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若雨】(八十六章 被动)(2 / 2)

落花若雨 小强 4099 字 7个月前

杨秀馨关上门,严肃地走到岑雅晴面前,「他想吞掉你的公司。」

「为什么呀?卓珈那么小…」

「因为…因为他仰慕你…」

「什么?」岑雅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疯狂地迷恋你,所以想买下你的公司接近你。」

「天…开什么玩笑…」岑雅晴满脸惊愕,忽地想起一事,「他不是跟祝姿玲

在一起吗?那可是香港美人。」

「雅晴,这个李若雨根本就是个疯子,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你看,要不要和

你先生讲一下?」

岑雅晴摇了摇头,苦笑道,「这怎么说的出口?秀馨姐,我没什么经验,但

卓珈是我最重要的东西,你看有没有办法解决目前的问题?」

「这样吧,明天在我的律师楼安排次会谈,我尽量从法律层面说服李若雨放

弃这次举动。」

「见面?你说了他是个疯子,他会不会做出出格的事?」

「不会,他把你当女神一样崇拜,就算你让他跪下亲你的脚,他也会愿意。」

杨秀馨淡淡地说。

岑雅晴目瞪口呆,说不清自己是幸运还是倒霉。

花雨。

黄蓉听过方美媛的汇报,玩弄着手中的签字笔。

「这么说许茹云是铁了心要插上一脚,她手中的百分之四点七虽然不足以兴

风作浪,却很大程度上能影响我们和华艺的争斗,蓝小姐,你怎么看?」

蓝雪瑛次来到花雨,美人没把方美媛放在心上,可黄蓉那惊人的美貌却

给了她极大的压力。瞟了眼黄蓉白色紧身T桖下几欲裂衣而出的双峰,蓝雪瑛挺

直了纤腰,悄悄解开了衬衫的一颗口子,露出些许深邃的乳沟,「恕我直言,在

目前的情况下,控股华艺没有可能,所以你们提出并购邀约十分不理智,至于许

茹云持有的股权,卡点很巧妙,进可攻退可守,重点是她会倒向哪一方。」

黄蓉没有作声,继续玩弄着笔,忽地看向蓝雪瑛,「蓝小姐,您衣服的扣子

开了。」

香港。

邱蕙贞找到了地址,让司机停了车,抬头看去,这是家小琴行,古色古香,

充满了艺术气息,美妇提着琴盒推开门,静悄悄的,墙上挂满了各式提琴,向里

望去,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正专心调试着手中的琴,邱蕙贞忽然发现,男子的侧

脸如同雕塑一般,英俊,宁静,美妇的心没来由地跳了下。

「您好!」

邱蕙贞敲了敲门,男子抬起头看了看,起身笑道,「是您啊,孩子的比赛结

束了?」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是的,真是多谢您了。」

美妇把琴盒交到男子手里,讷讷地不知该说些什么。

「得了第几名?」

「让您见笑了,只得了第三名。」

「那也很不错了,比赛不是目的,琴声会让孩子受益终生的。」

男子放下琴,搓了搓手,「夫人,您请坐,我给您煮杯咖啡。」

「谢谢,您客气了,我马上就要走。」

「没什么,一杯咖啡而已,很快。」

男子转身倒了一杯咖啡,送到美妇身前,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咖啡杯的交接

十分别扭,男子向前,美妇也起身去接,两人几乎撞到一处,杯子滑落,热腾腾

的咖啡全都洒在了美妇的前胸。

「呀!」美妇惊叫一声。

「这…没烫到吧?瞧我这般不小心,真是对不起,我给您擦一擦?」

「没事,没事…」

咖啡很烫,邱蕙贞只得脱下风衣,内里是件白色束腰衬衫,铅灰色及膝窄裙,

乳峰硕大傲挺,柳腰纤纤,窄裙裹着肥翘的丰臀,浑圆的大腿,就像变魔术般,

一具极妖娆魅惑的胴体显现出来。

男子擦干净了衣服,又倒了杯咖啡,送给美妇,笑着说,「不如我给您拉个

曲子,就当赔礼了。」

说罢拿起提琴,奏了首我之真爱,乱世佳人的配乐,琴声悠扬,如诉如慕,

美妇也曾听过这首曲子,想到曲名,不由粉面微红。喝完咖啡,美妇起身告辞,

走到门口,忽然回过身说,「先生,您能指导下我女儿的琴技吗?」

「哦?指导谈不上,共同陶醉在音乐世界里倒是可以的。」

「谢谢,那明天是公休日,我让司机来接您,对了,忘了问您的名字?」

「我姓覃,覃辉。」

中环。

李若雨搂着祝姿玲的小腰走进一家服饰店,在店内买了套衣服,戴上一顶鸭

舌帽,悄悄从员工通道走了出去,走出很远,上了一辆巴士,坐了个来回才下车,

在街道上茫无目的地走着,默默地想着心事。

对杨秀馨,男人虽无十成把握,却也有八成,这美妇是典型的外刚内柔,体

内的欲望被点燃后一发不可收拾,自己安排的事定会尽心尽力,但对岑雅晴,男

人也没底。如果时间充足,把岑雅晴勾引上床不会多难,但三天,陈老只给了三

天时间,除了依仗白素独有的香气,一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

李若雨摸了摸脸颊,仍隐隐作痛,甚至一颗牙齿都有些松动。昨晚奸淫了白

素整整一夜,待到白素清醒,自己便被暴打了一顿,但不出所料,经过让白素不

停高潮泄身,那股异香又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即使要面对白素的滔天怒火,但男

人知道,白素绝不会杀了自己。因为白素似乎跟蓝若云,跟自己有着太多的关系,

太多的秘密。

雨又开始下了,对男人来说,雨不知是代表幸运还是不幸,似乎只要有雨,

总会伴随着一些怪事,这次会是什么呢?

