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世媚魔传】(7)(1 / 2)

淫世媚魔传 小强 5193 字 7个月前

作者:玫瑰圣骑士

25/3/25

第七章光腚游街

大唐黑竹淫狱,一个身无寸缕的女人淫荡的跪卧在甲等苦狱湿滑粘稠的地

上,女人五官精致长相绝美画着浓重的贵妃醉酒妆,她美丽的柔颈上戴着粗皮的

项圈,纤细的手腕和脚踝上都有因长时间戴着铁镣而磨出的红痕。美丽女人完全

无视狱卒们的围观,一双丰满的美乳就这么随着女人小蛮腰的扭动而微微颤动着,

女人粉嫩乳头上淫荡的穿着粗糙的乳环,一串小铜铃拴在那乳环上被颤动的丰乳

带动着发出让女人厌恶的叮当声。那个女人正是林嫣然,她正黛眉微皱的看着自

己的食盆。

一个搀和着肥肉和油腻汤汁的铁盆放在自己面前,这里的食物要比前几天的

更加的「丰盛」些。听这里的淫奴们说,平时是吃不到这么好的饭菜的只有给公

公们表演很「累」的节目时才会偶尔被赏赐吃些不是泔水的东西。

「大爷,一会要剐了奴家吗?」林嫣然一边用柔荑般的纤手将那肥腻的汤汁

抓起放入檀口一边楚楚可怜的问道。

「谁说要剐你的,一会游街。」一个狱卒不耐烦的用鞭稍抽打了一下食盆说

道。

「那游完街呢?」林嫣然骨气勇气继续说道。

「淫水儿流,你赶紧吃,要不给你灌进去啦!」另一个狱卒一边嬉笑一边说

道。

或许这是我最后一顿饭了,林嫣然一边用手抓着犹如泔水般的饭菜一边流着

泪想到。一个吃了一半的元宵被她抓在手上,她直盯盯的看了半天,因为羞耻而

微红的鼻翼轻轻颤动着。去年的端午节自己在醉仙楼上吃的上好的红豆馅元宵,

那时自己是个贵胄之女酒席上长安各大纨绔子几乎到全,谁人不给长安美艳佳

人林二小姐打打溜须啊。

可是一年后的元宵节里,在这个只有在骂人时才提到的该死淫狱里,自己却

在这里被男人轮奸然后强迫和自己通奸后被打成十恶不赦的罪行,现在只能

不知羞耻的光着身子撅着屁股在一群不认识的男人前媚笑着吃着赏赐的酒楼泔水。

在这甲等苦狱中,不得穿衣无论做什么都要光着屁股,每日都要戴着沉重的手铐

脚镣不是为了怕自己逃跑就而为了让女人受苦,还有每天都要和男人交配不停地

交配,林嫣然感觉到这些日子肉穴里抽插的肉棒的次数要比自己开口说话的次数

还要多,最后还要游街,天啊……

昏暗的黑竹狱的走廊,当初建设他们的是大隋名臣杨素,可是已经化为尘土

的杨素可能不会想到,当初他用做反叛的皇城地下隧道里会成为天下最黑暗最淫

荡的地方吧。林嫣然看着漆黑尽头的廊,扭动着赤裸的翘臀在狱卒的牵引下好

像母狗一样的跪爬着。今天的食物格外的油腻和饱足,这让林嫣然有些吃撑,她

一边逛荡着丰乳的爬着,一边轻轻的打着饱嗝。

渐渐的一个向上的石制阶梯出现在林嫣然面前,自己就要出去了,外面是蓝

天白云吗?自己几乎已经忘记了蓝天的颜色了,在这里只有石头的灰色、肌肤的

白色还要鞭痕的红色……。

一阵阵女人啼哭的微弱声音传来,在一个甲等苦狱与其他地牢的链接处,一

个巨大的石屋内,十几个完全赤裸的女人跪在那里。更多的女狱卒和老妈子用香

油挂垢的方法用竹片讲女人们身上的汗渍和污物清掉。

「死的时候也要干净的死呀……」一个老妈子嘟嘟囔囔的一边自言自语一边

给一个年轻赤裸女人刮污物,那女人两眼有些发呆,竹片刮着肌肤的时候几乎没

有任何表情只是呆呆的看着对面油灯上的一点火光。直到老妈子说要死的时候才

娇躯微震带动着乳头乳铃的声响。「妈妈,我想见见妈妈。我母亲是大唐公

……」女人一双眼泪滴落下来,顺着脸颊滴落在被剃光阴毛的肉穴上。

林嫣然轻轻的走过薛天澜的身边,轻轻的跪在她的身旁,薛天澜脸颊微红的

瞟了一眼林嫣然后,本想说些什么但欲言又止。林嫣然也想问候一下这个骄傲的

嫂子但是两个光屁股乳头拴着让人羞耻的乳铃还有被男人肏得红肿的肉穴的淫奴

跪在一起等待着受刑的时候,会问候些什么?难道要问昨晚你又被几个男人肏了

吗?

刮完娇躯上的汗渍和脏污后,女人们好像屠宰场的母猪一样进入了下一个工

序。

一桶几乎凝在一起的羊油摆在了林嫣然的面前。看着那半凝固好像男人肉棒

里喷出的秽物一样的东西林嫣然黛眉微皱,他们想让我把这东西吃了吗?林嫣然

惊恐的想到。

「这是吐蕃的山羊油,在吐蕃打仗时战士们将此油涂抹在身体暴露处以用来

防寒。不过贱奴们,你们可得全身都涂了,因为根据北衙新规,尔等淫乱贱女一

律身无寸缕的游街。」一个身穿白色布衣的小太监狐假虎威的说道,一双贼眼盯

着和他几乎一边大的妹妹林娇然赤裸的身上。林嫣然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姊妹光屁

股的淫奴样子,和林嫣然一样林娇然白皙的身子上淅淅沥沥的有一些粉红色的鞭

痕,还没有发育完全的美乳上同样被这些畜生穿了乳环,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难道也和自己一样犯了淫乱的不赦之罪?

