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世媚魔传】 4(1 / 2)

淫世媚魔传 小强 3525 字 7个月前

23/2/24

首发: 第一小说

6856字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求大爷能给奴家一个推荐勋章什么的。

谢谢大家对作品的支持,我中医学的不好可能对于内功奇经八脉什么的不是很清

楚,所以就瞎写一通还请大家不要计较哈。

最后希望大家对我的作品多提意见,给个第一小说,谢谢。我会在文学交流留帖子

的里面有我的照片哦

第四章 环佩玉乳

「嗯,嗯……」林嫣然痛苦的呻吟着,她被几个狱卒粗暴的固定在一张刑床

上,纤细的手臂和修长的美腿都被尽量拉长锁在刑床四角上,卡油的怪手不停的

挑逗着她丰满的美乳。林嫣然美丽而赤裸的娇躯动弹不得,就连不堪一握的小蛮

腰也被粗麻绳紧紧的固定在刑床的铁环上,叉开美腿间的肉缝就好像对命运不公

的抗议般不停地蠕动着。

林嫣然轻轻的闭上眼睛,她不知道一会有什么样的刑罚等待着自己。她只是

与那个甲等性奴白雅雅大声吵了几句,就被这样惩罚。她耳边除了男人在捆绑她

时的粗重呼吸声就是隔壁白雅雅痛苦的呻吟声、啪嗒啪嗒水般的抽插声和野狗的

欢叫声……

「就是这个贱奴?」铁门打开,一个身穿儒袍手拿医箱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四肢修长,身材挺拔,三缕墨髯飘洒胸前,一双细长的狐眼看到林嫣然

微微扭动的娇躯一下放出了贼亮的光芒。

「就请廖大人给这个小贱奴上点物件了。」黒竹狱管事王押司一边用手轻揉

着林嫣然的乳头一边恭敬的微微笑着说道。

「嗯,十恶不赦的淫女。自然刑不离身。不过好好的闺女为何与兄乱伦还

聚众淫乱呢,唉……」廖大人假惺惺的看着林嫣然那粉红乳晕上微微挺翘细嫩的

乳头说道。

「不,我……。呜呜 」林嫣然刚想辩解,一根木棒横着卡在了她檀口上下

牙齿之间。

「你们看着她点,一会别咬碎耻木,咬舌自尽了。」廖大人打开医箱将在地

牢吊灯下闪闪发亮的小刀小镊子还有瓶瓶罐罐拿出来,放在台子上。

「姑娘别害怕,一会就上完刑了,你身为士大夫之女从小自然三从四德但你

却淫乱不堪,或许在你作孽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了吧。」看着林嫣然害怕的楚

楚可怜的眼神廖大人用灵活纤细的手指不停地捻捏着林嫣然丰满翘乳上的粉嫩的

乳头说道。

「呜呜,呀……」一声女子痛苦的尖叫响在刑房里,林嫣然美睦圆睁的看

着一根三寸长的银针刺进自己柔嫩的乳头上,将因为挑逗而直挺的乳头刺穿,那

只拿着银针的魔手还在不停地来抽插捻着那跟银针。嘴里卡住木条的林嫣然只

能轻微的摇着被固定的俏脸,发出痛苦的浪吟声。

「我廖问九的手法怎么样?不疼吧,滴血不流吧。但是你别高兴,姑娘我告

诉你这正是酷刑的一种,我这针正好穿透你的乳腺,以后穿上乳环后,此乳腺就

会被堵死了。这样你的乳环会承受更大拉扯而你也会更加痛苦。」看到林嫣然乳

头上横穿着的银针,廖大人好像完成一件工艺品一样喃喃自语着。

「呜呜,不,呜哇 」林嫣然开始拼命的挣扎,银牙死死的咬住横在檀口中

的耻木,羞得粉红的赤裸娇躯疯狂的扭动着,在麻绳的带动下那铁制的刑床也发

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让她说话。」廖大人从医箱里拿出一个赤黄色的粗铜开口乳环说道。