李若雨一直没有给沈泽清打电话,确切的说是不敢,不敢去面对这份突如其

来又可能突然逝去的爱情,也许爱情这东西根本不应该发生在自己身上。男人在

便利店拿了把伞,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望着在雨中穿梭的车流,行人,就这样静

静而坐,直到深夜。

终于,李若雨起身撑着伞,拦了辆的士,准备回返,走了不久,的士停了下

来,男人向前看去,只见设了路障,有警察在盘查车辆。很快,轮到了男人乘坐

的的士,警察看了司机,对李若雨说,「证件。」

男人狐疑不定,但拿出了随身证件递给警察,那人看了看,用手电照了照,

回身说了几句,又对李若雨说,「先生,请您下车。」

「怎么回事?」

李若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愿多生事端,便下了车,谁知立刻涌上四名

军装,将男人围住,架到一辆巡逻车上。李若雨脑子一片混乱,但也知道叫喊无

用,随着凄厉的警笛声,被带到了西九龙警局。

李若雨跟着警员进了间审讯室,两台强光射灯照在脸上,男人闭上眼,淡淡

说道,「能告诉我为什么带我到这里来么?」

那警员头也不回走了,过了会,走进两名便装警员,拿着份文件扔到桌子上,

「李若雨先生,现在有理由怀疑你与一宗持械伤人案有关,请你协助调查,你有

权保持沉默,但你如果选择回答,那么你所说的一切都有可能作为对你不利的证

据,你有权要求律师在场,如果没有,法庭将为你指派,听清楚了吗?」

李若雨想了想,点点头说,「我有律师,在她到来前,我拒绝回答一切问题」

李若雨在香港只认识一位律师,想来想去直接打给了杨秀馨。不多时,杨大

律师神色凝重地到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香港警察要告我持械伤人。」李若雨摊了摊手,笑着说。

「那你有没有做?」

李若雨摇了摇头。

「可警方似乎有证据,他们不会乱抓人的。」

「我没有做,把我保出去,我不能在这里呆着。」

男人语气有些阴冷,仿佛在命令杨秀馨。杨秀馨低下头,轻轻说道,「你放

心,我会找几位太平绅士联名保释你,很快的。」

杨秀馨去申请保释,李若雨平复了下情绪,琢磨着这件匪夷所思的事,处变

不惊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而且也实在没办法惊,因为除了知道自己没做,其余一

头雾水。

等了许久,杨秀馨终于办妥了保释,交了二十万港币保金,不得离港的条件,

李若雨走出了西九龙警局,在门口,男人遇到一位中年男子,警阶很高,极有气

势,那人瞧了李若雨几眼便自离去。

「他是西九龙的总督察,姓卫,对了,就是白素的丈夫。」

李若雨闻言一愣,忽地狂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杨秀馨瞪大了眼,不

明所以,只好拉着男人上了自己的车。

「你笑什么?」

「没事,没事。」

李若雨只觉得世事无常,匪夷所思。这时已是凌晨,路上人车稀少,细雨稀

疏,男人静静看着车窗外霓虹灯掠过的残影,一言不发。

「你要去哪?我送你。」杨秀馨问。

男人没有回答,车子继续开着。

「停车。」李若雨忽然说道。

杨秀馨踩了刹车,疑惑地看向男人。

「我要去那。」李若雨指向路边的一家小旅馆。

「去那做什么?你又不住那里。」

李若雨悠然地看着美妇,淡淡地说了句,「肏你。」

杨秀馨腾地涨红了脸,握在方向盘的左手指节发白,无名指上的钻戒似乎闪

出耀眼的光芒,高耸的胸部急剧起伏着,不知所措。

杨大律师从来没在如此低档的旅馆留宿过,房间的隔音很差,偶尔甚至能听

到女人淫浪的叫床声。下流,美妇很鄙夷,所以,为了维护上流社会的尊严,杨

秀馨做了个决定,不能叫,就算叫,也不能大声的叫!

「唔…唔…啊…天哪…死啦…我要死啦…」

大律师肆无忌惮地浪叫着,叫得惊天动地。尽管已是第三次被李若雨肏,可

在床上还是头一回,更深切的体会了活在高潮里是怎么一回事。

李若雨对于杨秀馨,就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把她卷入了背德偷情的深

渊,那雄壮得不可思议的巨龙抽插着美妇熟美泥泞的花径,开垦着从无人及的蜜

穴深处,肥厚涨满的丰臀被牢牢钉在床上,在男人凶猛地肏弄下无力地变换着形

状。

男人贪婪又近乎无情地揉搓着美妇丰挺的乳房,巨龙仿佛要把蜜穴刺穿,杨

秀馨蜜道越夹越紧,奋力挺动着肥臀,雪白的媚肉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

「不…不行了…我不行了…啊…」

美妇眼见着快到高潮,谁知男人迅速地抽离巨龙,把大律师吊了个不上不下,

美妇难过得要死,拼命扭着细腰去寻找巨龙,那巨龙只在穴口蹭来蹭去,待弄得

美妇周身颤抖,才猛地插入,又是一阵狂插,周而复始,每次都把美妇的高潮硬

生生折断,杨秀馨亢奋得不能自已,难过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男人这才痛痛快快

地肏了美妇一回,把杨大律师弄到几欲晕厥方才罢手。

杨秀馨和李若雨呆到天明,穿好衣物,坐在床边沉默许久才说,「我是个律

师,你应该相信我,如果有隐瞒我就无法帮你。」

李若雨轻笑了声,「我现在就是座火山,你不怕引火烧身?」

「我怕,但…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