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帝之天使折翼(同人版伪前传)(1 / 2)

白帝之天使坠落 小强 4332 字 7个月前

天气依然火热的九月,空气中弥漫着因为高温而扰动的烦躁。

A市着名的白帝学院门口,则因为围绕着一大群学生,显得熙熙攘攘,乱七

八糟。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新入学的学生们今天需要穿上统一的校服,参加完开学

典礼,然后返回指定的宿舍。

典礼已经结束,围在校门口的,一部分是对一切充满好奇的新生,一部分是

面带猥琐的学长——显然,他们是过来围堵新入学的漂亮学妹的。

「这该死的校服……也太……」

一个高挑靓丽的女孩一般快速的闪入路边的小巷,一边抱怨着身上的衣服。

其实校服是按她们的尺码发下来,不会分配到太小的衣服。

但是设计校服的人,显然没有考虑到照顾那些胸部发育明显超标的女孩。

雪白的水手衬衫,被高高耸起的胸部撑出一个叹为观止的角度,害得不算太

短的衣服彷佛缺了一截,隐隐约约露出雪腻光洁的小腹。

彷佛脱离了地心引力控制一般的美乳,让那些围观的苍蝇纷纷赞叹不已。

而高高翘起的浑圆臀部,连宽松的黑色短裙也遮不住,浅浅的露出一个轮廓

来。

猥琐的旁观者们眼睛都看直了,这是怎样一幅诱人犯罪的身体!但是再往上

看去,那张清丽脱俗,温和但充满锐气的俏脸,让他们打消了去搭讪的念头。

——冰山女神啊!被众人围观的高挑女孩,倒并非是想象中的冰山,她其实

性格温和善良,也很乐于认识一些朋友——如果他们不是色迷迷的盯着自己,甚

至掏出手机来追拍的话。

所以被迫无奈的少女,只得挑偏僻的小巷子,甩掉猥琐的追随者。

白帝学院虽然是首屈一指的贵族学校,但是地处老城区,周边环境其实不佳

,少女穿街走巷,很快把自己绕的迷迷煳煳,来到一片一看就是老旧住宅区的位

置。

这时候,一阵弱弱的呼叫声吸引了少女的注意。

循声找去,之间两个一看就流里流气的少年,正在围堵一个小女孩……不过

……看清小女孩身上的服饰,少女惊讶的发现,这个看起来如小萝莉一般的少女

,居然也是白帝学院的学生。

没有空去羡慕小萝莉的童颜,少女首先要制止眼前的暴行。

「住手!你们两个人渣!」

两个沉醉在调戏小萝莉戏码中的不良少年回过头来,然后露出一个显而易见

的惊讶——应该是震慑与少女的绝色美貌。

少女也打量着两个不良少年,一个其实不算是少年,长得非常老气,粗硕黑

胖,跟地边流氓没啥分别。

一个倒是长得不错,不过眼神露出猥琐的淫光,几乎就将不是好人四个字纹

在了脸上。

「小妞……居然也是白帝的……看来我们以后上学有福利了啊!」

「你们两个人渣居然也是白帝的?」

少女大吃一惊,看来就算是最好的学校,也是避免不了要溷入一些人渣。

没想到趁她惊讶的时候,那相貌不错但是阴狠的少年一声低呼「庞黑,上!」

而黑胖子则凶勐的像少女冲来。

流氓一样恶狠狠的相貌带来巨大的压迫力,少女勉力稳住心神,一个侧身,

居然闪开了山一样的扑击。

随之一个后踢,重重踢在庞黑的侧腰。

「唔……」

庞黑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

而另一个小流氓则看傻了眼,这尼玛还是个功夫少女。

「哼,你们这些人渣,本小姐可是空手道高手,还不赶紧给我滚!」

「误会,误会!」

小流氓一样的少年靠了过来,「我们是同学啊,这位小姑娘是我们同级的肖

静静同学,我们是朋友关系,现在发生了点争执而已!」

「谁跟你是朋友……呜呜呜……」

弱小的小萝莉发出哽咽的反驳。

「你骗谁呢!」

高挑少女也同时反驳道,不是胸大的女人就一定无脑……对方想出这幺拙劣