老妈子们又忙碌着将这些肥腻的羊油涂抹在淫奴们已经习惯赤裸的娇躯上,

一个丰满的女人不停的将自己的身子躲在屋子的角落里,每一个望向她的眼神都

会让她羞红了俏脸。林嫣然在几双手在身上涂抹羊脂的时候,看了一眼这个丰满

的女人,自己的妈妈。两女眼神撞了一下就都纷纷底下俏脸,仿佛等待着噩梦的

结束。

一双沾满了羊油的大手在美丽的娇躯上胡乱的游走着,那些曾经养尊处优的

贵妇们赤裸着身子红着俏脸被挑逗地轻轻娇喘惠泽,白皙肌肤在羊脂的包裹下显

得油光琳琳滑润异常,在地牢火光中反射着淫靡的光芒。可以想象在大街上行走

着一串浑身摸着油脂的赤裸女人肯定会在长安引起轰动的。

一个穿着白色布衣的小公公走了过来,从簸箕里拿出了一根小手指大小的红

辣椒,然后用小刀在辣椒上轻轻的抹过几刀后,没有晒干的辣椒立刻流出了辣人

的汁水。

「田公公体恤你们这些千人骑万人跨的臭婊子们,因为现在还是早春天寒地

冻的你们要光屁股游街怕你们冻着,所以每人赐给一根产自黔贵的『朝天椒』」

小公公趾高气昂的说道。

「谢谢公公体恤,不要,哇,啊 」林嫣然哀愁的感谢这田公公所谓的体恤

的时候,她本以为这红色的辣椒会让每个淫奴吃一些,没想到两个身强力壮的女

狱卒将林嫣然翘臀扒开将着流着辣水的「朝天椒」直接塞进了林嫣然的后庭。一

股火热的感觉一下从自己的屁眼传来,浑身都因为这火辣的痛楚而颤抖着。转眼

间十几个淫奴都在后庭被插入了田公公体恤的辣椒,还要一边痛的呲牙咧嘴一边

媚笑着感谢。

嘎吱嘎吱的铁门声音传来,一股让人战栗的冷风吹过林嫣然摸着羊油流着热

汗的赤裸娇躯。林嫣然轻轻的打了一个冷战,她深深的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空

气好清新啊,少了男女交欢的那种骚味和在酷刑折磨下泌出香汗的味道,这才是

人间的味道。

清晨的天空还是深蓝色,几点不愿离去的星星好奇的看着这一串赤裸的女人。

黑竹狱的铁匾下放着十几双磨得翻了毛的破布鞋,那鞋几乎重来没有刷过,那鞋

底被人的汗水弄得黑乎乎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穿上鞋子,准备游街。」一个身穿黄色绸衣的中年太监,拿着长鞭在石

