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西的美母教师番外篇(纪容的回忆)(1 / 2)

***********************************

本文的架构是建立在正文的十八章之内,纪母在办公室被秦树半强迫着姦淫

前脑中的忆,而本章的重点其实只是本人自己写的手枪文,没什么重点内容,

关于凌驾于正文之外的番外篇章,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开头。毕竟,补充这种作者

没有过多着墨的部份,是很容易三章内可以了事的,一旦写了个番外,那是可以

写得无穷无尽的,在期待着乐胥大后续情节的同时,也不希望我自己破坏自己的

想像。

***********************************

「纪姨,别这样啊,昨天在宿舍裡不是舔得好好的吗?」

秦树的话让妈妈羞愧不堪,脸上像是火烧了一样,脑海裡浮现出了昨天在宿

舍当中的情景。

在长乐山庄渡假结束后,秦树搬进了妈妈在学校的教师宿舍,美其名是可以

更好地照料秦树的课业与生活,而事实上,在刚进宿舍的前几天,秦树的确是乖

巧了许多,不仅作业如期地完成,晚上也没有对妈妈有进一步的行动,除了在秦

树无法忍受时帮他正常的口交之外,一切就像是到了妈妈失去贞节之前一般,

让妈妈有种恍如大梦一场的错觉。

「咿呀~~」今日在晚自习开始之前,妈妈在宿舍裡煮麵煮到一半,听到了

开门的声音。

「咦~~秦树,今天不去晚自习吗?」

「纪姨,我今天可以留在这裡读书吗?」

转头看到是秦树的妈妈,疑惑地问了一句,在得到秦树的答桉之后,不疑有

它的继续着厨房裡的工作。

客厅裡,秦树随手将书包丢到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就愣愣地盯着瞧。

「来,秦树,快把麵吃一吃,等等进房间去温习功课了。」妈妈端着两碗麵

走到了客厅,将一碗放在秦树面前之后,也坐在沙发上吃起了麵。秦树端起麵的

同时,悄悄的看着妈妈,炎热的天气使得妈妈在宿舍内顾不得教师的形象,穿着

无袖的小背心和下半身简便的裙子。

凉凉的风从冷气口吹出来,面前碗内的热气却从下而上的缓缓升起,一滴汗

珠从妈妈的脸颊往下滑,一路滑过妈妈精緻的锁骨,毫不停留地继续往下,在光

滑洁白的美乳上掠过,最终消失在两峰之间。

秦树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脑中本该用来帮助思考的血液直直地向下半身汇

集,嘴中下意识地吃着碗中的麵条,下身标准的学生裤却被撑起了一个与年龄全

不相符的高耸帐篷。

电视裡,气象播正诉说着高气压持续的笼罩,客厅内似乎也瀰漫着一股不

一样的气氛,妈妈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起身将桌子收拾了一下,催促着秦树进房

开始读书。

手中的笔不停地转了又转,秦树望着桌上的作业毫无情绪,下半身的帐篷稍

消,却无法阻止自己邪恶的思绪纷飞。一阵东张西望,眼尖的秦树发现了身后的

大床上,妈妈来之后更换的衣物随意地放在上面,一套素色的内衣映入眼帘,

最简单的样式却激起了秦树最深层的慾望。

「淅沥沥淅沥沥」忽地,浴室的花洒声进入了秦树的耳朵,彷彿是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让秦树推桌而起,边走边脱起了身上的衣服,来到