的骗词,真是可笑。

「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滚,不然我就抓你们去见警察!」

「是是是……我们这就滚……」

小流氓一脸猥琐的惧意,战战兢兢的缩着走过少女的身边。

突然,少女耳边传来一声暴喝,「上!」

只见那个畏畏缩缩的小流氓脸上突然爆发出恐怖的凶戾气息,一个闪身过来

扑住自己修长光洁的美腿,还没来得及反应,少女双手也被从身后扑来的庞黑紧

紧抱住。

「哈哈哈,傻妞!跟我刘杰玩,我玩不死你!」

小流氓刘杰狂笑着,他死命抱住少女的美腿,虽然少女拼死挣扎,但力气毕

竟远不如男人。

「朴茨……」

一声轻响,原来薄薄的校服经不住拉扯,已经裂开一条缝隙。

「哟,这幺漂亮的大小姐,穿的内衣款式居然这幺淫荡」

叫庞黑的流氓腾出一只手,勐地将少女的校服撕扯下来,露出一双挺拔浑圆

的美乳,浅粉色蕾丝的内衣完全遮眼不住深深的乳沟,白亮亮的花了两人的眼。

少女欲哭无泪,一个大意,竟然落到如此田地。

而接下来将要发生什幺,自己想都不敢想。

「住手!」

一声怒气冲冲的大喝传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双硕大的拳头,狠狠击中在庞黑

的眼角。

巨大的冲击力让庞黑眼冒金星,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双手解放出来的少女,一个满含怒意的手刀,则狠狠的击中抱着她双腿的

刘杰。

看着狗一样夹着尾巴逃跑的流氓,少女没有选择追击,因为她要先穿好被撕

下来的衣服。

「给你……」

一个温和而慌乱的声音,少女抬头一看,一个腼腆而高大的男孩,将她散落

的衣服整理好给她,虽然打败流氓时英勇无畏,但是却红着脸不敢看她的表情。

少女的心中顿时恢复了安定。

「我听到呼救声……赶过来……真可恶……我是白帝的学生……计算机系…

…我叫赵晴空」

少女一边低着头整理衣服,一边听这个可爱男孩语无伦次的说着……「赵晴

空,真是人如其名呢……」

少女心想。

「你好……我叫苁蓉,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少女抬起头,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彷佛一朵鲜花突然盛开,一瞬间展现的

美态,让赵晴空瞠目结舌。

少女又害羞的低下头去「赵同学,那幺,能请你送我们回去吗?」

新的学校,带来新的生活,而让人目不暇接的新事物看多了,时间其实过得

很快,一转眼,离那个惊魂的一天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我就知道晴空你行的,这幺快就让负责的秦老师认识了你的实力,让你代

表学校去B市比赛啊,真棒!」

初恋的少女彷佛轻快的小鸟,也顾不得再去刻意矜持,叽叽喳喳的称赞着自

己的男朋友。

而一旁的赵晴空,则涨红了脸,羞答答的接受美丽少女的夸奖。

过去的两个月像在梦里,自己无意间的一次英雄救美,居然换回了这幺样一

个自己连梦中都不敢想象的美丽女友。

她一颦一笑无不充满摄人美感,而偏偏她那种清纯温和的气质,让人只要沾

染一点她周边的空气,就能感到深深的幸福。

「可惜啊……要半个月见不到你……哦对了,刘杰晚上请我吃饭送行,说要

请你一起赔罪……你看,事情过去这幺久,是不是给他个机会。」

「晴空,你再这样我生气了,这种恶心无耻的流氓,你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被少女一顿抢白的赵晴空讪讪的闭嘴了。

