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Father《1》(1 / 2)

卖Father《》

「老何,听闻你三位千金打算下个月请你去旅游,人说女大不中留,你就三

个都孝顺又漂亮,羡煞旁人啊。」

「何止这样,何家三位千金一个护士、一个空姐、一个学生,简直是活在花

丛里,美不胜收呀。」

「岳父相,也是一种好福气呢。」

听到几位旧朋友对我家三个宝贝女讚不绝口,我虽不想张扬,还是禁不住老

怀安慰的笑容满脸。

你们说得不错,何家三美,的确是有如花绽放,美不胜收。

卖Father《一》

我是何忠顺,今年52岁,早年丧妻,育有三女。大女何丽薇,今年24岁,任

职护士,做事细心,持家有道;二女何美薇,今年22岁,任职空中小姐,为人开

朗,好客健谈;三女何小薇,今年6岁,高中学生,品学兼优,活泼跳脱。

最爱的妻子在诞下小薇同时因难产离世,是我人生中不能承受的痛,犹幸三

个宝贝女健康成长,更遗传了妻子的良好基因,个个长得甜美动人。作为单亲家

庭,也不枉独力养大她们的辛劳。经历大半生奔波,中年时搞的小投资稍有成绩

,令我可以提早退休在家里全职投入股票市场,总算是安享人生。

而最令我安慰的,当然是三位不但漂亮、还是孝顺非常的乖女,这阵子更说

要带我出外旅游,一享天伦之乐,羡煞几多往年好友。

「小薇爱吃这店的菠萝麵包,时间尚早,去买点逗她开心吧。」与老友聚旧

后,我经过往年旧居的麵包店,想起孻女最爱的甜点,于是顺道买些家,让她

下课后有个惊喜。可是想不到的意外就在这种时间发生,在我经过马路时看到一

个年纪比我大的老太婆老眼昏花,迎面而来一辆风驰电掣的电单车也没看见,救

人要紧,情急之下也顾不了什么,冲上前把其推开,自己却不幸被车子践过了小

腿。

「危险!呜呀!」

「碰!」

事后我被送到医院,而老太婆和电单车司机虽也有受轻伤,但没造成人命伤

亡,总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是严重骨折,完全康复需要三个月。」

经医生诊断,我是三人中受伤最重的一个,捨已为人,在我来说没有怨言,

只是苦了三位女儿为我担心,每日轮流到医院探望,听医生说我可以在家休养,

更急不及待要接我家。

「不用那么急吧,妳们各有各忙,我在医院留医不就好。」

「当然是家好,我们可以好好照顾你,汤水也煲多一点。」

「我跟公司申请了,这段时间只飞短途,即日来,晚上可以照顾爸爸。」

「我放学后也可以一起帮忙。」

「妳们三个&8943;」听到女儿的孝顺,我禁不住老泪纵横,得女如此,夫复何求

,亲情无价,我这次的受伤是甚有价值。

「对不起,难得準备了的旅行也去不了。」三位女儿一同接我家,我抱歉

扫了她们的兴,丽薇斥责道:「爸爸你为什么要道歉,旅行本来就是陪你,你不

能去,我们当然取消,有什么问题。」

美薇点头讚道:「爸爸你今次是为了救人,是光荣之伤啦,我们作为女儿的

也很骄傲。」

小薇更说:「对,我也告诉同学们了,大家都羡慕我有个英勇爸爸!」

「丽薇&8943;美薇&8943;小薇&8943;」我又想哭了,年纪愈大,便愈眼浅。

「好啦,反正爸爸好好休息,待你好了,我们再计划一起去玩!」

「讚成!」

「好&8943;好&8943;」我感动地抹着眼眶。

在家休息,自然比在医院的陌生环境要来得写意,加上三位女儿轮流照顾,

就更是享得家庭温暖,这段日子除了二女和公司调飞行路线外,大女也特地跟医

院调休,让多点时间可以在家照料我。但因为受伤的是腿折,家事上还是有很不

便,例如是&8943;排便。

「爸,吃点热粥,呀唔,张口。」丽薇是个专职护士,惯于照顾病人,无微

不至,这个下午更煲好暖粥,体贴地替我逐口餵上。

可是流质食物吃多了,自然要上厕所,大便的时候女儿扶我进去,小便却因

为不想我劳顿而要用我尿壶。

「丽薇,我想上个厕所,可以扶我吗?」

「好唷,是大的还是小的?」

「小的&8943;」

「那不用麻烦,用尿壶可以了,爸爸你脚还痛,不要多走动。」

「不麻烦&8943;」

「都说没关係,你不要动,我给你来。」

丽薇替我掀起被子,想脱下我的睡裤,我大吃一惊,慌张叫道:「真的不用

,我自己可以。」

女儿笑说:「爸爸不用担心,丽薇是个护士,在医院也是做这个的,你就让

我照顾你好吗?」

「但&8943;」

女儿知道我忧虑的是什么,掩嘴娇笑:「爸你难为情啊?都说我是护士,也

有男朋友,男人的这个不稀奇了,你不用介意的。」

说完不待我同意,便内外裤一起向下拉至膝盖位置,一条垂软的阳物出现在

长女眼前,罪过,这个年纪了,居然要在女儿面前露械。

丽薇看了我的阳物一眼,又是微微一笑,像是夸奖我道:「爸爸这里&8943;很雄

伟。」

我尴尬万分,男人被女人称讚自是欢喜,但当对方是亲女儿,不禁就有点难

为情了。

女儿右手提起尿壶,左手伸向我的胯下,想到要被丽薇触摸自己阳物,竟十

分不习惯,娇滴滴的玉手熟练抓起茎身,向后一退,把龟头露出,女儿以护士专

业品评说:「包皮有点长,爸你有没考虑去割?」

我不好意思道:「这个年纪,不用了吧?」