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若雨】(八十五章 无法抗拒的命运)(1 / 2)

落花若雨 小强 4563 字 7个月前

作者:雨打醋坛

时间:29年2月9日

李若雨整夜未眠,当晨光透过窗帘洒在房间里,看着身旁犹自酣睡的沈泽清,

男人的感觉那么不真实。仅仅两天,竟然就跟心中天使一样的女孩上了床,就像

女孩所说,除了未婚妻,又多了个女朋友。而当狂喜过后,男人隐隐觉得,自己

似乎做了件麻烦事,而这麻烦还在后头。

这一晚李若雨从未这样小心和温柔过,生怕自己的庞然巨物伤害了女孩,出

人意料的是,女孩并未有想象中那么柔弱,虽然生涩,但却坚韧。当高潮三次后,

女孩才在男人怀里沉沉睡去。李若雨知道,沈泽清有过性经验,并不是处子,虽

然不完美,但不重要,重要的是女孩似乎给了惊弓之鸟一样的自己一个躲藏的空

间,即使男人明白,逃避不是办法。

沈泽清不安地翻了个身,紧紧贴着男人,小手不自觉地滑到了巨龙上,又如

受惊般缩了回去,李若雨知道女孩醒了,欲望慢慢涌起。沈泽清长长的睫毛不住

闪动,呼吸也渐渐急促,缎子样的雪肤渗出些许红云,李若雨心头一热,翻身压

住了女孩,低头吻去,女孩羞涩地回吻,逐渐热烈,修长的玉腿踢掉了杯子,盈

盈一握的坚挺雪乳在男人掌中无助地变换着形状,双腿间稀疏的芳草杂乱地拱卫

着浅粉色的肉缝,肉缝紧紧闭合,带着些浮肿,似乎在诉说着夜晚遭受了怎样的

狂暴。

男人的手慢慢滑下,经过纤细的柳腰,来到女孩挺翘的丰臀下,轻轻托起,

巨龙抵在蜜穴粉缝之中,蜻蜓点水,缓缓磨蹭,女孩嘤咛一声,把脸庞藏到了男

人肩窝,呢喃着,「雨哥…雨哥…轻一点…会痛的…」

李若雨强忍着奔腾的欲火,巨龙磨着蜜穴,沈泽清的脸庞愈发红润,蜜穴渐

渐渗出了淫汁,巨龙刺开肉缝,一点点插了进去,女孩显然还无法适应巨龙的庞

大,薄薄额蜜唇被撑到了极限,雪白的手臂抱着男人,贝齿咬在肩膀上,「啊

……」

沈泽清长长地呻吟,巨龙插进了一半,女孩的蜜道出奇的紧凑,巨龙举步维

艰,李若雨明白长痛不如短痛,狠下心,猛地一送,巨龙完全插入,女孩只觉得

蜜道如同刀割,痛呼一声,翘臀拼命扭动,想要摆脱巨龙的入侵,男人知道女孩

没那么娇弱,不能前功尽弃,挺送巨龙,大力抽送。果然,几十抽下去,沈泽清

柳眉舒展,小嘴吐出了淫声,蜜穴夹着巨龙,咕叽咕叽地被肏出了淫水,「雨哥

…唔…雨哥…我…我好舒服…」

男人见女孩起了淫性,索性放开巨龙,旋风似的肏着女孩,可怜沈泽清只有

过和前度男友的经验,哪里经受过这样的巨龙,被肏得花容失色,蜜穴大股大股

喷着淫液,娇嫩的雪白胴体如风中浮萍,尽情释放着深植骨中的…淫荡。

别墅少有人拜访,李若雨又不在,黄蓉忙于工作,回到家也经常把自己关在

屋子里,苏姀常觉得气闷,方澜的到来让苏妖精格外高兴,拉上苏柔和祝姿玲吵

着要打牌解闷,方澜笑笑说,「打牌不急,我今儿来是想请咱们的香江之花帮个

忙的。」

祝姿玲大奇,知道方澜几乎是李若雨的大管家,忙问是什么事。

「本来我是想请蓉妹妹的,可是…」方澜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想来想去,还是祝小姐比较合适。」

