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战风暴第八章女学姐的「投怀送抱」下下(1 / 2)

性战风暴 小强 2773 字 5个月前

性战风暴第八章女学姐的「投怀送抱」下下

作者:en3573

25/4/7发表于:.

是否首发:是

作为战神学院神学的副长,今天是安美负责接受告解的日子,这也是安

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教堂的原因。

拭去并舔掉杨狰留在自己花容月貌上的精液,安美迈步走出了祷告室。

「安美。」

看到来者是谁,安美的心神差一点陷于崩溃。

「紫苏……你怎么会来这儿?你不是不信奉天的吗?」

「没有啦,只是突然想找你聊聊天而已,你不会不欢迎吧?」

「也好,正好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不如我们找个位子坐下来。」

安美此时的心情,真的如坐针毯。但是如果贸贸然拒绝对方的话又怕引起对

方的怀疑,因此她只能强颜欢笑地邀请道。

当二人就坐时,安美察觉到叶紫苏眉头一皱,手掌不自觉地捂住了鼻子,好

像是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心中不由得一跳。

「啊,不好意思呢紫苏,教堂的厕所堵住了,我叫了人来通,结果到现在都

还没来,所以连这儿都有一些味道。」

安美不作声色地向后退了退,同时解释道。

「这样啊?这是辛苦你呢,安美。」

虽然自己闻到的味道并不是从远处的厕所传来的,但对于好友的话,叶紫苏

却不能加以辩驳,因此也只能按下心中的疑惑。

「呵呵,不……唔……不会啦,作为的信徒,不论什么样的困难都不能阻

挡我们信奉的诚心。

坐下之后,没有内衣的阻隔,直接与修女袍接触的肌肤变得极到敏感,特别

是胸前的一对蓓蕾,在衣服布料的摩擦下,竟然有着异常的快意。再加上腹内便

意翻腾,身心内外交困的安美额头不停的冒着冷汗。

「安美,你没事吧?你的头一直在冒汗呢,还有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看着螓首低垂,身体微微颤抖不已的安美,叶紫苏急忙问道。她怎么也不可

能想象得到自己这个一直以来都信奉上帝的好友会在教堂这种神圣的地方被人喷

的满头精液和尿液,同时还被人灌了一肚子的浣肠液。

「我……我没事,哈哈,我只是有点感冒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于叶紫苏的疑问,安美强颜欢笑地说道。她当然不会告诉对方,自己现在