「呜哇 ,求大人,求大人给小奴留一个奶头喂孩子,呜呜 」在狱卒将林

嫣然嘴中的木条解下后,林嫣然突然不再扭动喊叫,而是楚楚可怜的流着眼泪看

着廖大人哀求着。

「咦,你这个要求倒是蛮有趣的。小淫奴你以为你还会有孩子吗?你的罪不

是被活寡了已经不错了。给你带乳环除了一会的连刑外,就是光屁股游街的时候

乳头带上铃铛好让姓看到淫妇的样子以儆效尤。」廖大人轻轻的捋了捋墨髯好

奇的说道。

「不,他们说我可能会被卖为官妓,所以,所以奴家还有生儿育女的机会。」

林嫣然有些疯癫娇喘连连的胡言道。

「嗯,这倒是有可能。不过即使被官买为妓也只能在青楼里光着屁股做只接

下等人的贱妓,老鸨是不会让你怀孕生子的。要是去做家妓的话,最好也不过是

当个身无寸缕地端茶倒水暖被窝的通房丫鬟有时候还要侍候家丁与客人,族里也

不会让你有孕的。」廖大人轻描淡写的将林嫣然的期望化为了飞灰般的说道。

「不,不会的。我娘过我算过命,说我……」林嫣然那黑白分明的眼眸含着

泪水,有些不知所措的辩解道。

「不过既然小贱奴你提出来了,那我就给你个机会。我先把这个乳环处理好,

忍着点。」廖大人笑嘻嘻的说道,将手中一直捻着在林嫣然乳头上的银针拔出,

露出小米粒大小的流血的通孔,然后将粗铜乳环的缺口处插入因为痛楚而直挺乳

头的通孔中,铜环穿出的时候带出一丝鲜血。最后将一旁放着烙铁的炉火中取出

一勺烧得成汁的液体,用火镊子取出一滴液体,再用高超的手法将这一滴液体滴

在乳环的缺口处,将这带着豁口的乳环成为一个永远封闭的圆圈。

一缕轻轻的白烟升起,一股皮肤烧焦的味道伴随着林嫣然的惨叫声环绕着刑

房。很快那乳环就冷却下来成为一个让女人羞辱一辈子的饰品。林嫣然感到乳头

上原来的阵阵钝痛突然变成了灼热般的剧痛,但是这痛楚也没有心中的羞辱哀愁

更加让她无法接受,因为自己再也无法掩饰成为性奴的身体了,即使被糟蹋但是

只要将来不说也可以蒙骗过未来的丈夫,但是自己却无法解释如何会被穿乳环。

林嫣然看着粉嫩乳头上那个粗糙的显得如此劣等的笨重的乳环,在宴会的艳

舞上林嫣然看到过林家家妓带着的纯金或者是纯银的精致乳环。或许自己的命运

连那些家妓都不如吧,林嫣然痛苦的想到。

「我能不能给贱奴你穿乳环,要还是看你淫荡的小奶头能不能翘起来。这

样好吧,一会我保证不挑逗你,但是如果在一会的节目结束后,你的小奶头能不

翘起来,我就饶了你这个乳头,让她为你淫乱生下的小杂种喂奶,哈哈」廖大人

一边将一个乳白色的大瓷瓶打开,将里面的油状物倒在手心并一下涂抹在林嫣然

浓密的阴毛上,一边开朗的笑着说道。

「谢谢大人,哦,好烫,这是什么东西,哇 」那油状物品涂抹在林嫣然修

长美腿间的阴毛上后,林嫣然感觉到那火辣辣的痛楚,她试图扭动小蛮腰但是刑

床上的绳子让她只能微微扭动。

「别挣扎了,这是去掉你耻毛的『见天油』,你以后就靠下面的肉洞活着了,

当然要把她打扮得光溜些。」廖大人轻描淡写的说道,好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

小事般的继续给林嫣然浓密的阴毛上涂抹『见天油』。

「此油出自南诏国浓密森林中一种红眼小蛙皮肤上的毒液,是贵妃们最喜欢

去除身上毛发的珍贵材料,这可是内府专门调拨下来给你们这些淫奴用的,你以

后在接客的时候可别忘记本大人还有内侍府对你的好啊。姑娘,你耻毛很是浓厚

必是天生淫荡的女人,我会给圣上求情让你这好肉身能让天下的贱民们享受。」

廖大人甚至将整瓶『见天油』都倒在了林嫣然的阴毛上说道。

「别,我不,好烫。」林嫣然美丽的鬓角渐渐被那刺激皮肤的腻油折磨得流

出了香汗哀求着。

「一会凝注了就好了。」廖大人看着那本滑腻的油水渐渐变成了浆糊状说道。

「王大人,咱们将那些『配种』的淫奴们弄这屋子几个给这个准备奶子喂孩

子的姑娘看看哈。」廖大人戏耍的看着轻轻扭动香汗淋漓的林嫣然说道。

「本来想一会给廖大人喝酒助兴的,却被这个小淫奴给搅了。今晚我一定

要让她光着屁股在木驴上蹬一宿,哼哼 」王大人似乎被坏了好事般的狠狠瞪了

有如羔羊般的白皙肉体的林嫣然说道。

刑房的包铁木门再一次打开,几个狱卒牵着一男一女走进来。男人带着黑皮

头套只有双耳、鼻孔和发髻露出,浑身赤裸,肉棒粗大而高耸着。女人同样身无

寸缕,挽着云髻脸上扑着贵妃醉酒妆,铺着红粉的脸蛋被两行泪水冲开,一双美

乳上挂着甲等淫奴必备的乳环和银铃,美丽修长的双腿因为交欢过度而夸张的分

开着,光滑的双腿间已经没有了耻毛,有些红肿肥大的阴唇微微的分开着,一丝

丝男人精液从阴唇滴落。

「姐 姐,不,呜呜 」林嫣然看到这个带着乳环,叉开美腿等着和男人交

欢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姐姐林月然。

林月然本来是浑浑噩噩的准备看大爷们让她用什么姿势与着男囚交欢,突然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她娇躯微颤,乳头上的铃铛发出了悦耳般的叮当声。

「不 ,大爷,让小奴去别处交配吧,求你……我愿意受到任何惩罚。」林

月然抬起画着贵妃醉酒浓妆的俏脸,轻柔的跪在地上,显示出丰满的翘臀和纤细

的腰肢后,楚楚可怜的看着身旁的衙役狱卒哀求道。

「那怎么行,小水洞就算今天再给你加五个人你也要在这『交配』。」王衙

司看着含泪的林月然说道。每个性奴在甲等苦狱中都有个让人脸红的外号,曾经

的阴癸魔女白雅雅的外号是『大奶头』,而林家大小姐的外号叫做『小水洞』。

「那……,唉,那就快点吧。」林月然在一声轻叹后仿佛不认识在那哭泣的

林嫣然般,站起身来手扶膝盖的撅起淫荡的屁股露出因为交欢过多而深红色肥大

的阴唇和里面因为羞辱而微微蠕动的肉洞后,自言自语的说道。

「嗯,这还像话。但是你忘记了每天交配前要说的话了吗?男的就免了,你

得说。」王押司笑嘻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