女犯都齐刷刷的直着上身跪在北边的邢台上,那一排圆滚滚的丰满

奶子让众人大饱眼福。这些该死的刽子手有意的将女人跪着的方向冲着南边的邢

罚台,好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亲人如何被活活剐死。

林嫣然跪在粗木打造的邢台上,双膝感受着那粗木毛边的摩擦,隐隐作痛的

膝盖让她想到了着半个月在黑竹淫狱中双膝跪地撅着屁股交欢的苦楚。而更让她

苦痛的是对面南边邢台上那稚嫩男生痛苦的哀嚎声。

想必是林长筎的叫喊声。看到这个自己一奶同胞的,同样血已经流干的

头皮被扒下耷拉着盖住眼睛,可以看到脑壳上的血管顽强的跳动着,双腿间的肉

棒已经被尖刀从中间竖着一份为二的惨样,那刽子手也是老手,顺着血管下刀,

即使已经从中间一份为二,林长筎的肉棒依然充血挺着,只是变成了奇怪的丫字

型。把目光从林长筎可怜下体收,对于这个林嫣然有种特殊的感情,自己

是她的第一个女人,也可能是他唯一的女人,虽说是在黑竹淫狱中被逼迫所致,

自己依然可以将这个未成年的当成现在的夫君了吧,只是不知道那次交欢是

不是让林长筎爽快,如果现在让自己和这个可怜的交欢……,想必自己也是

会动同意的。

看着受刑哀嚎的夫君或者,那种感觉,那是一种悲伤到极点的感觉,看

到夫君被毁的肉棒,一种失落的感觉充斥着林嫣然的心头,没有愤怒也没有

伤悲,而是一种让人发疯的闷痛,一个个慈爱的亲人就这样在尖刀下被切割直接,

一个个林家复仇或振兴的希望在眼前破灭,留下的只有绝望,冰冷的绝望。

几个刽子手将众裸女犯反被的双手打开,林嫣然感觉双手一松失去知觉的双

臂一阵酸麻。紧接着又是一声轻轻的娇呼,原来一只大手将在屁眼里折磨自己很

久的朝天椒拔了出来,带出一滩发红的汁水,突然在一阵麻痒的刺激下让林嫣然

的阴道抽搐了几下,几滴粘滑的淫水顺着蠕动的肉瓣滴落在粗糙的木上。

「看你浪的,看着自己的老公()被剐也能下面流水?」刽子手轻轻地

拍了拍林嫣然发红的美臀,轻蔑的嘲笑道。而林嫣然更是羞愧的低下了俏脸,她

看到跪在她旁边的林母恶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虽然林母的下身也有一滩淫水

……

很快刽子手又给每个女囚纤细的脚腕上戴上了粗重的脚镣,林嫣然感到自己

细嫩的脚腕一紧,一阵阵刺痛着细嫩的脚踝。

「哎呀 大人,请你给贱奴脚上的镣子松几扣,痛死奴家了。」林嫣然对着

刽子手哀求着。

「一会就不痛了,给死刑犯上脚镣只有死后才能松开,这是规矩。一会我把

你的奶子切片剜下来的时候,你就觉得脚痛根本不算什么了,嘿嘿 」刽子手朴

实的答吓得林嫣然脸色惨白。

等到十三个裸女都带好刑具的时候,那个黄衣公公也喝完了茶。只见他大摇

大摆的站在众裸女跪着的身前,背后就是北边被剐的林家男囚。

「皇帝手谕:林家罪该万死不容宽恕,当以极刑处罚。但朕刚登基不久,为

全天和,不杀六六三十六人以上,特赦你林家女眷五人不死,其余不留。」黄衣

公公阴柔的声音说道。

「五人不死,就是有五个人不会死了。」林嫣然突然想到,就在黄衣公公的

身后,男囚刑罚台的剐刑依然在继续,那个吓人的场面让人不寒而栗。

「这可难为杂家了,你们这些贱妇可有求死的吗?留下五人即可。」黄衣公

公那双小眼看着十三个裸女问道。

「请问公公大人,哦不,贱奴该死,亲爸爸大人。如何死法?」薛天澜抬起

苍白的俏脸问道,刚一开口称呼就知道错了,因为在黑竹淫狱里,我们这些淫奴

都要称呼这些黄衣公公为亲爸爸,特别是有着皇族血脉的薛天澜更是要求她媚态

生的含羞称呼。

「嗯,这还差不多,死法与那边一样,剐了。你看看今天如此多的姓来看

你们裸身受刑,怎么能让大家伙失望呢。嘻嘻。」黄衣太监小眼一瞪,故作女态

恶心般的说道。

众裸女互相看看,若是死得痛快也就算了,这种剐刑死法实在是让所有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