地上重重的打了一下发出巨大的声响后喊道。

林嫣然的玉臂被女狱卒们反绑在背后,初春的寒风让已经习惯黑竹淫狱温湿

的林嫣然有些瑟瑟发抖,但是后庭内的辣椒却又让她美丽的额头上浸着微微的汗

珠。林嫣然在狱卒的驱赶下走出了黑乎乎的黑竹狱大门,自己赤裸的娇躯被一个

丰满的肉体在皮鞭的驱赶下轻轻的撞了一下。林嫣然甚至能感觉到那对丰乳肉球

上挺拔发硬的乳头轻轻的在自己的裸背上滑动着。

「哦 」一个成熟的女人轻轻的娇吟了一声。林嫣然几个月内第一次如此近

的看到自己的母亲,林夫人是林泰糼原配夫人徐氏死后再续的正妻十六岁便生了

林嫣然,现时正是三十出头的好年纪,因为出身淮南大族陈家这些年又养尊处优

所以长相肌肤都有如二十几岁的青春女子,只是身材因为生下林嫣然、林娇然和

林长筎而变得丰乳肥臀一些。

此时的林夫人陈氏已经没有在林府时的端庄和高贵的贵妇样子,可能是频繁

与男人交欢,林夫人陈氏眼角眉梢总是带着交欢后的媚态,又因为在子女前赤身

露体的羞臊而美丽的俏脸总是粉红粉红的,而更让林夫人陈氏无法接受的是游街

女囚们的装饰,林夫人陈氏一个三十多岁的贵妇发髻本应该正常的朝天髻或者是

宴会的引凤髻,但是现在梳着只有丫鬟才梳的双丫髻。林嫣然深深的看了一眼这

个在自己面前光着屁股乳头上穿着环带着铃铛,下身肉穴的两片嫩肉被肏的红肿

翻滚着的女人。

「上差,能不能给……给奴家换个头型,奴家就要被剐了,奴家想梳个过门

的朝天髻就行。」林夫人陈氏看到女儿林嫣然看似可怜的目光,羞得将俏脸深深

的埋在了酥胸上,但最后还是因为羞耻而鼓起勇气用自己悦耳的声音哀求道。这

是一个贵族女人死前最后的尊严,一个被万千男人轮奸后还要光着屁股游街的大

唐贵族女人的最后要求。

「哟 ,林夫人想换个发髻,这个简单,不过你看看现在时间这么紧,一切

就从简吧 」一个身穿黄衣的太监笑嘻嘻的说道。

几个老妈子不情愿的被叫来,粗手粗脚的打乱了陈氏的双丫髻,开始从新梳

起来。

「谁让这些贱奴穿鞋子的,啊?」一队神策军护着一个身穿黄色秀云纹的大

太监骑着马趾高气扬的说道。

「额 ,小的该死,快把鞋都脱了,快。」一个黄衣太监点头哈腰的认错后,

将愤怒都发泄在了女囚身上,于是林嫣然赤脚上唯一的破布鞋也被迫脱下。沾满

油脂的赤足踩在冰冷的石上,关中三月天里还下着霜雪,林嫣然感到赤足上一

丝丝的种和自己的心情一样的冰冷。

「田大人说女囚游街要身无寸缕,身无寸缕你知道吗?就是一个布丝也不许

有 」大太监见到底下人办事不利用那尖刻细锐的嗓音怒斥道。

「不,不是这样的,呜呜 」一个悦耳的声音哀求着。林嫣然顺着声音看到

了从新打扮的母亲陈氏,就连林嫣然都羞得扭过俏脸不再看母亲的样子。陈氏本

就成熟美丽的俏脸上被梳着两根朝天辫,就好像七八岁的小丫头梳的辫子一样。

丰满的肉体成熟女人红润羞涩的俏脸上却梳着两根朝天辫子,辫子上还系着红绳。

这让陈氏在众多光腚女囚中是那么的扎眼。