了浴室的门口。

「咿呀~~」淋浴中的妈妈没有注意到浴室的门被悄悄地打开了,淋浴间透

明的玻璃内,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妇正在沐浴,花洒的水从妈妈的美颈一路往下,

让洁白的背和翘挺的丰臀染上了诱人的光泽。

轻哼着旋律的妈妈背对着门口,在感受到一阵凉意从淋浴间的门口熘进来的

同时,纤细的腰肢感受到了一双灼热的大手。受到惊吓的妈妈勐然头,还来不

及看到什么东西,身体就被往门口一带。

「喀啦!」淋浴间的门锁一扣,一股力量将妈妈往前一送,顺势的上半身就

贴在了玻璃门上,美乳压在冰冷的玻璃上使得乳首上的蓓蕾充血勃起,腰间的大

手一路下滑,分开了妈妈紧闭的大腿,感受到背后雄躯的贴近,股间被秦树的双

手佔据轻抚,蜜穴瞬间就潮湿了起来。

花洒持续地洒着水,妈妈的大腿间感受到了一根巨物的靠近,此时闭着眼睛

的妈妈脑中浮现出秦树下体巨大的肉棒轮廓,秦树的双手仍在妈妈的身上游移,

大肉棒随着身体的移动轻拂过妈妈的蜜唇,随着头上的花洒停止,秦树也用手固

定住了妈妈的身体。

「秦树~~你快出去!」水流的停止让妈妈稍稍清醒,也给予妈妈开口的时

间。

「纪姨都休息了好几天了,又要食言了吗?」秦树充满魔力的话语在妈妈的

耳边响起。

「我哪有食言」想起自己在意乱情迷时的承诺,妈妈反驳的声音渐渐变

小,本来挺起的身子被秦树再次下压,变成了最适进入的姿势。

「纪姨放鬆~~」秦树轻拍妈妈的美臀,巨大的龟头顶在花唇上,感受到下

体一阵火热的妈妈,心中不自觉地扬起了一股期待。

「啊」在自己教师宿舍当中与外甥同处,从帮着外甥手淫到口交,再进

一步的被侵犯失去了人妻的贞洁,妈妈在秦树面前身为教师与姨母的尊严,在大

肉棒进入自己体内的同时,被狠狠的踩在了地上。

湿润的花径迎来了惊喜的访客,硕大的龟头一路挺进,挤开了层层的皱褶。

刺激的电流从下而上,透过妈妈阴道内的肉壁,影响到了最表层的皮肤,雾气奔

腾的淋浴间裡,妈妈的手上却因快感而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呜好深」充实的进入让妈妈有种下体被撑开的感觉,像是被串在

竹籤上的鲜肉一般等待着大火的烧烤,口中不由自地流出了一丝呻吟。

秦树挺动起了腰杆,缓慢而坚定地享受着妈妈紧凑的蜜穴,嗅着妈妈身上发

出的香味,大肉棒愈发挺硬,藉助着妈妈屁股惊人的弹性,来做着活塞运动,

胯下沉甸甸的肉袋甩打在妈妈的阴部,肉棒深深的顶入妈妈的蜜穴尽根没入。

两人的性器交处渗出汩汩淫水,秦树每次挺入都会在最深处停留,屁股有

意识的夹紧使龟头更加充血变大,腰部小幅度的扭转在妈妈的花心上碾磨,抽出

的时候,慢慢地抽离到肉冠退出蜜唇的包覆,龟头的前缘却依然开闢着前进的道

路。

平稳而缓慢的抽插,让妈妈的小穴有着足够的时间勾勒出秦树大肉棒的完整

形状,狭窄的腔道为了方便肉棒进出,分泌着诱人的淫水,腰间的大手不知在什

么时候攀上了妈妈的美乳,山峰上的乳蒂从冰冷的玻璃被解救出来,滑入了一双

滑顺的大手。

睁开眼睛的妈妈视线下移,发现了白色的泡沫蕴满了自己的胸口,秦树的大

手在身体上肆意地滑动,将那纯洁的白色抚抹在妈妈身上各处。

双重的感官刺激来自身体的内外,妈妈的意识慢慢地被情慾抽离出了身体,

前俯的身体渐渐地抬起,双手从扶着透明的玻璃到扶在秦树的手上,随着秦树在

自己的身体上游移。

「嗯嗯呜秦秦树」

「嗯?」.BZ.

「别别不要这样」

「是要加快速度的意思吗?」

彷彿到那个第一次被侵犯的场景,妈妈体内的慾望被激发,秦树的大手似

乎有魔力一般,不论是搓揉着双乳或者轻抚着美颈,甚至是在妈妈的腰间滑过,

都能带给妈妈身体一阵刺激。

雪白的泡沫充斥在妈妈身上,又被花洒洒出来的水给带往身下,身上的水流

顺着妈妈的娇躯淌落,水滴型的美乳不停地在大手下变化着形状,妈妈藉着牆壁

的助力,动地向后挺动着翘臀。

「啪啪啪啪啪啪啪」肉贴肉的撞击声在狭小的淋浴间显得格外

响亮,头上的花洒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洒水,而在妈妈身上累积的快感让所有

的感官都汇聚于下身的蜜穴。

当肉棒往内挤进时,妈妈的小穴不自觉地收紧,撺着肉棒的嫩肉像不捨得肉

棒的小手一般紧握,臀部向后配着后挺,不但缩短了肉棒进入的时间,也加快

了抽插的频率。

而肉棒往外抽出时,妈妈藉着与秦树胯下撞击的反作用力,小腹一阵紧收;

当硕大的龟头抽出到即将离开小穴的那一刹那,蜜穴口一圈筋肉收紧,妈妈双手

一推,快速的向后耸动,将肉棒吞自己的桃花源内。

妈妈与秦树两人第一次在厕所内做爱,湿滑的地让秦树的肉棒几次都没抓

好距离,滑出妈妈的蜜穴,撞在妈妈敏感的肉芽上,惹得妈妈一阵颤抖,好在坚

挺的肉棒不需要手的辅助也是直直的指着蜜穴口,只要到下一次的挺动就驾轻就

熟的返湿润的蜜穴。

几次意外地滑出之后,秦树与妈妈开始抓住了彼此的节奏,肉棒滑出的频率

大幅下降,而牆上的水珠滑落为妈妈了更稳定的支撑。秦树抽插的速度越来

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经过几次尝试,秦树开始在抽出的过程中抽离到整根离

开蜜穴,只有龟头前端轻抵着蜜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