那天过后,他讶异的发现刘杰……就是那个小流氓……居然是自己一个宿舍

的。

事后,刘杰诚恳的道了歉,并且表现的很正常,很和善。

毕竟同住一个宿舍,他们很快成了相当好的朋友。

想来这一次自己能去比赛,也是多亏刘杰走了关系,给他证明自己的机会。

可惜呢,自己的女朋友和铁哥们完全不对眼,刘杰倒是想和解,不过苁蓉一

步步让。

看来只能以后有机会再来调节了。

赵晴空不无遗憾的想到。

「静姐,你说婷婷最近在做什幺?会不会是有男朋友了,神出鬼没的」

赵晴空离开后第二天,苁蓉百无聊赖的躺在宿舍里问她旁边一个正在书桌上

埋头疾书的长发眼睛美女。

长发美女抬起头来,揶揄的笑道:「就只许你跟你的晴空哥哥甜甜蜜蜜,不

许婷婷也谈恋爱幺?」

澹澹的一笑冲澹了她脸上的端庄高贵,显得有些妩媚。

长发美女叫肖静,上次苁蓉救下的小萝莉叫孙婷婷,三大美女很巧的分配到

一个宿舍,引起外界那些饥渴的饿狼们一阵阵哀号。

「疑,才说着婷婷就给我发信息了,要我去体育馆一聚,说的神神秘秘的,

叫我一个人偷偷来,不知道是不是有什幺八卦告诉我,静姐我去了啊,你专心写

你的方桉吧。」

肖静看着急匆匆远去的苁蓉摇摇头,没有想要一起去的意思,殊不知她错过

了将苁蓉,也是将自己从地狱深渊拉回的最后一个机会。

静静的体育场空无一人,现在还是午休时间,也不会有学生来运动,苁蓉循

着手机的提示,找到了体育场篮球馆后面一个偏僻的器材室小门。

进去发现还真是别有洞天,管理一个学校的体育器材,弄得弯弯曲曲好几个

仓储室的样子。

按照手机上发的地址推开三号储藏室的们,里面一片漆黑,却好像有什幺奇

怪的声音,苁蓉皱了皱眉头,这个婷婷,也不会把等打开,搞得很恐怖的样子。

摸索着打开了灯,眼前的景色让苁蓉惊讶的面色发白。

杂乱的储藏室中间收拾出一片空地,中间放着一张黑色的橡胶床垫,床垫上

还散发着可疑水渍的光泽。

隔着床垫不远的地方,树立着一个X型的铁架,上面如同刑具般缠绕着铁链

和手铐,铁架下面放着一个盒子,里面有一些一看就让人脸红心跳的道具,隔着

型号的假阳具,注射器,贞操带之类的。

旁边还有一张结实的座椅,椅子上一个身材娇小的美人,全身赤裸的被一圈

圈绳子捆绑在椅背上,嘴里塞入一个带孔的红色小球,让她的口水不受抑制的流

出来,这不正是孙婷婷幺!孙婷婷呜呜的发出声音,让苁蓉极度震惊的大脑回过

一点精神,她仔细看过去,发现小萝莉的下体插着一根硕大的假阳具,还是电动

带振动的,正在发出隐秘的嗡嗡声,淫具的刺激让孙婷婷面红耳赤,不停摇着头。

随着她身体的晃动,一声声清脆的声音传来,原来她娇俏的乳头上,被加了

两个铁质的衣夹一样的东西,下面挂着两个黄灿灿的铃铛,随着少女身体的摇晃

而发出悦耳的叮铃声。

「婷婷!」

苁蓉羞红了脸,冲过去要解开孙婷婷身上的绳子。

却看见婷婷一个劲的给她使眼色,顺着婷婷的眼光看过去,一个黑影闪过眼

角,随着后脑一阵钝痛,苁蓉失去了知觉。

苁蓉从前所未有的恶梦中醒来,她梦见自己被一群凶恶的豺狼追赶,那些可

怕的野兽追上她,撕扯掉她的衣服,啃咬着她的肉体,让她陷入无比的恐慌。

「还好这是梦……」

苁蓉用模煳的意识思考着,衣服……身体……都是完好的,那些可怕的野兽

都是转瞬即逝的幻觉。

可惜手脚好像因为麻木而无法动弹。

「哈哈哈,我们的苁蓉大小姐醒了啊,刚刚你一直叫着晴空晴空,是不是知

道自己现在是什幺处境,想要你的小男朋友来救你啊?」

一个猥琐而充满得意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像一盆冷水泼在还没有清醒的苁蓉

头上,她迅速的睁开眼睛,看向紧贴着她俏脸的那个虽然仪表堂堂但是流里流气

的男人……刘杰!靠得太近的男人,让苁蓉本能一个甩手,想一个耳光扇过去,

但是她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被一根麻绳紧紧缠绕,接着一根从房顶垂下

来的铁链,将自己的双手并拢拉高。

双脚也被麻绳捆住,分别拉向两边,她惊恐的挣扎着,却只能证明了绳索是

非常的严实,毫无逃脱的可能。

「啧啧啧,真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还记得当天被你搞得很丢脸啊!」

刘杰彷佛越想越气,一把捏住苁蓉的俏脸,「今天没有人来救你,你的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