在黑暗的政治斗争中互相的仇恨已经不可原谅的时候,失败的一方就要受尽

胜利者的羞辱,并且以最为羞耻的方式展现给民众。在大唐梳着朝天辫的是未成

年的小孩,只要孩子稍微懂事就会梳成未过门双丫髻,因为在大唐只有小孩和傻

子才会因为方便而梳成两个朝天辫。所以梳成朝天辫对于一个贵族女人,哪怕只

是个仆人的女人也是羞辱。

「你这个淫乱的婊子,还想死前打扮得像个好人吗?嘻嘻,你要是再想改装,

杂家就给你剃个秃瓢。」大太监骑着高头大马用马鞭指了指陈氏轻蔑的说道。

「你们这些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们,一会游街都给杂家精神点,奶头上的铃

铛都给杂家晃荡起来,屁股都翘起来就像婊子想男人那样。谁要是走得无精打采

就得挨鞭子。」大太监继续说道。

清晨冷风兮兮的吹进长安皇城的内,几只麻雀在还未长出绿叶的枯枝上被响

亮的破锣声吵得远远飞去。那吵人的破锣声在本就是王宫府邸的顺义街上不协调

的铛铛响着。

「铛 !铛 !佞臣林泰糼一家女眷一十三人,聚众淫乱、与家奴通奸、与

猪狗媾。天理不容,犯十恶不赦之罪。据北衙新规,光腚游街示众……」一个

狱卒拿着破锣一边敲打一边喊着。一旁王府大臣府邸里的家奴院工纷纷从府邸的

偏角侧门出来观望这些光腚游街的女囚。

「婊子们,把乳铃都摇起来 」一个骑着马拿着赶骆驼长鞭的白衣太监,将

手里的皮鞭临空打得啪啪响的说道。

林嫣然红着眼圈,扭动着腰肢甩动着丰乳,乳头上的铃铛叮叮咚咚的随着颤

动的乳房响动着。林嫣然厌恶的扭动着肩膀,她更希望隐藏在一群光屁股女囚中

不被人注意,可是这些该死的太监居然让十几个女囚排成一条长队每个光腚女囚

由两个太监衙役押送着,每两个赤身露体的女囚间至少间隔两丈,因为间隔距离

远所以无论在哪里林嫣然至少同时会成为几十个人关注的焦点。

林嫣然挺着翘臀忸怩的走着,肛门里插着的辣椒让她几乎无法迈开大步。开

始插入辣椒时的剧痛已经变成了那种难以忍受的麻痒,林嫣然反绑着的双手拼命

的掰开丰满的臀瓣仿佛这样会让自己好受些。每走一步那蠕动的肌肉都会让肛门

更加麻痒,但是被小太监疲惫抽打得通红的美臀的痛感,让林嫣然艰难的步行着。

「看啊,那个就是林二小姐。哟 ,这屁股扭得好骚啊。」

「上次我见到林二小姐,她还赏赐了我两个通宝呢……没想到林二小姐光着

屁股也那么好看。」

「还什么林二小姐,就是个骚蹄子而已。」

「那个小丫头是谁?」

「什么眼睛,那哪是小丫头,看那奶子就不是。哎呀,那个梳着两朝天辫不

是林夫人吗?」

「真是丢人现眼啊 」

「林夫人也光腚游街,真是丢人,怎么不一头撞死呢。」

「天生的骚货贱货呗,你看被鞭子打后还冲咱们媚笑呢。来,再笑一个 !」

那些家奴院工的话好像刀子一样,让光腚游街的女囚们臊得有个地缝都要钻

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