那边的苏姀撅起红唇,不满地说,「什么事非要她们?我不可以?」

「不可不可,这事儿必须要香江之花出马才成。祝小姐,你知道若雨最喜欢

你穿什么衣服吗?最好既年轻又时尚。」

「小色鬼最喜欢他的宝贝玲姐不穿衣服!」苏姀恨恨地说。

祝姿玲想了想,起身回到衣帽间,不一会便回返,长发梳了少女丸子头,穿

了件白色修身衬衫,天蓝色九分紧身牛仔裤,银色高跟鞋,尽显那双当世的

美腿,既青春又性感。别人不知,这身打扮正是当初祝姿玲失身给李若雨时的穿

着,大美人一直带在身边,没舍得扔掉。

「妥了,就是这样!」方澜抚掌笑道。

李若雨把沈泽清送回学校已是中午,两人腻歪了好久方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男人发现女孩很喜欢爱马仕的皮包,就去买了两个,寻思着晚上带沈泽清去吃点

什么,便回到了酒店。刚到了酒店大堂,就见人们不停的在看着什么,男人好奇

地跟随目光看去,只见角落站着位绝美的背影,那腰,那臀,那腿,李若雨再熟

悉不过,除了香江之花还能是谁?

男人惊讶地走到祝姿玲身后,「玲姐,你怎么来了?」

祝姿玲听到男人的声音,转回身,妩媚一笑紧接着却泪珠吧嗒吧嗒地掉了下

来,李若雨大惊,忙问是怎么回事,美妇却一声不吭,只是流着泪,男人无奈只

得把祝姿玲带回房间,搂着香肩好生劝慰,祝姿玲好一阵才抽泣着说,「你…你

是不是不要我了?」

「这话从何说起?」李若雨大惊。

沈泽清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方澜,走了过去。

「请坐。」方澜笑着对女孩说。

刚回到学校,女孩就收到了方澜的留言,匆匆赶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

但沈泽清很清楚一定和李若雨有关。

「方女士,您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咖啡?」

「好。」

方澜端详着沈泽清,女孩白玉般的肌肤透着些许红晕,美妇知道,女孩一定

是跟李若雨上床了,这是性事极度满足后才有的。

「泽清,你是个聪明的女孩,不妨来猜猜我找你做什么?」

沈泽清喝了一口咖啡,挺直了腰,面无表情,「不会是韩剧里那些老套的情

节吧?您要给我钱?让我离开若雨?您是若雨的什么人?」

「不算是,可也差不多。我查过你在学校的成绩,很一般,我可以给你争取

一个去哥伦比亚大学做交换生的机会,也可以帮你在毕业后谋一个好职位,钱更

不是问题,你考虑下吧。」

「不!」沈泽清斩钉截铁地回答。

「若雨有很多女人,而且他必须和柳雪结婚,这是家族定下的事,他改变不

了。」

「我不管他有多少女人,但他会娶我,他不喜欢柳雪。」

「很奇怪,你才认识若雨多久?他这么多女人从来没有谁想过去争什么名分,

你认为你怎么能做到这点?」

沈泽清忽然笑了笑,「方女士,您是因为我要比您年轻,您感受到威胁了吧?」

「你应该庆幸我现在只把你当作若雨的女人而不是敌人!」方澜的脸色渐渐

变冷。

「我不惧怕任何挑战!」女孩却笑得愈发灿烂。

方澜饶有深意的凝视了女孩一阵,脸色平复下来,「希望你记得今天的对话,

你应该知道有些秘密不该传到若雨耳朵里。」

「您放心,不会,没什么事那我走了,谢谢您的咖啡,再见。」

李若雨费了好大的劲才弄明白祝姿玲的心事,然而哄一个女人却没那么容易。

男人早注意到美妇的穿着,不由想起当初香江之花欲拒还迎的绝代风情,本来祝

姿玲就是男人的心头肉,如今美人垂泪,怎能不好生安慰,搂抱间在沈泽清身上

克制的情欲开始泛滥,祝姿玲红着俏脸半推半就,顷刻间就被拨成了大白羊,男

人抱着祝姿玲的长腿,舔弄着粉色的白虎蜜穴,纵使跟了李若雨许久,祝大美人

仍习惯性地羞涩,白得发光的胴体扭动着,直到蜜穴流出潺潺淫液,才发出细微

的淫声。

李若雨伏到祝姿玲身上,巨龙慢慢挑开蜜唇花瓣,一节节插入了紧窄无比的

嫩穴,「啊……」

香江之花长长的一声浪叫,巨龙已至花房深处。

上海。

黄蓉正了正绝世风姿,放下手中的资料,对着眼前的记者笑了笑。

「是的,花雨的确将向华艺董事会提出收购邀约,我们已经拥有足够的股权

申请召开临时董事会议,也已按照章程向监管部门汇报,我想华艺的吴先生一定

会考虑全体股东的利益,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黄女士,坊间传说马银持有的华艺股权是转让给了你们,是不是这样?」