直肠里被对方一直喜欢着的杨狰灌满了浣肠液,身体上还残留着对方尿液和精液

的气味。

但是安美的心底同时竟然在这种随时都会被揭穿的情况之下,她的体内竟然

升起了一丝丝的禁忌的快感,刚刚经历了从处女到少女的蜕变的下体处,淫水沄

沄而出。

倏然间安美的身体如遭雷击,她强制按耐着心中的欲火,同时暗暗嘲讽自己

是不是被凌辱的冲疯了头脑,怎会有此等人尽可夫的念头。

「安美,杨狰的那篇论文你也看了,你觉得怎么样?没想到他一到了大学就

变的不一样了,以前在高中的时候完全是个及格万岁的样子。」

虽然是在背后议论对方,但叶紫苏此时面上绽放出的真挚笑脸,却深深地刺

伤了安美。为什么要脑袋发热去试探杨狰,一时间,自责和后悔的苦涩感受使她

觉得痛不欲生。

「毕业那天我就发现他的不一般,现在想想,哪有人能够每次都刚好考到六

十分的,一定是隐藏实力才会这样!」

叶紫苏一边想着杨狰高中时的样子一边说道,双手抱在胸前的样子就像个怀

春的少女一般。

「也许他有着你没发现的一面……」

看着叶紫苏的样子,安美心中一阵发凉,她多么想告诉对方杨狰的真实面目,

可是想到身上全是尿骚与精液味,她就不敢造次。杨狰虽然不在此地,但安美觉

得,自己就像一个被他控制着的提线木偶,完全没有自之力。

此刻安美感到自己真是猪狗不如的女畜,被杨狰怎样折磨都是报应。

「安美……其实你也应该找一个男朋友才对,你都已经大三了,还是一个人

单身。」完全没听出好友话中含义的叶紫苏误以为对方说的是杨狰隐藏实力的事,

她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劝说道:「你不会是真的想要把自己的后半生奉献给

上帝和物理吧?」

「我……唔……」

安美像是被紫苏的问题为难住了一样,她双手的抓紧自己的双腿,整个人僵

直地坐在位子上,迟迟说不出话来。

而实际上,却是因为她的菊穴内已到达崩溃的临界点,除了紧守着菊穴外,

她的脑中一片空白。

「好啦好啦,我只是问一下而已。」并没有发觉不对劲的紫苏摇了摇头,放

过了这个话题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应该也可以走了吧?要不我们一起去

吃饭吧!我知道有一家新开的饭店,听说那儿的菜味道很不错的。」

「嗯嗯……不……不了……我还得关门呢,而且那个通厕所的工人约了待会

儿就会过来。你先走吧,我晚上还有事情!」

「这样啊,好吧。你也早些来哦,我看你今天精神恍惚的,身体不好就应

该早些休息。那我们下次有时间再一起去吃吧!」

「嗯……好……拜……拜拜……」

「拜拜!」

等到看着叶紫苏离开教堂走远,已经被肛肠中的浣肠液折磨得快要不行的安

美赶忙站了起来。

「唔……不……不行了……不……不能在这里拉出来……一定要忍住……」

身体刚刚直起来的安美整个人向前倾了一下,差一点摔倒在地上,她双手撑

着墙壁,颤抖着身体一步一步地向着教堂后面的厕所挪去。

「hi,美女,你的样子好像很难受呢,要不要帮忙呀?」当安美拼命的忍受

着肛门的便意,来到厕所门前的时候。之前明明已经离开了的杨狰此时从一旁的

角落里转了出来,站在一脸凄苦的安美身边笑道:「只要你好好的哀求我这个

人的话,我就帮你这个忙的哦!」

「啊……我……不要……人……求求你……帮帮我……」

虽然想要拒绝杨狰的假好心,但肚子里翻腾不已的浣肠液却让安美到了嘴边

的拒绝变成了哀求,直肠中剧烈的胀痛让她一刻也不能忍受。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请求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帮你忙好了。」

一边说着,杨狰将安美瘫软下来的身体抱了起来,但却没有走向前方的厕所,

而是抱着安美来到了耶稣的神像面前,以小孩撒尿的姿势将安美的下身对准了神

像,然后拔出了安美肛门中的塞子。

「不……不要……不能在……这里……啊……不行了……到极限了!」

不管安美再怎么的运劲,菊穴再怎么的收缩,失去了肛门塞的括约肌都再也

压不下肠内的压力,堆积在肛门口的粪液失去了阻碍顿时一泻千里。

像是高压水枪中喷出的浣肠液从安美高高向前挺起的下体冲天而出,夹集着

黑黑咖咖的粪块,像是喷泉一样一波接着一波高高喷起,然后像下雨一样洒落在

地上。

「不……不要……啊……不……」随着粪便一同涌出的泪花挂满了安美的俏

脸,她一边喷洒着粪便一边捂面痛哭。

滴滴嗒嗒的落在地面上的浣肠液发出如同下雨一般的响声,配着喷射者绝

望羞耻的呻吟声响彻整个教堂。

「真是壮观的场景啊!」

全身无力地瘫软下来的安美身后,响起杨狰那让她羞愧不已惊叹声。

……

「不要……你想干什么?」

刚刚从排泄后的虚弱中恢复过来的安美此时如同一只母狗一般被杨狰按倒在

地上,脑袋不远的地方就是自己刚刚排泄出来的粪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