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沈嘉(二十)(1 / 2)

女友沈嘉 小强 1864 字 5个月前

女友沈嘉

作者:spllppy23

时间:26-2-4

第二十章 -完-

丢掉的东西永远没法找来,即使找来也不会再像从前。

就好像走失多年的孩子被找后,感动的再会只是一时,多年的隔阂终将成

为这个家庭永远的痛。

我与沉嘉的感情似乎被丢了很多次又捡来很多次,尽管那份感情已经伤痕

累累面目全非,但我们却对它视而不见。

不仅如此,我们还用尽各种办法试图掩盖那些伤痕。

可是无论你怎样掩饰,满是伤痕的感情也已经变得脆弱不堪。

终于有一天,当你再次不小心脱手时,它无法承受再一次的撞击而摔得粉碎

,再也无法修复。

当临近黄昏时到家的沉嘉看到摆在茶几上的离婚协议时,她一句话也没有

说。

我们面对面坐着,沉默着。

直到天色完全黯澹下来,也没有人起身去开灯。

好像如果谁一动,就会打破这个家的最后一刻平静。

当月光从我背后的窗外照进房间的时候,我看到沉嘉的脸上似乎闪烁着两行

晶莹。

终于,她拿起笔,颤抖地在协议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随后,她抬起头,借着月光环顾四周,我也跟着一起这样做了。

我们想看看,一直以来我们如此努力来维系的这个家最后的样子。

那一晚,我们是分开睡的。

她睡在床上,我睡沙发。

我彻夜未眠。

第二天早上我看到她的眼睛后,我知道她也没睡。

「走吧」

「嗯……」

穿好衣服后,我们一同离开家门。

我们有多久没有像这样一起出门了?没想到这次一起出门的目的地竟然是民

政局。

门在我们背后咔嚓一声关上了。

财产分配我们简单地选择了一人一半。

因为谁都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如果要提起什么东西属于谁,总会勾起太多忆。

走出民政局后,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我对她说:「我爱你」

她答说:「我知道」

如果我们手中握着的不是那绿色的小本子,别人可能还以为我们是来结婚的

那天晚上,我们住在了酒店里。

我们都不想再到那个家。

而因为事情来得突然,我们还没有通知各自的父母,所以我们也不好就这样

到父母家里。

所以,最终我们选择了住在酒店。

晚上在酒店的房间里,是我给双方的父母打电话通报了离婚的事情。

我没有提沉嘉出轨的事情,只是说是感情不和。

我父亲在电话里骂了我很久,我不知道当时我的表情是什么样的,我只知道

沉嘉坐在我旁边低着头哭着拉着我的衣袖,似乎是在道歉,又像是在道谢。

真正痛苦的是给沉嘉的父母打电话,沉嘉的母亲一遍又一遍在电话里问我为

什么,我却没办法答。

晚上,我们没有再分开。

我侧身躺在酒店房间的大床上,沉嘉将身体贴在我背后,但却没有抱住我。

这一夜,我睡着了,或许是太累了,或许是因为一切都结束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沉嘉给我做了我早上最爱吃的火腿蛋。

我开心的在厨房里搂着她,亲她,然后在厨房里剥光了她,插了进去。

醒来后,我花了好久才分清梦境与现实。

我转过头去,看着还在睡梦中的沉嘉,那个无数次伴我同眠的女人,那张熟

悉的面容。

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的梦境,我突然感到下体一阵发热。

我疯狂地脱下湿乎乎的内裤,掀开盖在两人身上的棉被,然后开始粗鲁地撕

扯沉嘉的睡衣。

沉嘉被我的动作惊醒,她显示吓了一跳,试图推开我,但是很快她就放弃了

抵抗。

我分开沉嘉的双腿,毫不留情地插入挺进。

让我意外的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沉嘉那里竟然已经湿润的可以进入。

我好像一个头一次做爱的傻小子一样,疯狂地冲刺,没一会儿就射了。

当我冷静下来之后,我才意识到我做了什么。

我想要说抱歉,可沉嘉却抱住我的脖子堵住了我的嘴。

她含着泪光的眼神似乎告诉我没关系。

而这也是我脑海中留下的沉嘉最后的样子。

在她去浴室洗澡的时候,我离开了。

我独自到那个已经不再属于两个的家中,花了几乎一天的事件整理了两个

人的东西。

然后我把自己的东西和她的东西非别寄到了双发的父母家后就离开了。

当我敲开凌蕊住的酒店房间的房门时,她直接将一盘吃了一半的蛋糕扣在地

上扑进了我怀里。

我被她按在过道的强上不能动,而她就趴在我怀里哭,一直哭,大声的哭。

路过的服务生远远地看了我们一眼后就又转身离开了。

还有旁边有几个房间的客人也都打开门探出头来看了一眼,然后又一脸狐疑

地关上了门。

凌蕊冷静下来后,我带她到房间里。

她羞愧地对我说其实她知道现在最想哭的是我。

我笑了笑告诉她没关系。

当我告诉凌蕊我已经和沉嘉离婚了的时候,她眼睛睁得好像要掉出来一样,

一连问了我好几个为什么。

我知道她并不是想问我为什么和沉嘉离婚,而是想问我为什么作出决定如此

突然。

我给她的答只能是苦笑。

晚上,凌蕊故意换上一身蓝色的薄纱内衣出现在我面前。

而面对着这个曾经让我险些忘记了沉嘉的魔鬼身材的女人,我的那话儿竟然

垂头丧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