「对此我无可奉告,一切都有据可查。」

「如果收购成功,花雨会有进一步的行动吗?比如继续兼并业内公司?」

「有这个可能。」

「冒昧的问一句,您认为华艺有多大可能接受花雨的收购?」

黄蓉笑了笑,没有回答。这时,方美媛走到黄蓉身边,低语了几句,黄蓉点

点头,对记者说,「各位,今天先到这吧,我有些事情要处理,如果有好消息我

会通知大家的。」

说完跟方美媛回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人,却是替李若雨管理花雨

地产的林娥。

「到底怎么回事?」黄蓉神色凝重。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我知道后马上联系若雨,但没找到他,目前只知道是

北京的命令,省纪委执行,于雅被带走后并没有的讯息,也没有官方说法,

我想了想,这事还要若雨出面才可能解决,所以就赶来了。」林娥说。

「还有坏消息,证监会刚来过电话,让我们解释下最近在市场上的行为。」

方美媛也很焦急。

「证监会?他们不是看到蓝家的人都像耗子见了猫吗?」

黄蓉闭上眼,若有所思,半晌才道,「出事了,我们现在什么都不要做,等

北京的消息吧。」

「大哥,你说他们真有那么多资金?」吴强烦躁地问。

「老二,你总是急,我问你,我们做生意这么多年,见过像花雨现在这样冒

进的动作吗?没有吧?凡事有悖常理就一定有隐情,我们现在只要保证手上有足

够的流动性就可以,毕竟董事会还在咱们手里。」

「也是,融资的事这两天就会办妥,到时候咱们申请停牌,看他们怎么办!」

祝姿玲牢记方澜的交代,使出了浑身解数,纵使已经泄了不知几次,粉嫩蜜

穴也已被巨龙插得泛红,仍奋不顾身地缠着李若雨,娇声媚语,迎合着男人的肏

弄。大美人香汗淋漓,高耸的雪峰布满吻痕,肥厚丰臀也摆动无力,只有那紧窄

蜜穴死死地咬着巨龙。李若雨从未见祝姿玲这样耐肏过,倒也乐享其成,巨龙不

紧不慢地抽插,享用着香江之花美艳无边的胴体。

没人喜欢在这个时候被打扰,可打扰偏偏就来了,当李若雨听到急促的敲门

声,着实吃了一惊。自己住在这里没几个人知道,要是沈泽清就尴尬异常了,有

心装作没听见,可敲门的人极有耐心,一直不肯离去,终于,男人从祝姿玲的脂

粉阵中爬了起来,披上衣服,打开了房门,当看到门外站着的几个人,李若雨的

心砰砰地跳了起来。这几个人男人曾经见过,是海中那位陈老身边的人,一想到

那位老人,男人就不由想起蓝若云发抖的双手。

「你们有什么事?」

「李先生,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

来人虽然很有礼貌,却不容李若雨分说,两人夹着男人向外走去,另两人则

关上房间的门,似乎知道祝姿玲也在,等大美人穿好衣服,看护起来。李若雨不

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知道问也白问,索性一言不发,一路无言。直到到了一处幽

静的小楼,看着门口森严的卫兵,男人明白一定是那位陈老要见自己了。4f4f4f。ǒm

果然,穿过狭长的走廊,在尽头的房间里,李若雨又见到了这位轮椅中陈老。

光线很暗,老人似乎没什么精神,看到李若雨也只是点了点头,等到其他人都退

出去,老人才说道,「李若雨,你带电话了吗?」

李若雨一愣,手机在身上,可没有开机,这是什么意思?

「带了。」

「那就看看吧。」

男人开了电话,不一会蹦出了方美媛的信息,讲的是于雅和证监会的事。

「陈老,您?」

老人摆了摆手,看着李若雨,「人哪,真是贪心的东西,得陇望蜀这句话一

点都不假,你说呢?」

李若雨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除了绝望,再没有任何的感觉。

从小楼里走出时,下起了雨。李若雨没有让人送,也没有叫车,就这样在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